布鲁克不喜欢萝拉,所以哪怕是跟她有婚约,哪怕是当着她濒死的父母,他也没办法做出承诺。

    勉强娶了萝拉,对谁都不负责。

    “前两年?”霍兰愣了一下。

    前年的时候,好像布鲁克有一次离开了两个月,他说是回法国,可她也没仔细问过他回去干吗。

    原来那时候是,萝拉的父母死了吗?

    布鲁克已经松开了霍兰的手腕,却没松开她的手,只是将她纤细修长的手指握在自己手心。

    “十几年前我来到中国,就是因为要躲避跟她的婚约。我们两家是世交,两家的亲戚从小就认定我们将来是一对,一定会结婚生子。但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无法对萝拉动心。”

    在布鲁克的世界里,萝拉是他的妹妹,他们可以做家人,却不能做夫妻。

    上大学时他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两人偷偷交往,但后来还是被萝拉发现,萝拉将这件事告诉了父母,后来他就很狗血的被逼跟女友分手。

    那次的事情给布鲁克的打击很大,所以大学毕业以后,他就来到了中国。

    这里离法国很远,他也很幸运,能在中国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来。

    后来他认识了时薇,收她做徒弟,却在日积月累的相处之下对她动了心,尽管对她的喜欢无疾而终,但他也不后悔。

    再后来就被霍兰疯狂追求。

    他从没遇到过像霍兰这种死缠烂打的性格,甚至比萝拉还要黏人。

    可却也是因为这种黏人,让他在这五年里,居然头一次没有了孤独的感觉。

    他早已习惯了她的存在,他甚至还努力说服自己没有对霍兰动心。

    因为他认为自己现在对霍兰动心,只不过是孤独的久了,对一个人产生的依赖而已。

    但昨晚听到时薇那么说以后,布鲁克的心里才真正的慌了。

    他原以为霍兰会一直这样追着自己不放弃,他卑劣的利用霍兰对自己的喜欢吊着她,却没想过她也会累,也会绝望死心。

    所以才会这么早就来找她,无论如何,这些话,他都想说给她听。

    “可我昨天打电话,她……”霍兰想到昨天萝拉说的话仍觉得心里不舒服。

    “你昨天给我打电话的事情我不知情,我的手机里也没有记录。”布鲁克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出通话记录给她看。

    那上面除了一些工作电话,就是昨天跟时薇通过的记录。

    除此之外,居然真的没有霍兰拨的那一通。

    “一定是她删掉了!”霍兰突然很气愤地说。

    没想到萝拉是那么卑鄙的一个人!

    “抱歉。”布鲁克再次道歉,为这些年对霍兰的亏欠,也为昨天发生的那件事。

    不过此时霍兰听着他的道歉居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她一想到自己刚才那么闹脾气就后悔。

    霍兰不大自在的想将自己的手从布鲁克的手中抽出来,可他握的很紧,甚至在感觉到她的挣扎后,又握紧了几分。

    “所以,霍兰,你现在,还喜欢我吗?”面前这个有着英俊外表,深邃眼神的法国男人,用他特有的磁性嗓音,一字一句的问着霍兰。

    “不喜欢!”霍兰还在死鸭子嘴硬,明明在听到他的解释以后对他的所有怨气都消散了,可现在被他这么赤果果的问这个问题,她哪里肯说实话。

    “那也没关系。”布鲁克微微一笑,“那么以后的时间里,我来追求你吧。”

    那些她受过的委屈,他都一一补回来。

    “什么?”霍兰被他的话吓得不轻。

    敢问她刚才是出现幻听了吗?

    “我喜欢你。”布鲁克字正腔圆的慢慢说出这四个字,再配合眸中的那抹笑意,竟听得霍兰耳朵都红了起来。

    布鲁克在中国十几年,汉语说的很棒,但毕竟是外国人,对于汉语还是没那么正宗,但他每次说话都比常人要慢一些,所以也听不出来有什么语调不对的地方。

    “你是在安慰我吧?”霍兰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要不然我追了你五年你都没动静,怎么我一放弃了你就喜欢我了?”

    霍兰不相信也是情有可原,就好像是一个人长期坚持一件事,在她自己都已经放弃绝望的时候,突然就成功了,难免会觉得不可思议。

    “我是不是在安慰你,这需要你自己来验证。”布鲁克还捏着她的手指,明明他的手长得比她更好看,“霍兰,你都已经坚持了五年,还怕现在这短短的几个月吗?”

    他的话就像是红酒,浓郁醇香,让霍兰听着就已经开始醉了,醉的都不知道该如何思考。

    “什么几个月?”她懵懵地问。

    “我已经答应了父母今年回去过圣诞节,如果到那时候你还喜欢我的话,我带你回法国去见我父母。”说到这里,布鲁克停顿了一下,又道,“当然,如果你嫌弃我年纪大了……”

    “不嫌弃!”霍兰急忙道,“我要是嫌弃,五年前就嫌弃了好吗!”

    布鲁克虽然已经三十五岁了,可他看起来还跟五年前没什么差别,要不说男人不显老呢。

    现在的霍兰站在他身边也让人看不出出来这是大叔跟萝莉的组合。

    “所以你是答应了?”布鲁克微微扬唇。

    “我……”霍兰启唇,想放句狠话,但是看着布鲁克那张略带期待的脸,才发现自己居然连句狠话都放不出来,我了半天后,也只是弱弱地说了一句,“那要看你表现。”

    能得到她的同意对布鲁克来说已经是件很不容易的事了,他当即一把将她抱起来,他个子高,将近一米九,把霍兰一六五的个子抱在怀中,霍兰只觉得自己脚都离地了。

    “谢谢你。”布鲁克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声音里带了几分笑意。

    “放我下来。”霍兰感觉他贴在自己腰间的两只大手温度炙热,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布鲁克听她的话将她轻轻放下,但手还握着她的没有松。

    霍兰忍不住笑:“大师,你都握半天了,什么时候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