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设计师的,最金贵的就是那双手。

    所以哪怕霍兰再有多不想见到布鲁克,此时也不敢再用力关门,生怕伤到了他的手。

    她站在玄关,一双眼睛里噙满慌乱,瞪着布鲁克,贝齿紧紧咬着唇瓣,却一个字也没说。

    “安安,你先回去。”布鲁克双眸攫着霍兰,淡淡地对时安说了一句。

    时安自然也没多留,转身便朝自家进去了。

    时薇还在做饭,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见时安独自一人回来,奇怪地问:“你小姑呢?还没起来?”

    “布鲁克叔叔来了。”时安回答。

    “这么早就来了?”时薇一愣,她还以为布鲁克来之前会打个招呼之类的。

    不过他这么心急,是不是说明他的心里其实也是有霍兰的呢?

    时薇想到这里,眼睛一弯,心情很好的笑了起来。

    不过霍兰这边,却没那么轻松了。

    时安走后,布鲁克就直接从外面走了进来,反手将门一关,还顺便反锁上了。

    看着他的动作,霍兰的心沉了沉,在布鲁克那双蓝眸注视下,整个人的气势都弱了很多,她想要后退,但又想到这是自己家里,自己凭什么要怕啊?

    再说了,做错事的人又不是她。

    思及此,霍兰的双拳紧紧握了握,然后仰起头跟布鲁克对视,冷冷道:“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进来,你这是私闯民宅!”

    布鲁克皱眉:“我有话要跟你说。”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霍兰的态度依旧冷硬。

    过去她有话想跟他说的时候,他都是这样一幅态度。

    现在她不想跟他说了,他却找上门来了。

    真是够讽刺的。

    “霍兰。”布鲁克的语气沉了几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

    “哪样啊?”霍兰咬了咬牙,继续用冰冷嘲讽的语气说,“时薇姐没把我的意思传达给你吗?我是单恋了你五年没错,但我现在不想喜欢你了,我放弃了,这不是你一直希望的事吗?”

    她说的没错,这的确是布鲁克一直所希望的事情。

    可……他的心里为什么会觉得空落落的?

    布鲁克的呼吸略沉,过了好久,他才道:“所以你现在,不喜欢我了?”

    不喜欢了吗?

    她以为是不喜欢的。

    可此时他站在她的面前,靠的这么近,仍旧让她有心跳加速的感觉。

    霍兰撇过脸不去看他,用生硬的语气说:“不喜欢了。”

    话才刚说出口,布鲁克的手便轻轻捏住了她的下巴,强行将她的脑袋转过来,跟自己对视。

    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此刻他那双深邃的蓝色眸子犹如大海般呈现在霍兰的眼前,紧紧盯着她,一字一句缓缓说道:“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霍兰心跳如擂,她甚至都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布鲁克的那双眼睛像是有种特殊的魔力,让她看着便移不开,甚至连脑子都不灵活了。

    那么简单的几个字,此时竟也说不出口。

    过了许久,面前的男人才蓦地轻笑了出来:“你果然,还是喜欢我的。”

    他的语气中带着笑意,无端让霍兰脸烧的烫了起来,她急忙将他推开,自己后退了两步拉开跟他的距离。

    他刚才是在色诱她,一定是!

    “我说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霍兰音量提高,像是企图用音量来掩盖自己的心虚,“你给我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她不明白,布鲁克既然不喜欢自己,他既然都有女朋友了……为什么还要来找她?

    还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布鲁克看到她脸上的那抹红晕,明白她的心里其实还是有自己的,她刚才说的话,也都只是气话而已。

    他正要说什么,却突然看见霍兰的眼睛红了起来。

    他刚准备抬起来去抱她的手蓦地顿了下来。

    “有人说过你很残忍吗?”霍兰眼圈红红地说,“我追着你五年你都不理我,现在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放弃,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既然你都有女朋友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

    过去五年她的生活全部都是围着布鲁克转,可她现在不想为别人而活了,为什么他却不放过她啦?

    “对不起……”布鲁克真诚愧疚地道歉,他还想解释什么,忽然一愣,“你刚才说什么?”

    她说什么……他的女朋友?

    他哪来的女朋友?

    “你还想瞒我……”霍兰情绪一激动,眼里的泪也跟着往下掉,“我都亲眼看到了!”

    “你看到什么了?”布鲁克虽然心里着急,却也还是保持冷静,轻声道,“霍兰,我们之间有误会。”

    “我亲眼看到的,怎么可能是误会!”霍兰情绪激动起来,“我被霍岳绑在山里,好不容易逃出来给你打电话求救,可你……可你的电话是你女朋友接的……

    我也不想相信,我甚至还去了你家……”

    说到这里,霍兰停顿了下来,抬手将脸上的泪水擦掉,可刚擦完又有新的流下来。

    “所以,你是看到了萝拉?”布鲁克皱起眉尖,终于明白霍兰怎么会变得这么反常,“萝拉不是我的女朋友。”

    “她不是你的女朋友那你们怎么会那么亲密?”霍兰咬着牙问。

    “她是我的未婚妻。”布鲁克说。

    霍兰瞳孔猛然紧缩,下一刻,一股浓浓的羞辱感从心里升起,她气的脸蛋都红了起来:“你在耍我吗?耍我很好玩吗?!”

    “听我说。”布鲁克知道她又误会了,握住她的手,握的很紧,让她想挣扎都没办法,“萝拉是我家里人从小给我订的娃娃亲,但我不喜欢她,要不然,我也不会来到中国这么多年不回家。”

    霍兰一顿,而后别开眸子:“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

    “如果你是因为萝拉才讨厌我的,那我跟你道歉。”布鲁克眸色黯淡下来,握着她的那只手也缓缓松开,“萝拉的父母前两年已经去世了,她父母临死前希望我们两个结婚,我没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