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笑过后,苏晴也难得正经了几分:“那你们以后,打算怎么办?”

    时薇跟霍振廷的这条路走的这么艰难,光是哄自己说只顾眼前不想其他已经不可能了。

    既然已经在一起了,以后的事情当然要想,更何况他们现在孩子都有。

    只是对于这个问题,时薇显然也还没想过。

    “走一步看一步吧。”想了半天后,她才这么说,“想那么多也没用。”

    “唉。”苏晴叹了口气。

    这个晚上时薇是跟苏晴一起睡的,两人像是有说不完的话,一直说到了后半夜才各自睡去。

    第二天,时薇早早的便起来了,家里的冰箱已经空了,毕竟人也都离开了,再买菜放着也是浪费,时薇简单的洗漱换了衣服后便出门去买了早餐,回来时苏晴跟时安都已经起来了。

    三人吃了早餐后没一会儿,裴子恒的电话便打了过来,询问她是否起床吃饭,并说他已经开车过来接她了。

    等苏晴挂了电话后,时薇才笑道:“你们两个也真是够腻歪的。”

    “要不是我怀了孩子他才不会这么紧张呢。”苏晴撅噘嘴。

    时薇但笑不语。

    她将东西收拾了一下,又帮着苏晴一起用布将家里的家具全部都罩起来,她这一走,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到这来住。

    ……

    回到a市的家中已是傍晚,时薇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带着时安出门吃饭去了,刚坐下没多久就接到了林静的电话。

    “回来了?”林静问道。

    “神算啊。”时薇笑着说,“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刚才开车经过一家餐厅,好像看见你跟安安了,没敢确认。”林静也笑起来,“怎么回来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我去机场接你们啊。”

    “安安要开学了,我得回来帮他看学校。”时薇揉了揉眉心,“工作室最近情况怎么样?”

    “还行,业务量倒是上去了。”林静道,“你那边情况如何?”

    “还没完成,带回来继续做。”时薇说,“我明天会去工作室报道的,放心。”

    “你忙你的呗,把安安学校看好再回来也行。”林静对这方面很宽容。

    “那行,我明天先带安安去看学校。”时薇应了声。

    给时安看学校倒也没费多少时间,她选了离工作室较为近的一家幼儿园,也方便自己平时的接送,不过当登记的时候需要结婚证的时候,她就愣了一下。

    她本来就是未婚生子,哪里会有结婚证。

    被这一关难住,无奈之下她只能打电话求助萧一诚。

    而萧一诚了解到这一点后,也二话不说的去办了。

    大概真的是萧家在a市的影响吧,这件事竟然没用多久就解决了。

    “这件事真的麻烦你了一诚,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个饭吧。”时薇在电话里说道。

    自从来到a市,她受到萧一诚帮助的事情就很多,可她除了请他吃饭之外,竟然也没有别的什么报答方法。

    毕竟萧一诚的为难事,即便是她也没办法提供帮助。

    “好啊。”萧一诚笑着道,“那我有空了再给你打电话吧。”

    “好。”时薇知道他这么说肯定是有事在忙,心下感动,“那我挂了,你先忙吧。”

    “嗯。”萧一诚应了声。

    时薇这才将电话挂断。

    她放下手机,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时安,说:“我们欠你萧叔叔的越来越多了,真怕后面会还不了。”

    时安摸着面前杯子的边缘,没有说话。

    他当然知道萧一诚这么帮助时薇的原因是什么。

    时薇或许情商智商都高,可她在感情这方面,却明显有些弱。

    她总是看不透别人对她的感情,尽管那情意已经没有任何遮掩。

    时薇回到a市的消息霍振廷是在回来以后才听说的。

    因为他给她打电话的时候以为她还在c市,可被她告知她已经回来a市有两天了。

    前两天他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没跟时薇联系,也想着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干脆就没给她打电话。

    只是这会儿从电话里知道她已经回来了并且没通知自己,他的心里终究是有些不大舒服的。

    “你回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电话里,他的嗓音有些许低沉。

    “这件事不重要,再说了,你工作那么忙,我觉得没有必要告诉你。”时薇没听出来他语气里面的失落。

    “重要。”他低声道。

    声音太低,时薇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说,只要是你的事情,对我来说都重要。”霍振廷声音提高了一些,“所以下次,这种事也要让我知道。”

    “好,我知道了。”时薇无奈地笑起来。

    她怎么觉得或者天宁这么像一个小孩子呢。

    “孩子上学的事情弄好了吗?”霍振廷又问。

    “嗯,已经好了。”时薇说,“幼儿园就在我工作室附近,很方便。”

    “那就好。”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就挂了电话。

    时薇握着手机突然反应过来,如果让霍振廷知道时安上学的事情是萧一诚帮忙的话,他是不是又要生气了?

    有心想发短信解释两句的,但又觉得说了他肯定要生气,所以还是把这件事给按了下来。

    开学那天,时薇把时安送到学校门口,下车之前,将书包背到他的肩上,一边说:“去了学校要跟小朋友好好相处,不能打架,也不能跟同学发生口角,要听老师的话,知道吗?”

    “知道了妈妈。”时安揉揉耳朵,表示自己已经听明白了,然后打开车门,“妈妈,那我走了。”

    “去吧。”时薇道,“放学的时候我会来门口接你。”

    “嗯。”时安点点头。

    他原本是想自己去工作室的,但是幼儿园老师是要求家长一定要来接,家长不到学校不放人,所以没办法。

    时薇坐在车里,看着时安那小小的身影慢慢没入跟他同样身高的小孩子里面,她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舍来。

    仿佛从这一刻开始,时安就正式走向属于他自己的人生之路了,往后会发生什么,时薇都只能作为旁观者,不能参与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