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如果他没听错的话,时安是对他说了谢谢吧?

    霍振廷慢慢转过身,目光有些愣愣的看着坐在位置上的时安。

    时安似乎对自己说出这句话也有些别扭,可他还是鼓足了所有的勇气再次开口:“上次的事情,谢谢你。”

    这也是时安为什么要答应霍兰来这里参加这个开业典礼了,因为他想亲自跟霍振廷说一声谢谢。

    他的心里的确是还恨着霍振廷没错,可他也知道那件事如果没有霍振廷,不可能那么顺利就解决。

    “……不用谢。”霍振廷到底也是见大世面的人,不会被眼前的事所吓到,他回过神来后便道,“你们是无辜被牵扯进来的,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

    时安没有再说话,大概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吧。

    季宸见霍振廷一直没过来,索性过来叫他。

    “怎么了?”他道,“那边有客户等着呢。”

    “嗯。”霍振廷再看了一眼时安后,才收回目光。

    霍兰回来的时候时安还安安静静的坐在位置上没有乱跑,她心里对时安的喜爱不由得又多了几分,毕竟一般的小孩都不会这么老老实实的听话。

    酒会结束以后霍兰跟霍振廷说了一声后就带着时安回去了,小孩儿像是有些困了,刚上车就歪在她怀里睡着了。

    霍兰给时薇打了个电话告知他们先回家去了。

    “行,会做饭吗?”时薇听了以后问道。

    “不会啊……”霍兰撇撇嘴。

    “一会儿要是饿了就叫外卖吧,我下午会早点回去的。”时薇笑了笑,她该猜到霍兰不会做饭的。

    “好,知道了。”霍兰答得很爽快。

    挂了电话后,时薇将手机放到了一旁去。

    “你刚才说什么?”时薇抬头问坐在面前的林静。

    “这不是快十二月份了嘛,工作室想推一个新的品牌系列出来,你有什么看法?”林静重新提起之前没说完的话题。

    “冬日系列?”时薇问。

    林静点点头:“嗯,差不多。”

    “那咱们开会商量一下,看看大家有什么想法。”时薇建议。

    “也行。”

    说完工作林静便出去了,她刚准备画设计图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一下,有微信消息进来。

    是苏晴发过来的,她之前拜托苏晴去问的张百灵什么时候出狱的事情已经有结果了。

    现在是八月中旬,张百灵会在十月十号那天正式出狱。

    算起来,还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时薇暗自将手机握紧,隔了一会儿后,才敲字回了句话过去:知道了。

    苏晴的消息又发了过来:【要回来接她出狱?】

    时薇看到这句话,气的笑了:【我才没那么好的心。】

    【那你想做什么?】苏晴又问。

    时薇懒得跟她打字说这些,干脆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我想做什么等她出来你就知道了。”时薇等她接通电话就说道。

    “行行行,那我就拭目以待。”苏晴笑道,“对了,有件事忘告诉你了,我要结婚了,就在下个月。”

    “真的?”时薇有些惊喜,“商量好了?”

    “是啊,裴子恒那家伙猴急,一听我同意结婚立马就跟家里人商量订好了时间,下个月十九号。”说起裴子恒苏晴都有些头疼,不过她这头疼的语气里还带了一抹甜蜜。

    时薇真心为她高兴:“你都让人等了五年了,他能不着急嘛。”

    “这让他等五年也不能怪我啊……”

    “知道知道,怪我怪我。”时薇接口。

    “滚,我可没这个意思。”苏晴怕她误会,忙道,“这五年也完全是考验他而已,”

    “跟你开玩笑的啦。”时薇笑着说,“婚礼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当然有了!”苏晴听她这么一问才想起来,“有空吗?”

    “如果是你当然有空了。”时薇知道她要说什么,“你来a市,还是我去c市?”

    “你要是方便的话来c市吧。”苏晴想了想,“我这里还在准备一个官司,估计要一段时间才能结束,这官司结束后才能去休假。”

    “那行。”时薇一口应下,“婚纱方面有什么要求吗?”

    “没要求,只要是你做的就行。”苏晴很放心时薇的技术。

    “那我这边安排好时间后回去一趟。”

    “等你。”苏晴高兴地说。

    听得出来,她的语气里都带着准喜娘的甜蜜感。

    不知怎么的,听着苏晴的声音,时薇的心里竟然有些羡慕。

    ……

    下班回家时,时薇顺便去超市买了菜。

    “时薇姐你回来了。”霍兰听见开门的声音,急忙从客厅窜出来,接过时薇手里提着的袋子,“咱们今天吃什么?”

    她那期待的模样让时薇差点以为自己养了两个孩子。

    正好时安也闻声走了过来,跟在时薇的身后。

    “今天去玩的怎么样?”时薇一边将口袋里的东西往冰箱里面放,一边问道。

    “挺好的呀,这边分店开起来后,我哥要回c市的可能性几乎就没有了。”霍兰一边递一边倒。

    时薇:“是嘛。”

    “当然了!”霍兰很肯定的点头。

    时薇笑了笑没说话,将刚买来的酸奶打开了一罐递给时安,然后又问霍兰:“你要吗?”

    “不要。”霍兰摇头。

    “去看电视吧,我来做饭了。”时薇拍了拍霍兰的脑袋,说。

    霍兰懵了一下:“时薇姐,你是把我当成你女儿了吗?”

    “我可生不出你这么大的闺女。”时薇笑着引用了苏晴的一句话。

    霍兰哼了一声,转头朝客厅走去了。

    时薇提着东西准备进厨房,走了两步后发现时安还跟在自己身边,她停下来:“怎么了?”

    “有话想跟您说。”时安小声道。

    “想说什么?”时薇走进厨房,将东西放在流理台上。

    “我今天跟他道谢了。”他咬着吸管,吐字不太清楚。

    时薇没听清:“什么?”

    “跟他……道谢了。”时安将吸管从牙齿里取出来,字正腔圆的,慢慢说道。

    时薇愣了一下。

    时安去跟霍振廷……道谢?

    她还有些懵,但是转念又明白时安为什么要那么做了。

    他是在为上次的事情跟霍振廷道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