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振廷像是知道那头发生了什么事一样,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打车就可以了,这里很方便。”听到他要送自己,时薇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经过刚才在酒店房间的事后,她觉得霍振廷太危险了,至少此刻对她来说是很危险的,让她不敢靠近,也不能跟他再有什么亲密的举动。

    比如送她回家之类的。

    霍振廷没说话,时薇以为他是答应了,可是没想到进入电梯后,她摁了一楼,霍振廷竟然把一楼消了摁了负一层。

    时薇看着他的动作,眨了眨眼睛:“你做什么?”

    “我送你回去。”他还是那五个字。

    时薇无奈了,也知道他决定的事一般都是没有人可以改变的,只得由着他去了。

    上了车后,时薇翻了翻手机聊天软件里面的消息,将一些不必要的消息都删掉后,就只剩下凌萱发来的。

    她询问时薇最近是否有空。

    时薇想了想,给她回了过去。

    【可能会有点忙,怎么了?】

    暗想着凌萱是大明星,应该是很忙,她发完这条消息就准备切出聊天页面,但手指还没落下去便看见左上角有一个对方正在输入的字符弹了出来,她的手指顿时停住。

    没一会儿凌萱的消息便发了过来:【我马上要进组拍戏,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所以走之前想找你聚聚呀。】

    时薇扬唇笑了笑,回:【后天约时间可以吗?我现在在c市,明天回。】

    【行。】

    凌萱也没问她回c市干嘛,这总归是时薇自己的事情。

    要说起来她跟时薇之间没多少相处的时间,但仅有的那几次已让人足够了解对方,所以即使是在不常见面的情况下,她们也成为了朋友。

    ……

    回到苏晴家里霍兰已经走了,只有苏晴跟时安在家。

    “哟,回来了。”苏晴看见时薇开门进来,笑着调侃了一句,“没多聊一会儿?”

    时安在房间玩电脑,客厅只有苏晴在,要不然她也不会这么问。

    时薇走进去,白了她一眼:“别瞎猜。”

    “我哪有瞎猜啊。”苏晴啧啧两声,“你看你那嘴。”

    时薇一愣,下意识拿手机去照,还没照到便看见苏晴脸上得意的笑。

    她顿时知道自己被摆了一道。

    “闲的吧你。”她走过去坐下,没好气的掐了她一下。

    “我这不是在为你的幸福着想嘛。”苏晴也没躲,“你迟早得再找一个,这么貌美如花,难道还真要单一辈子啊。”

    一辈子这个词太遥远,即便是时薇也不敢想。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时薇道。

    “再等以后就没好的了。”苏晴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

    “我发现你特像一人。”时薇看着她道。

    “谁啊?”苏晴有些期待的眨眨眼睛。

    时薇微笑:“我妈。”

    苏晴:“……我可生不出你这么大闺女来。”

    “行了,我的事情我知道该怎么做,用不着你操心。”时薇拿起桌上的棒棒糖,那是之前霍兰带过来给时安的,时安不吃糖,放桌上没人动。

    打开外面的包装,时薇含了一颗在嘴里,齁甜的她舌尖一颤,差点就吐出来。

    “我不操心你,我是担心安安。”苏晴叹了口气,“你不可能这样一直独自带着孩子,对他的教育可没什么好处。”

    时薇沉默了,这也的确是她目前最担心的问题。

    “所以啊,就算是为了安安,那也得考虑考虑啊。”苏晴苦口婆心。

    时薇没说话,只是感觉,嘴里那颗刚刚还甜齁她的棒棒糖突然变得有些苦涩。

    第二天,苏晴将时薇两母子送上飞机的时候都还在叮嘱时薇一定要记得她的话。

    “行了,知道了,我走了。”时薇懒得再听她废话,牵着时安进了安检通道。

    进入通道后,她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苏晴还站在原地,距离有些远,不过仍能看见她那双泛红的双眸。

    离别总是这样充满悲情的,尽管时薇只是去a市。

    ……

    回到a市的家以后,时薇在家小休息了半天,次日就去了工作室,林静看见两人平安归来十分高兴,直接在餐厅定了位置,要工作室的大家一起晚上去聚餐,不过时薇因为跟凌萱有约了,只得推辞掉。

    “安安这次吓坏了吧。”林静去定了位置后再折回来,坐在时安的身边,心疼的看着他道。

    “还好。”时安笑着答。

    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总之不会危及到他的性命。

    只要命在,天塌下来都不怕。

    “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林静对这件事至今都还是懵的。

    “跟孩子父亲那边的家庭有点关系。”时薇解释道,“有些事情没谈拢,才出了这事。”

    “没谈拢也不能绑孩子啊。”林静很不赞同的说,“孩子才多大,知道什么。”

    “可不是人人都像你这么想。”时薇淡淡笑了笑。

    “别想了,这件事也算是过去了,以后不会再有了吧?”

    “不会了。”时薇摇摇头。

    她还是信得过霍振廷,他既然说没事,那就是没事了。

    “那就好。”林静这才松了口气。

    两人又聊了会儿,直到外面有人找林静才结束。

    林静走后,时薇也开始继续自己离开a市前的工作了。

    已经是十一号了,距离十七号可不远了。

    跟凌萱约的时间是晚上七点,时薇下了班后就带着时安过去了,去的路上还专门给他买了顶帽子和墨镜。

    “妈妈,我为什么要戴帽子和墨镜?”时安不解的问。

    “因为一会儿要见到的漂亮阿姨是个大明星,大明星身边都有很多偷拍的记者,我们不能被拍进去。”时薇耐心解释道。

    她倒是不怕被拍到,但是时安绝对不行。

    “很大的明星啊……”时安想了一下,“我在电视上见过吗?”

    “应该是没有吧。”时薇笑着道。

    时安从来都只看新闻频道,凌萱又从来不会出现在那个台,怎么可能会见过。

    “那好吧。”时安听自己不认识,也没继续追问,听话的将帽子和墨镜都戴了起来。

    他拿手机照了一下自己,觉得这样的自己好像还不错,他满意的勾了勾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