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薇出了电梯后便寻着3608找去了,找了大概两分钟的样子才找到,怪只怪在帝爵太大了。

    终于走到3608门前,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抬手敲门。

    敲了一会儿后都没人开门,时薇有些奇怪,她是走错了?

    她又抬起头来确认了一下房间号,没错啊。

    时薇犹豫了一下,伸手握住门把手,这一试探才发现房门根本没锁。

    她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刚开始还不太确定是不是这里,不过当她走进去看到放在桌子上霍振廷的手机后才松了一口气。

    只是霍振廷的东西在,他人却不在。

    时薇正在想自己是要等呢,还是走的时候,浴室突然传来动静。

    有哗哗的水声,像是有人在洗澡……

    这个念头一在时薇的脑海里浮现她就急忙挥手将这想法给拍散了,她这是在想什么呢?

    不过霍振廷也是,知道她要来怎么还去洗澡啊……早不洗晚不洗偏偏在这个时候洗。

    时薇站在原地,那声音像是有脚一样的争先恐后钻进时薇的耳朵里面,让她的脸都开始红了。

    她急忙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走到窗边去将窗户打开,外面的风吹进来后她才感觉心里的那股躁动褪去。

    等了一会儿,浴室里的水声终于停下来了,时薇觉得自己的耳朵这才得救。

    浴室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个只穿着浴袍的男人,是我转头看去的时候,正好看见霍振廷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

    他身上的浴袍只是散散的用腰带系住,露出大片的白皙性感的胸膛,他头发上的水珠有不少流到了身上,还有的顺着肌肉肌理慢慢滑入浴袍之中。

    时薇下意识咽了口口水,谁说女人是妖精的,她觉得男的性感起来也是要命的啊。

    “来了。”霍振廷抬头才看见时薇已经进来了,他扬唇笑了笑,“门锁了吗?”

    “锁了……”时薇觉得他这话问的没毛病,一般人住酒店都习惯锁门。

    但是从霍振廷的嘴里问出来,尤其是他此时还这身打扮,时薇总觉得他在暗示自己。

    “你要说什么?”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只得将话题引开。

    “坐。”霍振廷没立即回答,而是用下巴指了指沙发。

    时薇只得走到沙发旁坐下。

    霍振廷去找出吹风机,将自己的头发用几分钟吹了个半干,起码不滴水了。

    “孩子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他一面将吹风放回原位,一一边朝时薇走去,最后在她的左侧方坐下,翘着二郎腿,坐姿慵懒,单手撑着脑袋,望着她。

    “解决了?”时薇有些诧异,“怎么解决的?”

    霍老爷子态度强硬成这样霍振廷居然都把他说动了,这多少让时薇觉得惊讶。

    “把他想要的给他。”霍振廷伸手从桌上拿过烟盒,点了一支夹在手指间。

    “你……又做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时薇听到他说把霍老爷子想要的给他,她的心里就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大概是已经习惯成自然了吧。

    总觉得要改变霍老爷子改变决定,就得自己出点血。

    “我把霍家还给他了。”

    霍振说:“不过,那本来也是他的,算起来,我不亏。”

    他在说笑,说这话的时候眉眼间都噙着淡淡的笑,那笑容在烟雾下显得有些朦胧。

    可时薇看着他,心里却有些难受。

    霍振廷或许在做生意方面很厉害,可是要将霍家收入囊中他也用了好几年的时间,但现在因为时安的事情,他却将好不容易打下来的霍家眼睛不带眨的就拱手还了回去。

    他面上故作轻松,可遇到这种事,谁能做到那么轻松呢?

    “谢谢你……”时薇垂下双眸,她能做的,也只有对他说一声谢谢。

    “时安也是我的孩子,我尊重他的意愿。”说这话的时候,霍振廷将烟凑近嘴边吸了一口,又缓缓吐出来,他的眼眸不经意的眯起,看着时薇。

    时薇被他看的心里有些乱,躲开了他的目光:“既然事情解决了,那我明天就带着安安回a市了。”

    “这么急?”

    “那边还有工作没做完。”时薇道。

    霍振廷17号就要的衣服她至今还只有一个雏形,要是再不回去估计就赶不上了。

    时薇看了看时间,她上来已经快十分钟了,得下去了,不然时间久了他们要误会。

    “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要走了。”她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

    霍振廷还坐在沙发上没有动,像是没听见她这句话一样。

    时薇也没指望他有什么回答,不过,他没反应倒是让时薇有片刻的失落。

    但是折磨失落很快就过去了,她也没想那么多,拿着包包便准备往外面走。

    霍振廷坐的位置是必经之地,她要出去就得从他面前经过。

    时薇犹豫了一下,还是很小心的贴着桌子边缘走不让自己碰到他。

    可就在她快要通过的时候,霍振廷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突然伸腿绊了一下她的脚。

    时薇没料到这一点,眼看着身体稳就要倒在地上了。

    这时,坐在沙发上的霍振廷突然伸手将她一捞然后抱进了怀中,他的手在慌乱间擦过了时薇胸前,他的触碰让时薇呼吸一紧。

    等反应过来后,时薇已经被霍振廷抱着坐在他腿上了。

    时薇脸红起来,想着刚才发生的事,她有些微愠的看他:“你是故意的吧?”

    “故意什么?”他还抱着她没放手,嘴角勾着笑,黑眸里面闪着光,“故意绊你,还是故意摸你?”

    他说着,手又轻轻的在她胸上弹了一下。

    时薇顿时脸上充血,她明白了,霍振廷就是故意的!不管是穿浴袍勾引她,还把她绊倒,都是故意的!

    “松手!”她抵住霍振廷的胸膛,想要从他怀里起身,可他的双手却扣得很紧,甚至还在时薇挣扎的时候捏着她的下巴堵住了她的唇。

    霍振廷吻得很用力,像是要将这些年来所欠下的都统统讨回来,空出来的一只手还游离在时薇的腰上轻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