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薇只是出来拿个东西然后就听见时安的那句话,顿时脸色一沉。

    时安听到声音抬头看去的时候,正好看见时薇满脸阴沉的站在厨房门口,显然,他们刚才的话都被时薇听了进去。

    时安也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将手中的东西一放,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去。

    “你在生什么气?”霍振廷回头看着她道。

    “我……”时薇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知道时安是在替她打抱不平才会说那样的话,可霍振廷到底是时安的父亲,他不该用那种语气跟霍振廷说话。

    时薇沉了一口气,转头回了厨房,她将厨房的门关上,想要将外面的一切都阻隔。

    但是没过一会儿,厨房的门被推开了,她一回头便看见霍振廷走了进来。

    “这里面油烟大,你进来做什么?”时薇淡淡道了一句。

    “他只是个孩子。”霍振廷没走进来,只是站在门边,身形微微倾斜,靠在门框上,双手抱胸,轻声说。

    “我知道。”时薇背对着霍振廷没回头,语气里有些后悔。

    她知道时安只是个孩子,也许是之前时安给她的感觉太过懂事,所以觉得那样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不应该,却忽视了他本身是个孩子的事实。

    “去跟他道歉吧。”霍振廷道。

    “一会儿再去。”时薇深吸了一口气,“先做饭。”

    “现在就去。”霍振廷走上前来,握住时薇的手腕,将她的动作强行停止。

    时薇皱眉看着他,却发现他的脸上浮着一抹认真的表情。

    她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眨了眨眼后,霍振廷脸上表情未变。

    他的心里,也是关心时安的吧?

    时薇有些不确定。

    “好吧。”终究,时薇只得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妥协,“我现在就去。”

    “这里交给我。”霍振廷道。

    “嗯。”

    时薇将围腰取下来放在一旁,然后离开了厨房。

    时安的房间门关着,时薇握住把手试了试,没有反锁,她的心这才松了一些。

    “安安。”时薇抬手敲门,“我要进来了?”

    里面没有动静,像是没听见时薇的话一样。

    但时薇知道他是在生自己的气不想搭理人。

    时薇将门推开,房间里面没有开灯,只有书桌那里一盏小小的书灯亮着微弱的光芒。

    而时安则是坐在桌前,电脑没有开,就那样坐着,小小的身影背对着她,在幽暗灯光下,让人不觉有些心疼。

    时薇反手将门关上,走到时安的背后,在床脚坐下:“安安,刚才是妈妈不对,妈妈不该对你发脾气,对不起。”

    时安还耷拉着脑袋,一副不想理会时薇的模样。

    “妈妈是不是还喜欢他?”过了一会儿,时安微微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几分沉闷。

    时薇被他这个问题问的愣怔了一下:“你说什么?”

    “妈妈还喜欢他对吧。”这一次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时薇还没反应过来,时安又抬起头,精致小脸上满是阴郁:“我不明白,他做了那么多伤害您的事,您为什么还喜欢他?”

    这个问题问的时薇心头微微震了一下,还喜欢霍振廷吗?

    或许是吧……如果不喜欢的话,之前怎么会那么冲动的问他要不要回来吃饭。

    甚至还害怕时安把以前那些追求过她的男人一一数给霍振廷听。

    可是喜欢这个东西,哪里有为什么。

    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从来都没有什么理由。

    “等你以后有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就会明白了。”时薇不知道该怎么跟时安解释,那些所谓的情爱不是时安这个年纪可以接受的。

    “不,我不会明白的。”时安摇摇头。

    “安安……”

    “我不喜欢他。”时安打算时薇的话,一双明亮有神的眼眸看着时薇,一字一句道,“就算他是我父亲,我也不喜欢他。”

    时薇是时安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也是他唯一的亲人。

    就算霍振廷是他的父亲,可他当初做了伤害时薇的事情,他不会原谅他的。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反正霍振廷也不喜欢他,不是吗。

    “你以后会改变这个想法的。”时薇虽然想要扭转时安心里对霍振廷的偏见,可她也明白时安的性子跟她像,骨子里都是执拗,现在跟他说这些都没用,或许还会让他更恨霍振廷。

    “绝对不会。”时安咬着牙道。

    “你自己玩吧,我得去做饭了。”时薇也没跟他辩解,只是摸了摸他的脑袋后,起身走了。

    她走到门边,正要开门出去的时候,又听见时安问她:“我说这话,妈妈会对我很失望吗?”

    时薇转头:“为什么这么问?”

    “您的心里,还是想让我喜欢他的吧。”暮色下,时安的眸子里有些黯淡无光。

    “喜不喜欢,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不会强求你。”时薇说。

    时安沉默下来。

    时薇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再要说话的意思,才开门走了出去。

    当时薇的脚步声逐渐消失以后,时安才转了回去,继续坐在桌子前面想着自己的事。

    时薇重新出现在厨房时,霍振廷手里的动作停下来,问她:“好了?”

    “嗯?”时薇抬头看了他一眼,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差不多了吧。他就那脾气,明天早上起来就好了。”

    “看来我今天不该来。”霍振廷略有些自嘲地说道。

    “不关你的事。”时薇摆摆手,“他是被我惯成这样的。”

    “好了,你出去吧,剩下的我来弄。”

    时薇似乎是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她走上前接过霍振廷手里的工作,把他赶去了一边。

    不过霍振廷也没出去,就站在厨房望着她。

    这样的场景跟霍振廷脑海里面的记忆渐渐重叠在了一起,他有种这还是五年前的感觉,他跟时薇,还是以前那样,从未分开过。

    “你这些年在国外,过的好吗?”

    霍振廷的声音蓦地在时薇身后响起,时薇手一颤,刀差点切到自己的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