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晴以为老爷子会对她说些什么,可他只是冷冷看了苏晴一眼后便离开了。

    苏晴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推门走进病房。

    霍老爷子的脾气苏晴虽然没亲眼见过,可她也听闻过,要是能搭理她才怪了呢。

    她重新回到病房,一走进去明显感觉气场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了。

    时薇的脸上没有泪水,有的只是惨白。

    “小薇?”苏晴走过去,“老爷子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

    想也知道肯定是对她说什么了,要不然她的脸色不会这么难看。

    时薇抬起头,定定的看着苏晴,双目通红:“霍振廷到底怎么样了?”

    苏晴一愣:“他……”

    她原本想说霍振廷很好啊,可是想到刚才霍老爷子来过了,这样的话肯定是瞒不住时薇的了。

    “他其实没你想象中那么严重。”苏晴只能这么说。

    “人都还在重症监护室,那还不叫严重吗?”时薇说着,眼底蓄起了泪水,“你们都在骗我……”

    苏晴听着她的话,心头一阵钝痛:“我们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时薇死咬着牙没有再说话,她一把掀开了被子拔掉了手背上插着的输液针头,也顾不上手背针孔会流血了,直接下了床。

    “小薇!”

    苏晴见到她这动作,吓得急忙伸手去扶住她。

    可手刚碰到她的手臂便被她无情地拂开。

    苏晴的手顿时僵在了空中。

    “我要去看他。”时薇留下这么一句话后便朝外面走去了。

    苏晴连忙拿了时薇的外套跟上去:“衣服穿上。”

    她也知道现在是拦不住时薇了,她能做的也只要这个。

    好在外套时薇没有拒绝。

    她接过来披在了自己的身上,摇摇晃晃着继续走。

    苏晴看到她的样子就心疼的不行,偏偏又劝不住。

    时薇在去重症监护室的路上脑子里一直都在回旋着霍老爷子的那句话。

    他说,她跟霍振廷在一起,迟早会害死他的。

    这次只能算是霍振廷较侥幸命大逃过一劫,可是下一次呢?

    是啊……下一次呢?下一次,他还有这么好的运气吗?

    见到霍振廷的时候,时薇强忍着的泪水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她站在病床边,看着病床上那个断了一条腿,身上还缠着无数绷带紧闭着眼眸的人,哭的一塌糊涂。

    要不是旁边心电图还在显示他的心跳数,时薇真的要以为他已经没了呼吸。

    苏晴一直要让她进来看到霍振廷后要冷静,可她怎么冷静的下来?

    如果不是为了救她,霍振廷也不至于伤成这样……霍老爷子说得对,她的确是该离开,该远远离开霍振廷的身边,要不然他迟早会被她害死的。

    时薇伸出颤抖的手握住霍振廷冰冷的手指,沙哑着声音说:“霍振廷,我要走了……你醒以后,就忘了我吧。”

    她原本想着,霍振廷为了她可以连命都不要,那她也可以为了他舍弃那些世俗的眼光,哪怕被外人认为她当第三者,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她可以什么都不在意。

    可她在意他的命。

    在意他所在意的一切。

    霍老爷子说,只要她离开霍振廷,走的远远的,他就不会将帝爵从霍振廷的手中夺走。

    时薇知道帝爵对于霍振廷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从没为他做过什么,但是至少这次,由她来守护他吧。

    ……

    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后,时薇表现的格外冷静。

    她冷静的让苏晴都觉得有些不习惯了。

    “小薇,你要是难过,就跟我说说吧,你别自己憋在心里。”

    可时薇还是面无表情,一个字也不说。

    回到病房,时薇又躺了回去,她侧身躺到被窝里,背对着苏晴。

    “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着。”时薇对苏晴说道。

    苏晴看着她的背影,心头难受的发紧。

    “小薇……”

    “你回去。”时薇直接打断她的话,“我想一个人待着。”

    苏晴无奈,只得答应了:“那你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时母一会儿就会来,苏晴倒是不怎么担心。

    她很明白时薇现在想一个人待着是正常现象。

    “知道了。”时薇低低的说了一句,然后将脑袋直接埋进了被窝里面,这是拒绝再说话的动作。

    苏晴叹了一口气,只能转身离开了。

    苏晴不知道,自己这一走,再见到时薇,就已经是五年以后的事情了。

    接到时母打来的电话时,苏晴刚好到家。

    她接起电话:“阿姨,怎么了?”

    “苏晴啊,小薇是不是跟你在一起呢?”时母的声音里带着着急。

    苏晴一怔:“阿姨,您说什么呢?小薇不是在医院嘛?她怎么会跟我在一起呢。”

    “她没在医院啊……”时母已经快哭出来了,“苏晴,你别吓阿姨,她是不是跟你在一起不让你告诉我啊?”

    “怎么会!”苏晴也被吓到了,“我走的时候她明明说想一个人待会儿,怎么可能不见了!”

    她当即握着钥匙重新出门,一边走还一边询问时母:“阿姨,您去护士站问过吗?”

    “问过了,他们都说没看见小薇。”时母哽咽着道,“这个孩子,她身上还有伤呢,怎么出院也不说一声……”

    “您别急,我这就出去找她!”苏晴道。

    时薇现在没有手机,就算是要找,苏晴其实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

    她坐在车里,浑身都像是置于风口,寒冷的风吹得她手脚僵硬没有知觉。

    她早该料到的……在霍老爷子来找时薇过后,她就该料到的。

    一定是霍老爷子对她说了什么,才导致她现在消失的。

    苏晴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将自己如擂的心跳稳住。

    她一边想着时薇最有可能去的地方,然后发动车子,只是车子才开出去几分钟,她的手机里突然进了一条短信。

    她原本是不打算看的,但信件的内容却偶然落入了她的眼中,她顿时踩住刹车,忙不迭的将那条短信点开看。

    那个号码虽然是个陌生号,但诉请知道短信就是时薇发的,内容只有寥寥数语:

    “我走了,不用找我,跟我妈说一声,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