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看到时薇哭的事情苏晴没有说,她想时薇估计也不想让她知道。

    “我出门了。”

    早上,苏晴吃了早饭后跟时薇说一声后便出门上班去了。

    时薇在她走后将碗筷收起来洗干净,然后回房间换了衣服出门。

    本来她前两天就说要回工作室去看看了,但是苏晴不让,所以她只得偷偷的去。

    她没开车,直接楼下打了个车便直奔工作室去了。

    当她到了工作室外面,还没进去时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以前每次走到门口都能听见电话在响,要不然就是有人说话的声音,怎么今天走到这一点声都没有啊,像是没开门一样。

    时薇轻轻皱了皱眉,抿了抿唇角后,才走了进去。

    “时薇姐?”

    姜露正在玩屁股底下的转椅,刚好转到门口便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她顿时激动的从椅子上跳起来:“时薇姐,你回来了!”

    “小薇。”正在画设计图的小童听见声音,抬起头来,略有些惊喜,“你回来了。”

    “嗯,回来了。”时薇点点头。

    姜露忙将时薇拉到椅子上坐下:“时薇姐,你的伤还没好吧?”

    “好的差不多了。”

    “你也真是,今天回来都不打电话说一声,也好让我们有个心理准备啊。”小童看了看工作室,笑容有些勉强。

    时薇笑了笑,而后沉下一口气,道:“说吧,出什么事了?”

    她走进来便发现里面有些不对劲,虽说这次的事情导致业务量下滑,但也不至于让工作室一单都没有吧。

    她进来的时候只看见小童在画设计图,而其他人都是无所事事的样子。

    小童见时薇都已经看到了,索性也不瞒着她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背后下阴招,这段时间工作室已经一个单量都没有了。”

    “一个都没有?”时薇眉尖微蹙,看了一眼萧一诚。

    后者则是有些摸了摸脑袋,道:“之前在医院跟时薇姐说的时候,还有一些客户的。”

    也就是说,在她养伤的这段时间里,工作室的客户,全部都跑了。

    如果只跑一部分还好说,不管发生什么事,也不至于全部客户集体解约。

    所以小童的猜测,是对的。

    时薇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不起大家了,都是因为我连累了你们。”

    “时薇姐,你千万别这么说,哪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姜露忙道。

    “这不是连累。”苏黎说的斩钉截铁。

    “我跟老师那边联系过了,他会帮忙想想办法的。”小华道。

    “所以啊,你千万不要觉得压力大,工作室有我们呢,你自己好好养伤。”小童接道。

    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安慰自己,时薇心里有些酸酸的,又有点暖:“谢谢你们。”

    “不过这件事也得尽快解决,不然工作室……”小童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欲言又止。

    “时薇姐,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离开工作室的!”姜露快速的表决心。

    “我也是。”苏黎咬牙道。

    她不是专业的设计师,她主要的任务也是为了保护时薇,可现在,她是真的想跟着时薇一起,把工作室重新再做起来了。

    “还有我。”萧一诚也说,“只要时薇姐需要,我们一定不会走。”

    小华看着他们,笑了笑:“这几个孩子啊。”

    “少在这倚老卖老啊。”小童拧了他胳膊一下,“你也不准走。”

    “你都在这,我还往哪儿走啊。”小华笑着道。

    “滚。”小童道。

    “好了,别吵了。”时薇原本心情还有些沉闷呢,此时看到他们这一唱一和的,心情顿时舒畅了许多,“我去趟师傅那里,看看他有什么办法。”

    “我陪你去吧。”小童道。

    她有些担心时薇的身体。

    “不用了。”时薇摇摇头,“苏黎陪我去就行了。”

    苏黎?

    突然被点到名的苏黎愣了一下,有些茫然的看着时薇。

    “不愿意吗?”时薇笑眯眯的问她。

    苏黎连忙摇头:“当然不是。”

    她当然很愿意陪着时薇去,可她不明白的是,时薇为什么会让她陪着?

    这种事,小童去或许会更好吧。

    “那就走吧。”时薇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来,拎了包,“你们继续忙,我们先走了。”

    “路上小心点。”小童叮嘱道。

    “知道了。”时薇挥了挥手,然后带着苏黎走了。

    “真的有办法吗?”等到她们两人的身影消失以后,姜露才不确定的问小童。

    “或许有吧。”小童抱着双臂,脸上的笑容也散了下来。

    ……

    下面,时薇站在路边,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两人坐上车后,苏黎明显有些拘谨。

    时薇没主动开口说话,窗户开着,静静吹着风。

    “时薇姐……”到最后,还是苏黎主动开了口,车里太安静,空气中仿佛都流淌着一股窒息,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怎么?”时薇看她。

    “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啊?”苏黎问。

    时薇忍不住笑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苏黎摸了摸脑袋:“就是觉得……时薇姐你有话要跟我说,所以才叫我出来的吧。”

    时薇道:“的确是有话想跟你说。”

    苏黎立刻作严肃状:“时薇姐你说吧。”

    “你跟……霍振廷,还有联系吗?”时薇深吸了一口气,才问出这句话。

    “霍先生?”苏黎愣了一下,然后摇头,“没有。”

    “你们也没有联系?”时薇皱了皱眉。

    她原以为苏黎怎么也跟霍振廷还保持联系呢。

    “时薇姐,你找霍先生有事吗?”苏黎试探着问了一句。

    她虽然对这些事情不怎么关注,但是前段时间霍振廷跟宫思琦结婚的消息她也从姜露的口中得知了。

    “没事……”时薇神色有些黯然,她摇了摇头。

    “其实……我也可以主动联系霍先生的。”苏黎不忍心看时薇这个样子,想了想,这么说道。

    “真的吗?”时薇眼睛一亮,“你可以联系到他吗?”

    她曾试探着打过霍振廷的电话,但都被掐断了,她根本联系不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