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一诚跟姜露之间的谈话没让任何人知道,不过他们两个结伴进入办公室的时候,倒是被小童逮住一顿调侃。

    “哎呀,现在的小年轻啊,上个班还要单独出去秀个恩爱,让我们这些单身狗可怎么活啊。”小童单手支着下巴,看着萧一诚跟姜露,啧啧了两声。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摆在你面前,可你宁愿做单身狗。”旁边的小华默默来了一句。

    顿时整个办公室里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就连一直紧绷着脸的时薇都轻轻扬唇微笑。

    小华喜欢小童这在两个工作室之间不是秘密,所以当初布鲁克才会把他们两个一起调过来。

    “您快闭嘴吧。”小童白了小华一眼。

    “你们两个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时薇问了一句。

    小童瞪她:“去去去,你跟着瞎掺合什么。”

    小童其实也不是不喜欢小华,只是小童现在更注重事业,所以对于感情这方面,稍弱了一些。

    在时薇调侃着小童的时候,萧一诚偷偷看了一眼时薇,见她脸上多了一抹笑容后,才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视线,继续忙自己的。

    姜露则是歪着脑袋看刚才萧一诚的那个举动,暗自叹了口气。

    这样天天朝夕相处下去,要让萧一诚放弃对时薇的喜欢,那可真难说。

    ……

    比赛终于还是到了,时薇比赛前一个晚上完全睡不着,不知道是担心霍振廷他们,还是因为紧张的缘故。

    霍兰特意跑到苏晴家里来陪她,顺便一起和苏晴视频。

    当霍兰知道裴子恒陪着苏晴回去后,她一双眼睛都快震惊的瞪出来了:“我去,这只孔雀转性了啊!”

    苏晴在视频那边翻了个白眼:“转个屁的性。就在刚才,出门去买菜,看到超市的妹子长得可爱,他恨不得黏在收银台,我都懒得理他。”

    时薇在这边偷笑:“你没生气?”

    “我生什么气啊。”苏晴说,“我们只是朋友。”

    “好一个朋友啊。”霍兰啧啧两声,“我拜托你在说朋友两字的时候,把那醋坛子先扶正。”

    “嘿你这毛孩子没大没小的,等我回去看我收拾你!”苏晴瞪她。

    霍兰对着视频吐舌头:“略略略,有本事你回来啊。”

    “去医院看过阿姨了吗?”时薇问。

    “还没呢,这不刚买菜回来,准备熬点汤带去医院嘛。”苏晴道。

    “裴子恒呢?他哪儿去了?”霍兰没在视频里看到裴子恒,问了一嘴。

    “煲汤呢。”苏晴答。

    “他?!煲汤?!”霍兰又是一惊,“我没听错吧?!”

    就连时薇都忍不住诧异:“他还会做饭?”

    “不会做菜,就会煲汤。”苏晴翻了个白眼,嫌弃道,“看看,多没用,难道他一天三顿都喝汤啊。”

    “那你可得仔细把关啊,别让他煲成黑暗料理了。”霍兰提醒道。

    “那还用你说啊。”苏晴道。

    “好了,你赶回去这一天也够累了,趁着裴子恒在煲汤,你休息一会儿,到了医院才更累,你也要多注意身体。”时薇见已经下午了,催促着苏晴去休息,她本来早上就走的早,这舟车劳顿的一整天,肯定也累了。

    “行,那我先挂了。”苏晴说着,真打了个哈欠。

    “去吧。”时薇点点头,然后等着屏幕暗下来,将平板收好。

    “我看这次裴子恒是来真的了。”看着时薇收平板,霍兰这么说了一句。

    时薇说:“能确定吗?”

    苏晴是她的朋友,她看的出来,苏晴虽然没答应裴子恒,可其实心里是早就已经对裴子恒动心了。

    不出意外的话,这一次的返家之后,两人估计就要确定关系了吧。

    “我以前见过不少裴子恒的女朋友……”说到这里,霍兰停顿了一下,“不应该是女朋友,应该说是炮友。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过,更别说是开这么远的车特意送她回去,还给她的母亲煲汤,这要让裴家的人知道了,肯定得立马拉着他去医院做亲子鉴定的。”

    裴子恒是个什么尿性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次他可完全是脱胎换骨了一个人啊。

    虽说他一直在外界的形象是个花心大少,可也不得不承认,当一个花心大罗卜收心的时候,那就说明,他是真的遇到了心甘情愿被套牢的那个人。

    时薇现在只希望,苏晴就是那个人。

    她可不愿意让苏晴走自己这样的路子。

    “不过时薇姐你也别担心,裴家没有我们家这么复杂的。”霍兰又道,“裴家父母很好,他们家有两个儿子,裴子恒是小少爷,从小娇惯着长大,家里的生意不用他插手,全是裴大哥在打理,裴大哥的人品绝对是杠杠的,嫂子也很好,裴家不会看女方出身。”

    总之用霍兰的话来说就是,裴家虽然家大业大,但完全没有霍老爷子的那副脾气,认为要门当户对。

    如果裴子恒真的带了苏晴回去啊,那估计裴家的人会急吼吼的希望隔天就赶紧举办婚礼把人给套牢了,千万不能让苏晴跑了。

    毕竟要让裴子恒喜欢一个人,那可是比登天还难的。

    “那就好。”

    时薇轻轻笑起来:“苏晴其实一直都没谈过恋爱,这么说来,还是裴子恒赚了。”

    听见这话,霍兰震惊:“不会吧,她跟时薇姐你岁数差不多……怎么连恋爱都没谈过呢?”

    “因为至今没有一个男人能忍受得住她的考验。”当然,裴子恒是除外的。

    当初追苏晴的那些人,顶多一个月,实在得不到苏晴的回应便转头找下一个目标了。

    可裴子恒不同,面对着苏晴的冷脸他是越挫越勇,哪怕苏晴永远不给他一个好脸,他也能随时都笑眯眯的出现在她面前。

    或许一开始裴子恒只是想征服苏晴,毕竟苏晴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拒绝他的女人。

    却没想到最后被征服的人却是他自己。

    “那我可真得佩服裴子恒的毅力了。”霍兰啧道。

    时薇轻笑着,没有说话。

    隔了一会儿,又问:“你跟我师傅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