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霍兰还是听从了时薇的话,起身回了房里。

    她倒也不是真的担心霍振廷,只是因为她现在情绪不稳,所以霍振廷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但当她自己冷静下来后,又觉得霍振廷说的的确是对的。

    现在还不到时机,时机不成熟,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将成为让他们无法翻身的可能。

    虽然霍兰还不知道霍振廷说的时机是什么,但就像时薇说的,她要相信霍振廷。

    等霍兰走了以后,时薇才问霍振廷:“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她刚才可看的很清楚,霍振廷那样子哪里像是没什么打算。

    “你等着看吧。”霍振廷轻声道。

    时薇知道,霍振廷这是不愿意告诉她了。

    不过她也没那么八卦,霍振廷不说她也不追问。

    “那早点睡吧。”时薇打了个哈欠,“放着霍兰一个人没事吗?”

    她的心里还是担心霍兰。

    “没事。”但霍振廷却像是习以为常了一样,“以前也没见她出什么事。”

    霍振廷这话说的比较委婉,时薇总觉得,他其实真正想说的,应该是霍兰已经习惯了吧……

    毕竟照他那么说,霍兰以前也经常因为脾气的问题被霍老爷子收拾,早就习惯了,所以这会儿也不会有什么事。

    没来由的,时薇心里有些心疼霍兰。

    这一夜时薇没怎么睡得好,不过霍振廷跟霍兰也没怎么睡,导致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霍兰的眼睛都还是肿的。

    不过脸上倒是好了一些,还稍微有一些红,没什么大碍,她戴了个口罩,彻底看不出来了。

    到了机场时,霍振廷帮霍兰把行李拿下来,说了句:“路上小心,在学校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不会有事的。”霍兰满不在乎。

    “身上钱够吗?”时薇问了一句,虽说霍兰不像差钱的样子,但她还是想问一问。

    而霍兰听到时薇的问题,则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们两个搞的很像我爸妈一样。”

    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是不知怎么地,说完后霍兰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郁郁,连霍振廷也轻轻皱了皱眉头。

    时薇看了两人一样,没有说话。

    “走吧。”最终还是霍振廷打破了平静,他拍了拍霍兰的肩膀,将行李箱递给她,“别误了航班。”

    “那我走了。”霍兰朝两人挥了挥手,“再见。”

    “路上小心。”时薇眼眶微微一红。

    她果然还是不适合送人这种事情,看到谁走她的心里都会难过一下。

    “走吧,我们也该去上班了。”霍振廷揽着时薇的肩膀转身。

    “霍兰下次什么时候回来啊?国庆节吗?”时薇问。

    “或许吧。”

    “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关心的样子啊?”

    “话怎么那么多。”

    “…………”

    ……

    由于霍振廷说时薇话多,于是在到达工作室之前,她当真一句话都没再跟霍振廷说。

    要下车之前,她想要打开车门,但是霍振廷麻利的落了锁。

    “开门。”时薇回头瞥他一眼。

    “这几天自己小心点。”霍振廷说,“我会很忙,可能会没时间顾及你这边。”

    时薇原本还在跟他闹脾气呢,但是听到他这句话后,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忙什么?”

    他难道是要忙着把霍家重新再取回来吗?

    “一件大事。”霍振廷微微一笑。

    “哦。”时薇显得兴致缺缺。

    “不好奇是什么事?”霍振廷又问。

    时薇则是耸耸肩:“我问了你也不会告诉我,我干嘛还要自讨没趣。”

    霍振廷笑起来,伸手捏她的脸:“好了,去上班吧。”

    说话间,他已经重新将车门的锁打开了。

    时薇将他的手从自己脸上拍开,不满的瞪他一眼:“再捏,再捏就成包子脸了。”

    她走下车,不情不愿一般的对他说了句路上小心,然后自己迈开步子走了。

    霍振廷望着她的背影,无奈的扬唇轻笑了一声。

    目送着她进入大楼后,他才发动车子上路。

    他拿着自己的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电话那头接通时,他脸上的笑容已经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冰凉:“那件事,可以开始了。”

    时薇到工作室的时间比平时稍微晚了一些,工作室里其他员工基本都已经到齐了,她跟大家打了声招呼,然后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

    正好有个客户电话过来,时薇直接接通,电话是之前被傅佳从时薇手上抢过去的那个叫凌萱的明星经纪人打来的。

    电话里,经纪人说希望有机会可以跟时薇见面谈事情。

    时薇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经纪人说:“之前的事情是我们不对,但是从傅小姐手里出来的作品,凌萱并不满意,所以还是希望能够跟时小姐合作。”

    时薇淡淡道:“经纪人小姐,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吗?”

    她的话可谓是毫不留情面,但即便如此,经纪人也还是得受着,并且还得赔笑脸:“其实这件事是我的责任,凌萱并不知道设计师已经换人了,是我瞒着她的。时小姐,真的很抱歉,只要您愿意过来,价钱方面我们也可以重新谈的。”

    这意思是还想跟时薇重新讲价了。

    时薇虽然心中有些怒气,却也是知分寸的人。

    现在工作室运作艰难,不管是什么样的业务都值得一试。

    所以思量片刻后,时薇道:“地址。”

    经纪人一听,连忙将地址报过去:“时小姐,真的很感谢您。”

    时薇没有再说话,而是挂了电话,然后问苏黎:“你有车吗?”

    苏黎一愣,摇头:“没有。”

    时薇正要说话,便听见萧一诚说:“时薇姐,我有车。”

    时薇一想,凌萱这件事萧一诚也是知道的,带他去也好,遂点了点头:“那走吧。”

    见两人收拾收拾要准备走,苏黎也忙道:“时薇姐,我也要去!”

    她的主要任务是为了保护时薇,而且boss已经下令了,最近一定要跟在她身边保护她的安全,所以她一定得跟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