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思琦的话让时薇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用力咽了一口口水,才道:“宫思琦,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我们之间是敌人,你也休想让我动摇。”

    留下这一句话后,时薇便转身离开了。

    她走到自己的车旁,打开车门上车,然后发动离开。

    宫思琦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淡淡笑着看她的车子在夜色中离去。

    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走了过来,对她恭敬的弯腰:“小姐,已经办好了。”

    “知道了。”宫思琦摆了摆手,那男人会意的离开。

    宫思琦再一次望向已经看不到时薇车子的方向,冷冷勾了勾嘴角。

    时薇,我就不信这一次还要不了你的命!

    ……

    时薇开车离开山庄后,路上车少,她开的很快,像是在用这种方式发泄心头的怒火一样。

    每次见到宫思琦都没有什么好事,宫思琦脸上的那张面具比叶初雨的面具戴的时间更久,根本没有人会知道宫思琦的内里根本就是一头狼,并非是白兔。

    而宫思琦最后的那句话也再一次浮现在了时薇的眼前,将她所有的思绪都搅乱了。

    她很明白宫思琦说那些话不过是为了瓦解她对霍振廷的感情,可她还是不得不承认被影响到了。

    时薇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将心头的那股怒火压制了下来,她想要在路边停下来缓一缓,可是一踩刹车,竟然没动静!

    车速还是没有降下来,时薇以为是自己没有踩到,她确认了过后再一次踩下去,可车子还是维持着原来的速度!

    时薇的心头突然猛沉下来,她倏地明白过来宫思琦今天的目的是什么了!

    她刚才说的那一番话就是为了故意激怒时薇,人在生气的情况下车速会不自觉的提高,甚至会超速行驶,就比如她现在这样。

    这种情况下发生车祸的几率也非常高,而宫思琦竟然对她的刹车动了手脚!

    时薇踩了好几次刹车都没用,完全失灵。

    她急忙去拿手机想要打电话求救,可是手机没拿稳直接掉在了座椅下方去,她单手把控着方向盘,右手去摸手机。

    就在她快要拿到手机的时候,突然对面传来一声巨大的喇叭声,两束灯光打过来照在她脸上,让她完全看不清前面。

    时薇心头一慌,方向盘直接向右打去,等她看清前面后,一棵树猛地出现在中间,她直接撞了上去!

    霍兰在家里一直等时薇回来,本来时薇说的是只要四个小时的,可是直到霍振廷到家了时薇都还没回来。

    “哥,时薇姐还没回来。”

    霍振廷一走进家门便听见霍兰担忧的声音道。

    “她还没回来?”霍振廷的动作一顿,“去哪儿了?”

    “说是要去郊外的一个山庄给客户送东西,之前说正要四个小时就能回来,可是现在都已经快十点钟了。”霍兰满脸的担忧,“时薇姐的手机也关机了,一直打不通,哥,你说不会出事吧。”

    “知道要送去哪个地方吗?”霍振廷皱起眉头,问。

    “不知道。”霍兰摇摇头,她突然想起来自己之前让时薇开了定位,“不过我可以定位到时薇姐手机最后出现的地方!”

    这时候霍兰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机智。

    她用电脑很快的查出来了定位。

    “根据定位,最后出现的地方应该是在距离xx山庄几公里的地方。”霍兰说。

    “坐标发到我手机上,我马上过去。”霍振廷丢下这句话后便出了门,霍兰也不敢耽误,当即便将坐标发了过去。

    做完这一切后,她关了那个页面,然后顺便浏览了一下新闻页面。

    本来只是顺手点进去的,但是这一点进去便再关不掉了。

    有一条即时新闻就是几分钟前才登上去的,上面说在郊外某地发生重大车祸,根据现场拍来的照片,虽然那辆车头已经毁坏的不成样了,但是视频中那一闪而过的车牌号却让霍兰整个人都僵住了。

    那是时薇的车子……

    她怎么会出了车祸呢?

    难怪联系不到她了……

    霍兰不敢多想,连忙打电话给了霍振廷,电话里,她都差点哭出来:“哥……时薇姐出事了,我刚在新闻上看见她出了车祸……”

    电话里面很久都没听到霍振廷的声音,霍兰几乎要以为他没听见,正要再说一遍的时候,他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知道了。”

    阴沉,冷硬,还带着怒气。

    霍兰还想要说什么,但霍振廷已经把电话挂了。

    她又看了看那条新闻,越看越觉得心里沉重。

    车子被撞的那么厉害,时薇在车里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可是新闻上却说,在记者到达之前,车里的人就已经被救走了,但没人知道被谁救走了,所以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时薇去了哪里。

    ……

    时薇恢复意识的时候,感觉自己浑身像是被车碾过一样的疼,哪里都痛,像要裂了。

    她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四周,这好像是医院……鼻尖还有消毒水的味道,四周也是白茫茫的一片。

    她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来到这里之前的事情。

    她的车被动了手脚……刹车失灵,然后撞到了树上,紧接着她被弹出来的安全气囊震晕。

    想到这里,时薇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

    她的右腿打着石膏,身上也有一些地方缠着纱布。

    就在时薇看着自己的伤口时,病房的门被推开。

    走进来的是医生和护士,医生看见时薇醒了,脸上扬起笑:“感觉怎么样?”

    “疼……”她呲了呲牙。

    “疼是肯定的。”医生道,“不过你很幸运,醒的早,送来医院的时间也很及时,那么大的一场车祸,你居然只是伤了一条腿。”

    时薇看他一眼,心中暗道:难道是要我两条腿都断了才算正常吗?

    “请问,是谁送我来医院的?”时薇问。

    “是我。”

    医生正要回答,门口突然响起一道耳熟的声音。

    时薇有些诧异的看向门口,季宸走了进来。

    “怎么会是你?”时薇还以为是哪个过路的好心人把自己送来了医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