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暂时不用管。”时薇摁了摁额角后,叹了一口气,“好好准备夏季展会吧。”

    布鲁克先前已经邀请她参加展会了,或许展会上是一个翻身的机会。

    霍老爷子或许权势大,但她相信布鲁克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那好吧。”傅佳只能道。

    不仅时薇了,就连傅佳自己都感觉这件事越来越离奇,好像自从时薇跟林萧然离婚以后,工作室的麻烦就一波接着一波,上次的事情都还没解决呢,这次又接踵而来了。

    傅佳离开后,时薇坐在办公桌上想画设计图,一连画了好几副都不满意,索性全部撕了扔了重来。

    正在时薇心里烦躁不安的时候,她的手机进来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

    她接起来:“喂,你好。”

    “请问是时小姐吗?”那头传来一道陌生女人的声音,“是这样的,我想跟您约个时间面谈定制礼服的事情……”

    这个电话对于时薇来说就是一个救星,她正好在愁没有订单呢,这个客户就送上来了。

    时薇自然是同意了,然后跟她约了时间地点,再放下手机时,她才感觉稍微好了一点。

    只是第二天到达地点时,她却看见林萧然坐在订好的位置上,她看到的一瞬间以为是自己看错了,直到林萧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她才咬了咬牙,走过去。

    “你在这儿做什么?”时薇的脸色算不上好看。

    林萧然说:“先坐吧,周围这么多人呢。”

    时薇看了一眼周围的人,最终还是冷着脸坐了下来。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时薇再次发问,满脸冷声,“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委托我的是位女客户。”

    “对,是女客户没错。我很清楚,你如果知道是我的话,今天肯定不会来的。”林萧然道,“小薇,我们之间一定要变成这样吗?”

    “那要不然呢?”时薇冷笑一声,“林萧然,我发现你这人很健忘啊。那可真是巧了,我还偏偏就是个爱记仇的人,你之前跟韩梦所做的一切我可是都还没忘。”

    “之前的事是我对不起你……”

    “你跟韩梦又是打我又是给我下药的,一句对不起我就想得到我的原谅?”时薇嘲讽出声,“林萧然,这么久没见你好像越来越天真了啊。”

    “时薇。”林萧然的脸色不大好看,“我都已经道歉了,我也想给你弥补,你还想怎么样?”

    “要是我把你打个半死又给你下药,你会原谅我吗?”时薇面无表情的道,“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考虑问题还是不要太天真的好吧。”

    “我跟韩梦结婚了。”林萧然像是没听见时薇的话一样,自顾自的说道。

    时薇勾了勾嘴角:“关我屁事,你们俩离婚也是你们自己的事,跟我说干嘛啊?”

    “我只是想说……我们回不去了吗?”林萧然脸上划过一抹懊悔,“时薇,我很希望我们能够回到以前那样。”

    “你是还在做梦吗?”时薇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凭什么认为我到现在了还会跟你重新过?林萧然,在你跟韩梦出轨的那一刻我们之间就很清楚了,我们一辈子都不可能了。”

    “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不也是怪你吗!”面对时薇的冷言嘲讽,林萧然也再维持不住自己的温和,表情逐渐变得冷沉,“我们结婚三年,你的心里还一直想着张少宁。”

    “放屁!”时薇听见他这话,简直是要忍不住爆粗口了,“结婚的时候我就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跟张少宁已经是过去式,是你不相信我现在还把出轨的理由怪在我头上?林萧然,你这脑回路够清奇的啊。我还真是头一次见人甩锅甩的这么清新脱俗。”

    “你敢说你当初同意嫁给我不是跟张少宁离开有关吗?”林萧然脸色铁青,“从一开始你就不是因为爱我才跟我结的婚。”

    事到如今了,再来谈爱不爱的问题也没有任何意义。

    “你拐着弯把我约出来,就是想跟我讨论那些过去三年的事情吗?”时薇讥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要走了,我很忙。”

    “忙?”林萧然不屑的说,“时薇,你骗的了别人你骗不了我,你的工作室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生意。”

    听到这话,时薇紧紧咬了咬下唇:“我怎么样不关你的事。”

    “有人传言你是跟霍振廷在一起了,所以才被人背后下阴招。”林萧然终于说到了正点上,“时薇,我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你跟霍振廷没有关系。”

    “我跟他有没有关系有你什么事啊?林萧然,你是我的谁啊?我妈都不管的事你还上赶着跟前来凑什么热闹?”时薇说,“不是我说,你这喜欢吃回头草的毛病能不能改改?要是让韩梦发现了你觉得她会怎么做?”

    提到韩梦,林萧然脸上的神色稍微停滞了一下,但是下一刻又道:“你觉得让外界知道你跟霍振廷在一起了,你会怎么样?”

    “我求求你,赶紧去说。”时薇莞尔一笑,“我正愁现在曝光率低呢,你去说了正好啊,我还愁什么啊。”

    “你能不能要点脸?”时薇这无所谓的态度终于激怒了林萧然,“时薇,你就一定要这么犯贱吗!”

    “咱们俩现在犯贱的到底是谁,不用我说吧。奉劝你一句,韩梦可没有我这么好说话,要是她发现你私底下偷偷跟我见面,你看她怎么收拾你。”

    时薇站起身,提着自己的包包,居高临下的看着林萧然说:“我请林先生以后千万别再找我了,我惹不起你们我还躲不起嘛。”

    她最不想见到的就是林萧然跟韩梦这一对了,可他们俩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借口出现在她的眼前。

    她好不容易有的一点好心情就这样被气没了。

    坐上车后,时薇给苏晴打了个电话:“几点下班?”

    “早着呢,这才几点啊。”苏晴道,“怎么了?听你声音好像不对啊。”

    “林萧然又在我眼前来晃了,晃得我眼睛疼。”时薇揉了揉眼睛,“我过来找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