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奇犽!小心!”

    脑袋正在高速运转面对这种情况该怎么办的奇犽一时没有注意到旁边的骷髅怪, 但其实也不用小杰提醒,奇犽自身的‘防御机制’就会做出本能地反应,虽然这些骷髅怪处理起来很麻烦,但它们也很弱, 只需要‘轻轻’的一拳, 就能打碎, 只是数次的‘重生’很麻烦就是了。

    轻易地躲开骷髅怪的攻击,奇犽看也不看的反手一拳,骷髅怪瞬间僵住, 然后从脸部开始, 碎掉了。

    “奇犽!别发呆了,小心一点啊。”小杰解决掉两个向他同时扑来的骷髅怪,说道。

    “哈?这句话应该对你自己说才适合吧。”奇犽双手插进裤包里, 右脚向前踢去,踢碎了前方袭来的骷髅怪。

    就这样, 十分钟后——

    发现无论怎么打,骷髅怪的数量好像都没有丝毫减少, 甚至还更多了, 奇犽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于是才有了这一个打给糜稽的电话。

    即将成年的奇犽比起当初十二岁离家出走的他要成熟了很多,比如这次,面对糜稽的嘲讽, 奇犽不像以前那样像炸了毛的猫立马怼回去, 而是选择性无视, 直接说道,“喂,笨猪,你帮我查一下,”知道自家二哥下一句会是什么,奇犽紧接着道,“你肯定没有见过。”

    在漫长的等待中——其实也就是五分钟左右,那边安静的只听得见敲打键盘的声音停止了,糜稽说话了,“不可能啊,我居然真的没有见过这个东西!”

    糜稽也不知道?奇犽多少有点惊讶。

    嘴上虽然喊着笨猪,整天和糜稽过不去,但其实奇犽还是多少有些佩服这个二哥的,只是碍于面子,到嘴的话最后还是会变成了嘲讽。

    糜稽:“我解析了好几遍关于这个骷髅的数据,发现这个骷髅对念能力有压制作用。”

    奇犽:“压制作用?”

    糜稽:“对!就像是普通的格斗游戏,每个属性不同的人物,都会有相对应的克制的属性。”

    奇犽:“那怎么解决?”

    糜稽:“还能怎么解决,都说了有压制作用,也就是说,就算你比对方强个十多倍,在压制作用下,你也有很大可能会输,你又不是没玩过格斗游戏。”

    奇犽皱着眉,看着还在‘奋战’的小杰,犹豫着要不要说‘干脆我们不要管了吧’这种话。

    在脑海里轻松模拟了十几遍他们的对话结果,最终答案是:小杰绝对不会答应的。

    所以才说小杰这种倔的十头牛都拉不走的脾气和很莫名其妙的原则让奇犽有些时候感到很崩溃。

    江华:......

    她这是被狐之助公报私仇传到地狱来了?

    狐之助:我不是我没有!qaq

    “咦?你怎么在这?”一个头上长角的鬼手里抱着一沓资料,从江华身边经过,待看清江华的模样后,犹豫地停下了脚步,问道。

    江华没有说话,她知道这个人,啊不,是鬼认错人了。但她不打算说出来,她想从这个鬼身上套出些话。

    “是找不到路了吗?”鬼问道,“算了,走吧,我带你去报道。”

    江华跟在这个鬼的身后,一路上经过了很多层地狱,见识了很多种酷刑,最终被带到了一处殿门口。

    “一会进去了第一个路口你往左拐,找到人事部去报道,我要去交资料,所以不能带你去。”鬼说完后就进去了。

    江华看着周围不停进进出出的鬼,想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走进殿内,是一条望不见尽头的走廊,每隔十米,就会有一个路口。

    按着前面那个鬼的指示,江华在第一个路口左拐,在经过了后勤部、记录部、创造部后,终于找到了人事部。

    “......你就去拔舌地狱吧。”

    江华隐隐约约听到什么声音,然后门打开了,走出来一个同样头上长角的鬼,鬼看到江华愣了一下,然后脸迅速红了,结巴地说道,“你......你也是新来的吧。”

    江华没有说话。

    “外面的新人进来。”房间里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

    “你进去吧,不......不用害怕!”鬼红着脸小声说完,就低头害羞地跑开了。

    江华:......

    走进房间,顺带关上了门,江华看了一眼房间里的布局,四周全都放满了书架,书架上也都放满了书,江华估计起码也得有个几千本。

    “坐。”

    江华收回视线,坐到了位置上。

    她的对面坐着的是一个秃的脑壳发亮的中年......鬼,鬼带着一副平光眼镜,看起来很严厉。

    “以前做过什么工作?”

    “......”江华想了一下,发现她还真没打过工。

    秃头鬼双手撑着头,镜片反光,“既然没有工作的经验,那你擅长什么?”

    又是一阵沉默。

    在秃头鬼开口前,江华犹豫着说话了,“......打架?”

    秃头鬼:......

    最后江华被秃头鬼安排去了第四层:孽镜地狱。

    孽镜地狱:在阳世时犯了罪,却通过门路,上下打点瞒天过海,逃过惩罚。但人总有一死,死后将坠入孽镜地狱。

    孽镜地狱的执法官要做的就是用一些手段,使之悔过。

    至于是什么手段,你只需要血腥的要打上马赛克就知道了。

    这样说来,还真挺适合江华的。

    莫名其妙就被秃头鬼嘴里说的前辈带到了孽镜地狱,江华看着杀红眼的‘前辈’,耳里是犯了罪的亡者凄厉的惨叫。

    “前辈......?”江华喊了一声。

    然而这个鬼前辈已经完全沉浸在了惩罚亡者之中,完全听不见她的声音。

    算了。

    江华叹息了一声,准备自己到处走走,说不定能感应到她的刀呢。

    噗——!

    又一个亡者被砸的血液喷溅,江华干脆打开了自己的伞,免得这血溅到了她身上。

    江华就这样到处闲逛着,看到的场景是越来越血腥,江华推测自己可能是在往下走。

    既然孽镜地狱是第四层,那么她现在,可能已经是在第七层了。

    因为她看见的执法官不再是鬼,而是动物。

    看着可爱的小猫手里拿着石头,凶狠地砸着亡者的脸,砸的亡者一脸血,如此凶残,和现世里的宠物猫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咔叽咔叽~咔叽咔叽~”

    江华听到磨刀的声音,望向了声源处。

    一只雪白的兔子正磨着一把比它还高的菜刀,嘴里好像还哼着什么。

    江华走到兔子面前,看着兔子磨刀。

    十五分钟后——

    磨好刀的兔子刚准备把刀放在身旁的刀架上,就看见身旁多出来了一个人。

    “啊呀!”兔子好像被吓到了,发出一声惊呼,虽然声线没什么变化,“抱歉呐,太入神了,没有注意到你,有什么事吗?”

    兔子的声音软糯糯的,像小女孩的声音,甜美柔软。

    “请问你知道这哪里的刀最多吗?”江华问道。

    “哪里的刀最多?”兔子抬头想了想,“拍卖场吧!说起来还有两天拍卖场就开了,你也是运气好,这拍卖场一年只开一次。”

    ......就算错过了,那也只是事情变的麻烦一点。

    “到时候我也会去呢,你要一起去吗?”兔子看向江华,问道。

    “好。”求之不得。

    两天后——

    稍微提一下,估计会有人问这两天江华晚上都是怎么过的,当然是逛着逛着就过去了,是的,江华没有睡觉,与她而言,就算一个月不睡上一觉,身体也不会出问题,顶多就是精神会有些疲惫。

    和江华想的不一样,所谓的拍卖场是在一块巨大的空地上举行的,兔子和江华因为去得早,靠前的位置还没有坐满,于是一人一兔坐在了舞台中央的第三排位置。

    拍卖还没有开始,舞台右边有一个巨大的钟楼,钟楼上有一个屏幕,屏幕上显示的是开始拍卖的倒计时。

    距离拍卖开始,倒计时:00:58:03

    其中一顶黄帐篷前。

    小杰穿着白背心,绿裤衩,头发因为不打理而凌乱地散落在了肩头。说起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小杰一头冲天的坚硬绿发变的柔软了不少,现在已经能安静地靠在肩上,而不是直直地立起。

    江华从帐篷里刚出来,就看见小杰正在打电话的侧影。

    小杰对着江华的这面逆着光,他强壮结实的后背挺立,粗壮的胳膊肌肉扎实,充满了无穷的力量,鼻梁坚挺,一双红橙色的眼睛炯炯有神。

    嘟——嘟——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杰的眉毛渐渐皱起。

    小杰失落地挂断了电话,对面一直不接,他也不可能一直打着,也不知道奇犽有没有到家,按照以往的情况来说,奇犽到家了都会给他打给电话或是发条短信,可这次没有。

    难道是家里出了什么大事?奇犽离开的时候确实说了他家好像是出了什么事情,他必须要回去看看,临走前还抱歉地对他说过,“我会尽量早些来找你的。”

    想到这,小杰眼睛里的亮光都暗沉了不少,心里气呼呼的。

    什么嘛!都过去了五天了!他不相信奇犽还没到家,可既然奇犽到家了,那为什么不跟他联系?但转而又想,万一奇犽家里是真的出了什么大事导致他没空联系他呢?那他不是冤枉人家了。可难道连发条短信的时间都没有?他才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