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吃完最后一口菜, 江华将筷子放在了晚上,对长谷部说道,“以后没有必要给我做这么多吃的,会很辛苦。”

    “不不不!能为江华大人做事, 是我长谷部一生的荣誉!”长谷部因为审神者的体谅而觉得整个人都要升华了, 他又看向审神者桌上一盘也不剩的饭菜, 盘算着这可能还是少了,下次在增加个五六道菜好了。

    江华一眼就看穿了长谷部的打算,开口道, “以后就给我准备正常人食量的饭菜就好了。”

    “这怎么行?我怎么能让江华大人饿着?”长谷部立马否决道。

    “不会的。”江华轻轻说道。

    一阵清风吹过, 吹起江华的刘海,露出一片光滑的额头,粉色的花瓣飘飘扬扬落下, 恰好有几片花瓣落到了江华的头上,给江华橘红色的头发增添了一些别样的颜色。

    “我不会觉得饿的。”

    “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樱花的香气太浓, 长谷部觉得自己的头晕晕的。

    “我也许,不是人类吧。”这是江华第一次对外说出自己的身份。虽然这个身份是她自己的猜测, 但可能性极高。

    江华失忆了, 她自己知道——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没有以往的记忆。一睁开眼就看见了狐之助,跟着狐之助的指引与本丸签订了契约。可在来到这里之前,她应该是已经死了的。

    为什么要说应该, 因为江华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死了。

    要说她死了, 可她现在经历的一切都那么真实;要说她没死, 她胸腔里的那颗心脏没有跳动过一次,沉寂的仿佛死了一般。

    她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这一切到底是不是都是她的幻想、她为自己编织的梦境。

    她以前是怎样的一个人?有着什么样的经历?与什么人有过联系......?她一概不知道。但她迫切地想要知道。

    每个夜晚,江华总能听见有人在呼喊自己。

    “妈咪。”

    “妈妈。”

    两道青涩稚嫩的童男童女声呼喊着她,声音都呼唤她叫[お母さん]注解1

    她大概是有两个孩子的,可现在,她好像把他们弄丢了。

    这砸门的熟练度,估计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然而即便闹出了这么大动静,里面昏睡的白泽也还没醒。

    鬼灯直直地走到了白泽的房门口,准备故技重施:砸门。

    这边,江华很确定自己感应到了自己的刀的位置,就在这间药铺里。

    不去听那边轰隆的吵闹声音,江华观察了一分钟后,走到了柜台前,仰头望着上方的木架。

    那木架上可能放着她的刀。

    江华一跃而起,看见木架上放着一把刀,那刀就是她的刀没错了。伸手拿过她的刀,轻巧的像猎豹一般轻盈地落地,江华看着自己手中的刀,尝试着输送了一点灵气。

    手里的刀发出白色的耀眼光芒,同时手里的刀剑消失,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脸色苍白的少年。

    是药研。

    “江华大人......?”药研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沙哑,像是很久没有说过话的人。

    “感觉怎么样?”江华关心地问道。

    “因为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被灵力滋润,现在有些不适应,过一会儿就好了。”药研说道。

    “我先送你回去吧。”

    闻言,药研一愣,皱着眉,一脸不赞同道,“留您一个人?这怎么可以。”

    “怎么?你不相信我吗?”江华笑道,亮眼弯弯。

    “不是不相信您,而是不论什么情况,一旦涉及到了安危的问题,就绝不对掉以轻心。”药研抬了抬眼镜,严肃地说道,像个小大人,“而且,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还要来救我们,这很危险。”

    药研很清楚他们这一队在穿越时,被动荡的时空能量传送到了其他地方,一旦遇到这种千万分之一的情况,他们几乎只有死路一条,没有哪个审神者会愿意去救他们。

    因为遇到这种情况了,时之政府会发送丰厚的补偿给审神者,审神者没必要为了不可能找回的刀剑而去赌上自己的性命,这样得不偿失。

    “真是的,你们一个个都要问这种问题。”江华无奈地说道,“因为你们每一个,都是我最珍贵的宝物啊。”

    “所以,当然要拼上一切去救你们了。”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

    “就说我在这把刀上感觉到了一丝微弱的可以忽略不计的神力,原来是你的付丧神啊。”被鬼灯揍的像猪头一样的白泽揉着自己红肿的脸,口齿模糊地说道。

    “我听药研说了,如果不是你,恐怕他就要消失了。”江华摸了摸坐在身旁的药研的头,而后转过头看着白泽,认真地说道,“谢谢你。”

    如果不是白泽给药研输送了点神力,恐怕药研撑不到她的到来。虽然不同属性的神力相撞只会让对方情况更糟,但如果只是少许的不带攻击意识的,就能为对方掉着命。

    所以药研才会如此虚弱,但不至于消失。

    这个男人虽然看样子轻浮了点,但本质上也不是什么坏人,不然就不会住在天国了,人家好歹也是一只瑞兽。

    就是花心了点。

    “嗨,谢什么谢。”白泽甩了甩手,一脸不在乎,“他能活下来也是靠他自己坚强的信念,不然谁也救不了他。”

    “但你救了他是事实,还是得谢谢你。”江华说。

    “如果一定要谢我的话,那不如......”白泽笑嘻嘻地说道,搓着手,就靠近江华,然而话还没说完,他就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杀气,身体一僵,若无其事地退了回去。

    “哈哈哈,那不如好好待他。”白泽都要哭了。

    也不知道最近鬼灯是发什么疯,他一旦接近小姐姐,手还没摸上,就被突然冒出来的鬼灯按在地上一顿揍。

    说来也奇怪,最近他都已经很小心地避开鬼灯了,就连妲己开的店都不去了,免得被这个小心眼的鬼副官盯上,但为什么都已经离的那么远了!还能被抓到!

    他都怀疑是不是鬼灯故意的了!跟踪他什么的!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鬼副官怎么可能一天闲的没事专门去盯他,这个出了名的工作狂,就连他的上司阎魔大王都为他捉急,担忧他的副官以后找不到老婆。

    阎魔大王:真是为鬼灯操碎了心。心累。orz

    白泽:我真是日了狗了!!

    江华看了一眼在一旁把玩着手中器具的鬼灯,又看了看苦不堪言的白泽,心里明了了什么,对白泽说道,“今日叨扰了,我和药研就先走了,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

    白泽念念不舍地看着美人离开。

    江华在走到门口时,又说了一句,“特别是感情上的事,可以随时来找我。”

    白泽:!!

    难道这是美人在约我!

    .

    地狱。

    带着药研回到了地狱,江华准备找一家客店开间房。她可以不睡觉,但药研不可以。

    药研:其实我也可以不睡觉的,只要变回原型你带着我就好了。

    然而药研不知道,他还以为是审神者需要睡觉,人类晚上是需要休息,睡觉的。长时间的不睡觉,人类是会死的,他们很脆弱。

    江华知道自己身上还剩了些钱,但都是在上一个世界的时候,小杰给她的,不知道这些钱在地狱能不能用。

    幸运的是,这些钱能在地狱使用。

    开房的时候,江华要了两间房,她和药研一人一间,却又被药研不赞同地说了一通,“要是晚上有坏心之人要暗害您怎么办?我是一把短刀,就是在这种时候派上用场的。”

    江华:......

    最后江华还是成功地说服了药研,理由是“再怎么说你也是异性,我怎么能和你住一间呢”为由。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药研脸红的滴血。

    审神者怎么这么污!【划掉】

    江华:......

    她这是被狐之助公报私仇传到地狱来了?

    狐之助:我不是我没有!qaq

    “咦?你怎么在这?”一个头上长角的鬼手里抱着一沓资料,从江华身边经过,待看清江华的模样后,犹豫地停下了脚步,问道。

    江华没有说话,她知道这个人,啊不,是鬼认错人了。但她不打算说出来,她想从这个鬼身上套出些话。

    “是找不到路了吗?”鬼问道,“算了,走吧,我带你去报道。”

    江华跟在这个鬼的身后,一路上经过了很多层地狱,见识了很多种酷刑,最终被带到了一处殿门口。

    “一会进去了第一个路口你往左拐,找到人事部去报道,我要去交资料,所以不能带你去。”鬼说完后就进去了。

    江华看着周围不停进进出出的鬼,想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走进殿内,是一条望不见尽头的走廊,每隔十米,就会有一个路口。

    按着前面那个鬼的指示,江华在第一个路口左拐,在经过了后勤部、记录部、创造部后,终于找到了人事部。

    “......你就去拔舌地狱吧。”

    江华隐隐约约听到什么声音,然后门打开了,走出来一个同样头上长角的鬼,鬼看到江华愣了一下,然后脸迅速红了,结巴地说道,“你......你也是新来的吧。”

    江华没有说话。

    “外面的新人进来。”房间里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