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奇犽!别发呆了, 小心一点啊。”小杰解决掉两个向他同时扑来的骷髅怪, 说道。

    “哈?这句话应该对你自己说才适合吧。”奇犽双手插进裤包里,右脚向前踢去,踢碎了前方袭来的骷髅怪。

    就这样,十分钟后——

    发现无论怎么打, 骷髅怪的数量好像都没有丝毫减少,甚至还更多了,奇犽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于是才有了这一个打给糜稽的电话。

    即将成年的奇犽比起当初十二岁离家出走的他要成熟了很多, 比如这次,面对糜稽的嘲讽, 奇犽不像以前那样像炸了毛的猫立马怼回去,而是选择性无视,直接说道,“喂, 笨猪,你帮我查一下, ”知道自家二哥下一句会是什么, 奇犽紧接着道, “你肯定没有见过。”

    在漫长的等待中——其实也就是五分钟左右, 那边安静的只听得见敲打键盘的声音停止了,糜稽说话了, “不可能啊, 我居然真的没有见过这个东西!”

    糜稽也不知道?奇犽多少有点惊讶。

    嘴上虽然喊着笨猪, 整天和糜稽过不去,但其实奇犽还是多少有些佩服这个二哥的,只是碍于面子,到嘴的话最后还是会变成了嘲讽。

    糜稽:“我解析了好几遍关于这个骷髅的数据,发现这个骷髅对念能力有压制作用。”

    奇犽:“压制作用?”

    糜稽:“对!就像是普通的格斗游戏,每个属性不同的人物,都会有相对应的克制的属性。”

    奇犽:“那怎么解决?”

    糜稽:“还能怎么解决,都说了有压制作用,也就是说,就算你比对方强个十多倍,在压制作用下,你也有很大可能会输,你又不是没玩过格斗游戏。”

    奇犽皱着眉,看着还在‘奋战’的小杰,犹豫着要不要说‘干脆我们不要管了吧’这种话。

    在脑海里轻松模拟了十几遍他们的对话结果,最终答案是:小杰绝对不会答应的。

    所以才说小杰这种倔的十头牛都拉不走的脾气和很莫名其妙的原则让奇犽有些时候感到很崩溃。

    “奇犽?”小杰没有看清是谁拉着他躲避了怪物的攻击,但他只需要闻一闻味道就好了,奇犽的气息充斥着他的嗅觉,那是一种名为安心的味道。

    奇犽的脸色很丑,他松开小杰的手,转过身没有说话,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像极了他杀人时的模样,但却还欠缺了一点,那就是杀气。

    奇犽在生气。

    小杰泄气地想。

    在与奇犽一起经历了很多事后,小杰这次不会再疑惑他为什么会惹奇犽生气,而是很清楚奇犽为什么会生气。

    “奇犽......”小杰小心翼翼地喊道,希望奇犽能答应他一声,这样的话就说明奇犽生气并不是生的很恼火。

    但很遗憾,奇犽没有回答他,回应小杰的是一副冷冰冰的背影。

    “我知道错了,下次......”

    “下次下次下次下次......小杰,你永远对我说的都是这句话!”奇犽强忍着内心的愤怒和后怕——没错,奇犽在害怕。

    当小杰快要被怪物攻击到的那一刻,奇犽大脑一片空白,他甚至听不见周围的所有声音,满脑子都是小杰即将被击中的画面,他的心脏一抽,几乎是凭着本能,发挥了自己最快的速度,救下了小杰,即使这样,他们也还是差点被打中,可见怪物的速度有多快。

    而怪物的那一击,直接将小杰刚刚站的房顶毁于一旦,以房子为原点,直径三米的深坑,他在奔跑的过程中,很明显地感觉到了那阵冲击波。

    “奇犽......”小杰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闭上了嘴。

    “你这家伙总是这样,就凭着自己的热血一根筋冲到底,你到底有没有想过你冲上去的后果?就算你不在意自己的生命,但你总得想一下我......”奇犽说到我字的时候只发出了半节音,变扭地改为了,“米特阿姨吧,她要是知道你这样不珍惜自己,她会怎样想?”

    “那个......奇犽......”小杰突然说道。

    “哈?”奇犽对于自己的‘说教’还没说完就被当事人打断,感到有一小丝的不爽。

    “你看周围。”

    奇犽闻言看去。

    密密麻麻的骷髅人把他和小杰包围住了。

    “?!”奇犽脸色瞬间变的很难看。

    啊啊啊!!他怕鬼啊!

    是的,奇犽·揍敌客,生于一个世界的话,应该是鬼怕他才对,毕竟鬼也怕恶人,然而,奇犽却非常地怕鬼,非常的。

    “小......小杰,我们......我们快点走吧!”奇犽紧张地说道。

    “诶?不要嘛!奇犽,你不觉得很好玩吗?它们长的好像骷髅哦!”小杰眨着豆子眼,呆萌呆萌地说道。

    那不是像啊!是根本就是啊啊啊!!奇犽在心里崩溃地呐喊。

    “异世的灵魂......你为何在这里?”女人的声音沙哑难听。

    “你是谁?”江华反问道。

    “我......?”女人想了很久,才说道,“我已经想不起来了,时间过去了太长、太长了。”

    “那是什么?”江华看向女人后面的光球,那光球没有江华刚见时的那么明亮,而是黯淡了不少。

    女人僵硬地回头,看了一眼光球,说道,“寄情。”

    “寄情?”江华重复道。

    女人缓慢地走到光球边,像一个迟暮的老人,而事实是,女人确实很奇怪,她的皮肤僵硬泛着青白色,每一个需要用到关节的动作,都会发出嘎吱嘎吱的脆响,就像很久没有用过的机械,你在用它时,它发出的悲鸣声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