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

    时间过的很快, 距离江华来到这个异世界,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sんцつ

    小杰和奇犽早在一个多星期前就‘冰释前嫌’了, 说是两个人要去解决小杰变/性的原因,小杰倒是想喊上江华的, 但旁边的奇犽一脸不乐意, 江华哪里看不出人家这是想过二人世界, 于是笑了笑就拒绝了。

    窗外太阳高照,大地就像一个巨大的蒸锅, 就连那空气都热的扭曲,阵阵热浪袭来,人们热的受不了, 纷纷躲在家里吹空调。

    江华慵懒地撑着头斜躺在沙发上,头发松散,看着电视。

    ‘嘀——嘀——’

    江华看向自己手腕处闪着红光的手表,坐了起来。

    同时,一个光屏投影在她的面前。

    “审神者大人, 您没事吧?”是狐之助。

    “......没事。”江华可疑地沉默了一两秒,才回答道。

    沉迷电视,都已经忘了自己要做的事了。

    “您真的没事吗?”狐之助担忧地问道。总觉得审神者有哪里变了。

    然而江华还没来得及回答, 一道男声就紧接着狐之助的话传了过来。

    “江华大人!!”

    “哎哟!”

    狐之助被撞到了一边, 整个光屏被一张脸占据。

    “江华大人,发生了这种事, 您为什么不告诉我?这实在是太危险了!要是您出了什么事, 我就连死都无法原谅自己啊!”长谷部眼睛里充满了担忧和焦急, 沉痛地说道。

    江华:......

    好,我知道了,你可以退下了。

    “正因为我信任你,所以才没有告诉你。”江华笑道,眼睛弯弯,嘴角上扬,蓝色的眼眸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窗外斜射进来的太阳而闪烁着点点光芒,她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下,阳光为她镀上了一层柔和的金边,白皙毫无瑕疵的皮肤显得有些透明,“怎么?你不信任我吗?长谷部。”

    长谷部怔怔地看着仿佛散发着圣光的审神者,花了好几秒钟才回过神,脸顿时就红的不行,他咳了几声,眼睛不敢去看审神者,怕审神者发现自己的异样,“我......我当然信任您了!只是......这实在是太危险了,即使我知道您很强大,却还是止不住地担忧您。”

    这样不加掩饰的真心的担忧,江华确实收到了,她的眼神更加柔和了,“抱歉,让你担心了。”

    “诶?”长谷部愣了一下,沉浸在审神者居然给他道歉了的懵圈之中,反应过来后,连忙道,“这本来就是我的职责,怎么能让您给我道歉?”

    江华笑着,没有说话。

    “审神者大人!”长谷部一个没注意,被狐之助卖力地挤到了一边。

    历史惊人的相似。

    “咳咳!时空装置的能量已经蓄满啦!您看看是现在就准备穿越还是......?”狐之助小心翼翼地问道。

    “江华!”

    楼下传来小杰的声音。

    这两人这么快就约完会了?

    “等会说。”江华关闭了视频,走到阳台,低头看着下面的小杰。

    小杰已经恢复了男儿身,只是可惜,他的肌肉没有回来,看起来秀秀气气的,没有力量。

    “小杰?”

    “我给你带了很多东西!”说着,小杰举起手中鼓鼓的深绿色双肩包,向江华抛去,“接着!”

    江华接住背包,愣了一下。

    “我要和奇犽要接着去旅行啦!这次我们准备去黑暗大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可能一年,可能两年......所以来跟你说一声!”小杰傻傻地笑着,一口大白牙在阳光下闪着光芒,“对了,你真不来吗?”

    “你们去吧,好好玩,正好我也有事要离开了。”江华摇了摇头拒绝道,她看着充满了活力的小杰,为他高兴,这下就能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离开了。

    虽然她和小杰只相处了短短的一个月还差一点,但她非常喜欢这个单纯的孩子。

    “咦?你也要去旅行了吗?”小杰眨了眨秒变豆子的眼睛,说道。

    “嗯。”江华点头。

    “那好吧......”小杰泄气地说道。他还是希望江华能跟他一起去旅行,结果人家转身要自己去旅行了。

    小杰:不开心qaq

    “下次吧,如果下次有机会,我们一起去旅行。”江华笑道,“到时候希望你和奇犽已经确定了关系,你们结婚的时候,可一定要给我留一份喜糖。”

    “诶诶诶——!”小杰顿时红了脸,整个人烫的冒热气。

    “好了,不开玩笑了,快走吧,奇犽要等不耐烦了哦。”江华早就看见了在前面路口等小杰的奇犽,奇犽抱着手靠在一棵树下,偏头望着这边的小杰,眼神温柔。他就这样站在那里,安静地看着小杰。

    小杰和奇犽走了。

    江华看着两人手牵手的背影,恍惚间眼前浮现出一个画面。

    她看见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双手藏在背后,对她说了些什么,然后一下子拿出了自己的手。

    原来男人藏在身后的手里拿了一束花朵,那是她最喜欢的花。

    白色的花瓣包着浅红色的花蕊,还有好几朵是没有完全盛开的,几片纤巧的花瓣羞怯地卷曲在它那湿润的花心周围,晶莹的露珠沾在花朵上,显然这花是男人刚摘的。

    江华伸出手想要去接那束花,却拿了个空。

    眼前的画面消失,江华看着自己空空的手,看了很久。

    “做饭?”烛台一怔,“您是饿了吗?”

    “不是,”江华摇摇头,“给远征回来的清光和石切丸做犒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