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个放过它的理由。 ..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江华说道。

    卖药郎见江华暂时停了手, 暗暗松了口气。

    白影回头看了看怪猫, 犹豫了几秒钟, 回过头,干涩地开口道,“......反正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

    .

    从前,有两个好姐妹。

    她们一个出生寒门,一个出生豪门。

    她们的父亲关系很好, 两个人从小长大, 他们一个是书童,一个是少爷。

    后来,书童和少爷都各自娶了妻, 他们的妻子在同一天, 差不多的时间, 生下了孩子,而两个孩子,还都是女孩。

    由于两位父亲的关系,女孩们从小就在一起长大。

    两个小姑娘渐渐长大。

    在她们年满三岁的某一天。

    书童为保护遇刺的少爷,伤势过重而死。

    书童的妻子悲愤欲绝, 竟在丈夫死后的头七,上吊自/杀, 随着丈夫去了。

    被遗留下的女孩迷茫地站在自己家屋前, 还在努力消化‘爸爸和妈妈都去了别的地方, 但却没有带上她’的话。

    直到女孩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一只厚大温暖的手掌拍住, 她抬起头, 发现是那个和他父亲关系最好的叔叔。

    “叔叔,爸爸和妈妈为什么不带上我一起走?”女孩疑惑地问道。

    “......因为他们要去的地方,你还暂时去不了。”男人沉默道。

    “为什么我暂时去不了?”女孩又问。

    “因为......你还太小了。”男人回答。

    男人收养了女孩。

    抱着补偿和愧疚的心思。

    “梨香,从现在开始,她就是你姐姐了。”男人拉着女孩的手,对自己的女儿说道。

    “诶?真的吗!那太好啦!也就是说,以后晚上芽衣姐姐都可以和我一起睡觉了是吗!”女儿睁大了眼睛,眼睛里充满了喜悦。

    从此以后,两个女孩形同姐妹。

    她们一起睡觉,一起起床,一起吃饭,一起上学,一起玩耍......

    就连每一样生活中的小东西,都非常形似,只是颜色不同。

    两个女孩逐渐长成了少女。

    .

    “梨香——梨香——梨香你在哪里?”芽衣面色焦急,小跑着到处找人。

    “啊——!”一时不慎,被脚前的石头绊倒,芽衣闭着眼睛,等着疼痛的到来。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耳边传来磁性的嗓音,预感的疼痛没有出现,自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接住了,鼻尖萦绕着淡淡的好闻的香味。

    “对不起!”芽衣羞红了脸,连忙推开这个怀抱。

    长这么大,她从来没有和哪个男子这样近距离接触过。

    一阵清风吹过,吹起少女的秀发,少女脸颊泛着绯红,一双眼眸似含着春水,双手因为害羞,而不安地抓着衣摆,男子睁大了眼睛。

    这阵清风,牵动了两颗心。

    .

    “父亲!我绝对不要嫁给一个我从来都没见过面的男人!”梨香气愤地喊道。

    “到时候你就会和他见面了。”男人看着手里的书,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梨香。

    “什么叫到时候就见面了——?”梨香气的眼睛都红了一圈,“就算你这么说——但我根本不喜欢他!”

    “你都还没见过他,怎么就知道自己不喜欢了?”男人翻了一页书,接着看。

    “哪里有人会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了的?”梨香反问道。

    “我看你不是很喜欢看那些小话本吗?不知道有一见钟情之事?”

    “你怎么......”知道。少女羞红了脸,她看小话本的事情,父亲居然知道!

    “好了好了,下去吧,订婚是不可能取消的。”男人摆了摆手道。

    少女一听,顿时白了脸。

    “凭什么——?和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

    “你出生在这个家庭,就必须承担自己的责任!”男人啪的一声重重地将书拍在了桌子上。

    “父亲......”少女见父亲真的生气了,只好软了下来,撒娇道。

    “梨香,你应该知道什么叫身不由己。”男人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疲惫地说道。

    站在门外的芽衣并没有听见门里面的对话,她握着自己的手,担忧着里面的情况。

    哗啦——

    门被拉开了,梨香哭着出来了,她嘭的大力合上门,埋着头就往前冲。

    “梨香——梨香!”芽衣连忙跟上,伸手想要拉住梨香的手。

    “放开!”梨香大喊着猛地甩开了芽衣的手,芽衣惊愕地看着梨香,一时间两人的气氛很僵硬。

    喊完这句话梨香就有些后悔了,她知道自己有些过分了,她咬着唇,垂在两边的手握了握,低声说道,“别跟着我了,让我一个人静静。”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芽衣看着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梨香,悲伤的神色落入了另一人的眼中。

    .

    深夜。

    房间里。

    “梨香,你还好吗?”芽衣侧躺着,面对着梨香背对的背影,轻声问道。

    半晌,梨香没有回答她。

    “梨......”

    “呐,芽衣。”黑暗的房间里,只看得见梨香没有被阴影遮盖的上半张脸。

    “梨香,你肯理我了!”芽衣高兴道,撑起了身体。

    “芽衣,你曾说过,不管我说什么你都愿意——是不是?”梨香古怪地说道。

    “诶——?你怎么......”

    “你就说是不是?!”梨香转过身,面对着芽衣,脸上带着一丝疯狂,紧张地低声喊道。

    芽衣被梨香这幅疯狂的模样吓到了,迟疑了两秒,才回答道,“是......”

    “那你替我去结婚好不好?”听芽衣说了是,梨香紧绷的身体才松了下来,脸上重新洋溢起了笑容。

    “可是......”

    “就这样说好了,果然只有你对我最好了。”梨香扑进芽衣的怀里,抱着芽衣,将头放在了芽衣的肩膀上。

    ————————剩下待替换

    “给我一个放过它的理由。”江华说道。

    卖药郎见江华暂时停了手,暗暗松了口气。

    白影回头看了看怪猫,犹豫了几秒钟,回过头,干涩地开口道,“......反正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

    .

    从前,有两个好姐妹。

    她们一个出生寒门,一个出生豪门。

    她们的父亲关系很好,两个人从小长大,他们一个是书童,一个是少爷。

    后来,书童和少爷都各自娶了妻,他们的妻子在同一天,差不多的时间,生下了孩子,而两个孩子,还都是女孩。

    由于两位父亲的关系,女孩们从小就在一起长大。

    两个小姑娘渐渐长大。

    在她们年满三岁的某一天。

    书童为保护遇刺的少爷,伤势过重而死。

    书童的妻子悲愤欲绝,竟在丈夫死后的头七,上吊自/杀,随着丈夫去了。

    被遗留下的女孩迷茫地站在自己家屋前,还在努力消化‘爸爸和妈妈都去了别的地方,但却没有带上她’的话。

    直到女孩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一只厚大温暖的手掌拍住,她抬起头,发现是那个和他父亲关系最好的叔叔。

    “叔叔,爸爸和妈妈为什么不带上我一起走?”女孩疑惑地问道。

    “......因为他们要去的地方,你还暂时去不了。”男人沉默道。

    “为什么我暂时去不了?”女孩又问。

    “因为......你还太小了。”男人回答。

    男人收养了女孩。

    抱着补偿和愧疚的心思。

    “梨香,从现在开始,她就是你姐姐了。”男人拉着女孩的手,对自己的女儿说道。

    “诶?真的吗!那太好啦!也就是说,以后晚上芽衣姐姐都可以和我一起睡觉了是吗!”女儿睁大了眼睛,眼睛里充满了喜悦。

    从此以后,两个女孩形同姐妹。

    她们一起睡觉,一起起床,一起吃饭,一起上学,一起玩耍......

    就连每一样生活中的小东西,都非常形似,只是颜色不同。

    两个女孩逐渐长成了少女。

    .

    “梨香——梨香——梨香你在哪里?”芽衣面色焦急,小跑着到处找人。

    “啊——!”一时不慎,被脚前的石头绊倒,芽衣闭着眼睛,等着疼痛的到来。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耳边传来磁性的嗓音,预感的疼痛没有出现,自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接住了,鼻尖萦绕着淡淡的好闻的香味。

    “对不起!”芽衣羞红了脸,连忙推开这个怀抱。

    长这么大,她从来没有和哪个男子这样近距离接触过。

    一阵清风吹过,吹起少女的秀发,少女脸颊泛着绯红,一双眼眸似含着春水,双手因为害羞,而不安地抓着衣摆,男子睁大了眼睛。

    这阵清风,牵动了两颗心。

    .

    “父亲!我绝对不要嫁给一个我从来都没见过面的男人!”梨香气愤地喊道。

    “到时候你就会和他见面了。”男人看着手里的书,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梨香。

    “什么叫到时候就见面了——?”梨香气的眼睛都红了一圈,“就算你这么说——但我根本不喜欢他!”

    “你都还没见过他,怎么就知道自己不喜欢了?”男人翻了一页书,接着看。

    “哪里有人会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了的?”梨香反问道。

    “我看你不是很喜欢看那些小话本吗?不知道有一见钟情之事?”

    “你怎么......”知道。少女羞红了脸,她看小话本的事情,父亲居然知道!

    “好了好了,下去吧,订婚是不可能取消的。”男人摆了摆手道。

    少女一听,顿时白了脸。

    “凭什么——?和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

    “你出生在这个家庭,就必须承担自己的责任!”男人啪的一声重重地将书拍在了桌子上。

    “父亲......”少女见父亲真的生气了,只好软了下来,撒娇道。

    “梨香,你应该知道什么叫身不由己。”男人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疲惫地说道。

    站在门外的芽衣并没有听见门里面的对话,她握着自己的手,担忧着里面的情况。

    哗啦——

    门被拉开了,梨香哭着出来了,她嘭的大力合上门,埋着头就往前冲。

    “梨香——梨香!”芽衣连忙跟上,伸手想要拉住梨香的手。

    “放开!”梨香大喊着猛地甩开了芽衣的手,芽衣惊愕地看着梨香,一时间两人的气氛很僵硬。

    喊完这句话梨香就有些后悔了,她知道自己有些过分了,她咬着唇,垂在两边的手握了握,低声说道,“别跟着我了,让我一个人静静。”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芽衣看着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梨香,悲伤的神色落入了另一人的眼中。

    .

    深夜。

    房间里。

    “梨香,你还好吗?”芽衣侧躺着,面对着梨香背对的背影,轻声问道。

    半晌,梨香没有回答她。

    “梨......”

    “呐,芽衣。”黑暗的房间里,只看得见梨香没有被阴影遮盖的上半张脸。

    “梨香,你肯理我了!”芽衣高兴道,撑起了身体。

    “芽衣,你曾说过,不管我说什么你都愿意——是不是?”梨香古怪地说道。

    “诶——?你怎么......”

    “你就说是不是?!”梨香转过身,面对着芽衣,脸上带着一丝疯狂,紧张地低声喊道。

    芽衣被梨香这幅疯狂的模样吓到了,迟疑了两秒,才回答道,“是......”

    “那你替我去结婚好不好?”听芽衣说了是,梨香紧绷的身体才松了下来,脸上重新洋溢起了笑容。

    “可是......”

    “就这样说好了,果然只有你对我最好了。”梨香扑进芽衣的怀里,抱着芽衣,将头放在了芽衣的肩膀上。

    .

    深夜。

    房间里。

    “梨香,你还好吗?”芽衣侧躺着,面对着梨香背对的背影,轻声问道。

    半晌,梨香没有回答她。

    “梨......”

    “呐,芽衣。”黑暗的房间里,只看得见梨香没有被阴影遮盖的上半张脸。

    “梨香,你肯理我了!”芽衣高兴道,撑起了身体。

    “芽衣,你曾说过,不管我说什么你都愿意——是不是?”梨香古怪地说道。

    “诶——?你怎么......”

    “你就说是不是?!”梨香转过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