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突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下雨, 在这单色调的灰色世界里, 就连雨水都是灰色的。

    江华撑着伞漫步在庭院里, 她没有再跟着卖药郎。

    “喵~”一声软绵绵的猫叫,江华闻声看去。

    一只毛色黄白交杂的小猫站在石狮子头上,舔着自己的爪子。小猫真的很小,大概成年人的两个手掌合并在一起,就能把它整个抱住, 估计只有三、四个月那么大。

    江华看着小猫, 小猫舔完爪子后,也看着江华。

    一人一猫互相注视,画面怎么看怎么诡异。

    互相看了好几秒钟, 江华突然笑眯眯地向小猫招了招手, 示意小猫过来。

    小猫漫不经心摇着的尾巴僵直, 身体拱起,皮毛炸开,像一团毛茸茸的球。

    小猫像是被江华的动作激怒,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威胁的声音,一双金黄色的竖瞳死死地看着江华, 好似江华在走近一步,或是在作出什么动作, 就要发起攻击了。

    “听话哪。”江华依旧笑眯眯地说道, 不把小猫的威胁放在眼里。

    小猫紧张地看了江华好久, 好像在确定着什么, 衡量着什么, 最终慢慢地收回了戒备的动作,从石狮子头上跳了下来,轻轻落地,走到江华面前,坐下。

    江华蹲下身,拍了拍小猫毛茸茸的头。

    小猫的身体瞬间僵硬了,瞳孔扩大,微微张开了嘴巴,依稀能看见两颗尖利的虎牙。

    “不乖的孩子是会下地狱的哟~”江华收起笑眯眯的笑容,蓝色的眼眸被一层阴影覆盖,语气很轻,很柔和,但却没有一丝感情。

    小猫顿时蔫了,底下头颅,小小的身体颤抖着,圆大湿润的眼睛里充满了惊恐,深怕放在自己头顶上的这只手直接捏爆它。

    小猫一点也不怀疑这看起来纤细娇小的手的威力。

    “嗯,这就对了。”江华收回放在小猫头上的手,“乖孩子才会有糖吃。”说着,她从包里掏出一颗糖果,放在小猫面前。

    这颗糖果是从小杰给她的包包里翻出来的。

    也就是说,有很大的概率,这颗糖果可能不是普通的糖,至于作用是什么,江华并不知道,也不担心。

    “你要报仇我不反对,我不会拦着你。”江华起身说道,“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找人,你只要不打扰我,就什么事也没有。”她转了转手里的伞柄,伞叶甩出雨水。

    “咪......”小猫弱弱地叫了一声,像是答应了江华的话,抬起头颤巍巍地看着江华,小心地往后退了几步,发现江华没有什么动作后,才猛地跑开了,很快消失在江华的视线里。

    江华收回目光,打着伞不急不缓地走远。

    在她的背后,一棵树上,透过好几片叶子,一双金黄色的竖瞳闪过。

    江华一间一间地逛完了这所府邸所有的房间,在路经之处,也有仔细地探查过,还是没有发现她家刀子。

    这就很奇怪了。

    按理来说,这座府邸上上下下所有的地方,她都看过了,怎么就没有见着她家刀子呢?

    但她又确实在这附近感应到过刀子的气息。

    江华站在水塘边,平静的水面浮现出她的倒影,她伫立了很久,就这样看着她的倒影,然后开口了,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你快要消失了。”

    四周只有哗啦啦的下雨声,连个鬼影都没有,自然没有人回答她。

    “你有看见过一把刀吗?”江华说道,“嗯......真是苦恼呢,我都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嘴上说着苦恼,脸上和语气却很平淡。

    “但它是最特别的,我想你应该知道的。”

    “......”

    安静。

    耳边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

    “啊,对了——如果找不到的话,就只好毁了这里了,扫除一切障碍,不就能找到我想要找的东西了。”说着,江华就准备转身离去。

    “等等。”一声十分虚弱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江华回过身,池面上浮现着一道白色的身影。

    身影很淡,淡到好像下一秒就会完全消散。

    “这里没有你要找的刀。”女声笃定道。

    江华没有说话,平静地看着白影。

    “我发誓,这里真的没有你要找的刀。”白影见江华没有说话,焦急地说道,努力说服着眼前这个恐怖的女人。

    江华又看了白影几秒,才说道,“我很讨厌欺骗。”

    “如果你欺骗了我,我会毁了这里。”

    白影:“......”

    “你......”江华刚要说话,就听见一声嘭地巨响。

    巨响从她的左手方向传来,江华看向声源处,那里飞起漫天尘埃。

    在回过头,漂浮在池面上的白影消失不见了。

    .

    “你的真和理是什么——?”卖药郎此时脸上不再是那副平静的模样了,他的脸上沾上了灰,衣服也有点,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狼狈。

    “咪——!”回答他的,是一只就像是被剥了皮,露出里面的血肉筋骨的爪子。

    卖药郎猛地向一旁躲开。

    嘭——!

    掀起巨大的灰尘,爪子慢慢地收了回去,待灰尘散去,地面留下一个巨大的爪坑。

    “你的真和理是什么——?”卖药郎又问道,眼睛睁的很大,看着面前这只体型巨大的没有毛皮的猫,脸色凝重。

    “喵呜——!”怪猫拱起身体,喉咙发出咕噜噜的低吼。

    就在怪猫举起爪子,又准备攻击卖药郎的时候,一道白色的影子飞快掠过,将怪猫一伞抽了出去,怪猫被打的撞了好几米远才停下。

    这还是江华留了九分多力的力道。

    江华看了卖药郎一眼,就向怪猫走去,即将走到怪猫面前,两道声音一齐喊道,“住手!”

    两道声音里有一道是属于药郎的,而另一外道,是属于刚刚和江华对话的白影的。

    “求你,不要伤害它......”白影哀求地说道,本就透明的身体越发透明了起来。

    “喵喵!”怪猫努力地勉强站起来,一摊又一摊黑红色的血液掉在地上。

    “求你了......”

    “不要伤害它......”

    .

    一间漆黑凌乱潮湿的房间,一个穿着白色的单薄衣服的少女靠在墙角,没有被衣服遮盖的脖子和手上满是青紫色的伤痕。

    她的眼睛里布满了鲜红的血丝,脸颊凹陷,眼底下有着很重的黑眼圈。

    少女实在太瘦了,瘦的身上连肉都没有,只剩下皮包骨。

    即便这样,通过少女精致的五官,能看出少女有一张美丽清秀的脸庞。

    “咪——”

    毛团子努力地从狭窄的洞里钻了进来,抖了抖身体,向少女跑去。

    “啊......你来了啊......”少女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勉强撑起自己的身体,轻轻抚摸着毛团子,冰冷的手接触到温热的小小的身体,她犹豫了几秒,想要收回手,怀里的毛团子却是好像知道她要做什么,主动地蹭了蹭少女的手,发出舒服的声音。

    “都说了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少女复杂地看着毛团子,久久叹息了一声,“我啊,现在什么也没有,就连自己都不能很好地生活。”

    “咪咪咪。”小猫仰起头,一双湿漉漉的眼睛依恋地看着少女。

    “抱歉呐......这样我的实在太糟糕了。”少女垂下眼,看着怀里充满了活力的毛团子,嘴角忍不住上扬,压抑的心情好了许多。

    “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感觉自己就快要撑不下去了......”少女轻声说道,“可这是我应得的,是我对不起她......”

    少女习惯性地轻轻拍着小猫的背,小猫舒服的眯住了眼睛,张开秀气的小嘴,一副下一秒就能睡着的模样。

    “......友情比起爱情来说,真的脆弱太多了。”少女抬头,眼神空洞地望着对面的空荡荡的墙壁。

    “我愿意把所有的都给她,只要她想要。”

    “可是为什么,她却不相信我呢......?”

    少女收回空洞的眼眸,低头看着怀里的毛团子。

    再被囚/禁的黑暗日子里,只有这只小小的,刚来到这个世界三个月的毛团子陪伴。

    毛团子温暖的体温温暖了少女冰冷的心,让少女有了‘我还想活着’的欲/望。

    直到某一天。

    记忆里善良阳光的女孩揪着毛团子的后颈,站在少女面前,面色狰狞可怕,当着少女的面,亲自一点一点剥开了毛团子的皮毛。

    “不要——!求你住手!你想对我怎么都无所谓,求你放了它,它是无辜的!”少女崩溃地哭喊,视线被眼里的泪水模糊,她拼命地想要去救下毛团子,锁住双手的锁链发出叮当当的清脆响声。

    毛团子从最开始的凄厉惨叫,到最后虚弱的再也叫不出一声。

    啪。

    一团血肉模糊的肉块丢在了少女的面前,少女颤抖着手抱起毛团子,心脏痛的像是被人用手一点一点撕成好几块。

    犹如坠入冰窖,即便穿着单薄的抵挡不了寒冷的衣服,被关在这潮湿黑暗终日不见阳光的黑屋里,也没这么冷过。

    少女抬头,眼神麻木地看着面前完全变了一个样的女孩,耳里听不见任何声音,只看见女孩不停闭合的嘴巴。

    她不用听都知道女孩再说什么,无非都是一些恶毒的话。

    手里传来黏答答的柔软触感,少女垂下头,眼泪顺着脸颊落下。

    明明是她的罪,为什么毛团子却要无辜受牵连。

    少女紧紧抱住毛团子,将额头轻轻抵在了毛团子身上。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如果不是我,你就不会遭受这些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