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华握着伞柄的手指松了松, 蓝色的双眸深邃幽深, 似乎在酝酿着什么风暴。

    她知道有着什么阴邪的东西躲在暗处贪婪的视线窥视着她, 内心涌起不耐和烦躁,她不想忍了。

    既然那东西躲在人群中,那她就干脆将眼前的一切扫荡、毁灭,自然而然的那东西也会消失。

    这么想着,江华也准备动手了, 正在这时, 她听见了一声清脆的铃响。

    叮铃——叮铃——

    伴随着铃响,一个背着箱子,围着头巾, 面容妖艳的男子从江华的对面不紧不慢走来。

    男子的尖耳朵暴/露了他不是人类的事实。

    “你好, 异世界的旅行者。”男子低沉磁性的声音像优缓的大提琴声, 再加上他那张妖冶的脸,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魅惑感。

    “你好。”江华礼貌性地回道。没有去问男子为什么知道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她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男子一遍。

    男子的身上有着一股十分微弱的能量波动,能量虽然微弱, 但却强大。

    一只蓝色翅膀的蝴蝶扇动着翅膀飞来,紫色的磷粉洒落, 缓缓地降落到了江华与男子旁边的墙壁上。

    江华蓝色的眼眸里映照着这只蝴蝶的轨迹, 然后停在了那处。

    因为蝴蝶是从男子的身后飞来, 所以男子并没有看到, 他只是顺着江华的视线看去, 然后看见了那只停留在墙壁上的蝴蝶。

    男子唇角上扬,紫色的画出来的唇线随着上扬,为男子增添了一分邪魅之气。

    “看来你是误入了猫妖的结界。”男子低声说道,充满磁性的嗓音像小猫的爪子抓挠着心脏。

    又痒又麻。

    “在解决完之前,我们是出不去的。”男子看着那只又飞起的蝴蝶,眼睛眯住,“当然了,武力破坏除外,但如果这么做了,就违背了我的目的。”

    蝴蝶越飞越远,男子收回了视线,看向眼前温婉娴雅的女子,“所以,在我解决完之前,能请你稍安勿躁吗?”

    江华直直地注视着男子,在她充满了压迫感的目光下,男子没有丝毫的胆怯退缩。

    收回威压,江华歪头笑眯眯地说道,“好哦。”

    她刚刚感应到了一瞬间消逝的与刀剑男士的联系。

    .

    就像彩色电视机突然变成了老式的无色电视机,世界褪去了所有的紫色,灰色的场景轻易的就能激起人内心的负面情绪。

    就连那个身份奇怪的男子也失去了颜色。

    只有江华没有,她在这个单色调的中很是扎眼。

    就像一群黑猫中混入了一只白猫,一眼就能注意到。

    “我怎么称呼你?”江华问道。

    “我......?”男子走了好几步后,才后知后觉地回答道,“我只是一个卖药的,所以叫我卖药郎就好了。”

    “卖药的?”江华显然不相信,但也没有追问。

    她刚刚问那一句,不过是兴致来了。

    江华跟在男子身后,走了大约十分钟,停在了一处与其他房屋相比起来豪华宽大的府邸前,不难看出这座府邸就是这个地方的贵族所居住的地方。

    卖药郎抬头望了一眼,就抬脚走了进去。

    江华始终保持着半米的距离跟在卖药郎身后。

    蓄满了一定量水的竹筒向下倒去,发出啪的一声轻响,然后重新抬了起来,继续接着小股清流,人造水池泛起一丝波澜。

    按理来说,贵族居住的地方肯定是有很多仆人的,但在这个府邸里,却没有看见一个人,凄凉的诡异。

    “喵~”一声软绵绵的猫叫不合时宜地响起,卖药郎和江华同时向声源处望去,只来得及看见猫的尾巴。

    卖药郎收回视线,跪坐下,用手敲了敲门。

    江华站着没有动作,卖药郎也没有提示江华什么。

    里面的人拉开了门,是一个面容清秀的柔弱女子。

    “您是......?”女子的声音柔软轻细,像三月的春雨,很容易引起异性的好感。她疑惑的看着来客,目光没有在江华的身上停留一秒,脸颊泛起红晕。

    .

    香炉里散发出白白的细丝状的烟,烟雾不住地腾起,在屋顶凝聚,结成一片烟雾朦胧的天,伴随着淡淡的让人安神的熏香味。

    卖药郎与女子面对面地坐着,江华则坐在卖药郎身旁的坐垫上。

    “说起来可能会触及您的伤心处,可我便是为此而来。”

    “听闻您的姐姐真姬殿下一时想不开自缢了,我为此感到惋惜和难过,那样一个优秀善良的女性竟这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实属可惜。”卖药郎叹息地说道,语气充满了痛惜之情。

    “不......您能来看姐姐我很高兴,毕竟姐姐她......经历了那件事情后,变的整日沉默寡言,还有些疯痴......导致没有几个朋友,现在我知道还有一个关心她的人,真的很高兴。”女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神变的温柔。

    “说起来也是我的错,没有阻止姐姐做傻事,如果我早一秒发现,姐姐也不会死了......”说到伤心处,女子的眼睛立马就红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哽咽地说道,“我和姐姐从小关系就很好,约定好了以后也要在一起,但却没想到,她居然......”

    “抱歉。”卖药郎充满歉意地说道。

    “没事,这就是现实,我必须要承认。”女子勉强地笑道。

    “能带我去看看真姬殿下吗?”卖药郎问道。

    .

    真姬的墓前放着一束黄色花蕊白色花瓣的花,还有几盘贡品,只烧了一半的香烛升起袅袅的香烟。

    说明不久前才有人来过。

    药郎:“这是......?”

    女子一愣,发现药郎再看那三根香烛,恍然大悟道,“我昨天来看过姐姐。”

    言下之意这三根香烛是她烧的。

    “看来你们关系真的很好。”药郎意味不明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