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开始倒计时:00:00:00

    嘭!

    五颜六色的烟花噼里啪啦的在天空炸开,绽放短暂的炫目光亮。

    拍卖会正式开始了。

    正如兔子所说,拍卖场上的刀是挺多的,还把把都是名刀、妖刀。拍卖已经进行了一半,江华丝毫没有感应到自己的刀,眼神放空,想着要不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再去其他地方逛逛,就感受到了一股灼热的目光。

    江华偏头看向那股扎在自己身上的灼热目光的主人,是一个穿着白大褂,头上戴着一块白色头巾的男人。

    男人看见江华看他,对江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顺着眼睛向上勾的红色眼影为他增添了一分别样的魅惑。

    江华:我感觉这男人似乎在撩我。

    男人又对江华比了一个大拇指,大拇指指向他自己,点了点,示意江华去找他。

    江华本来是想拒绝的,但就当她想当做什么也没看见,准备回过头的时候,她感应到了她的刀传来的隐约的微弱的感应,而这感应的来源,就是那男人。

    “你要走了吗?”兔子看向身旁站起来,好像是要离场的江华,软糯糯的问道。

    “嗯。”

    简单的和兔子道了一声别,江华向那男人走去。

    男人见江华向他走来,笑容更灿烂了,在江华向他走来的同时,他往拍卖会的门口走去。

    拍卖会门口。

    门口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鬼进出。

    “美丽的小姐,你就像太阳初升时的那抹打破黑暗的阳光,就像绽放的沾上了露珠的火红玫瑰,妖艳而又带刺,让我心动。”说着,男人像是变戏法似的,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朵玫瑰花。

    江华看看玫瑰花,又看看男人,感觉手痒,想打。

    “你的身上有我的东西。”江华不想跟这个登徒子废话,干脆地说明了来意。

    男人脸上的笑容更大了,这次直接准备摸上江华的手,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得逞,就被制止了。

    制止的不是江华,而是一只骨节分明,宽大的属于男人的手。

    可惜了。江华遗憾的想。

    这个男人要是真地敢摸了她的手,江华保证绝对把他打的不能再死。虽然这里已经是地狱了,本来就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啊啊——!”男人发出惨叫,伴随的还有骨头被捏碎的脆响。

    “鬼灯!你这混蛋!你干什么!!!”男人红着眼睛甩了甩自己被某只讨厌鬼捏断的手,生气地喊道。

    “啊,看到某个偶蹄类丧心病狂的对良家女出手,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呢。”语气平淡,好想刚才随便捏断人家手的不是他一样。

    “我简直受够了,你最近是怎么回事,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白泽嚷嚷道,心疼地吹着自己软趴趴的手。

    “哈?你在说什么啊,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啊。”冒黑气的鬼灯说着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根狼牙棒,敲了敲自己的另一只手。

    白泽:......

    “小......小姐,我们有缘下次......”迅速变回神兽原型,白泽脚一蹬上天了,“再见!!”

    “啧。”不爽地看着逃脱了的偶蹄类,鬼灯视角忽然瞥到了一个破罐子,他走过去捡起,垫了垫,然后朝飞远了的神兽扔去。

    “鬼——灯——啊啊啊!!!”

    咚!

    远处灰尘四散,那神兽估计摔得不轻。

    江华:......

    “啊,抱歉,让你受惊了。”好像才看到旁边还有一个人一样,鬼灯虽然在道歉,但语气丝毫听不出有任何的歉意。

    “作为补偿,我免费帮你去找偶蹄类要精神损失费吧。”

    “精神损失费就不必了,那位身上有我最珍贵的东西。”江华说道。

    “他还偷你东西了?”鬼灯捏了捏手,关节发出脆响,“啊,这样的话,就已经上升到了犯罪。”

    江华:你们都是这样自说自话的吗。

    最后,鬼灯带着江华去了白泽居住的桃源乡。

    桃源乡。

    桃源乡与地狱不同,或者可以说是两个极端,一个是地狱,一个是天国,差别不是一般的大。

    如果说地狱寸草不生,只有永不熄灭的地狱之火,那桃源乡就是生机勃勃,四季如春的天堂。

    桃源乡似乎刚下过雨,空气中还夹杂着潮湿之气和泥土草木的混合气味扑面而来,清新而湿热的气流迅疾钻入身体里。抬眼望去,青山如黛,花木如洗,万物清新,青翠欲滴,绿意径直流淌在心里。

    倒还真是个世外桃源。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桃源乡就能让让人如此,江华感到了宁静和祥和,像午后躺在草坪上,晒着温暖的太阳。

    倒真是个个好地方。

    窸窸窣窣——

    一个身影从树上慢慢爬了下来。

    “桃太郎,你在摘桃子?”鬼灯似乎认识这个身影,熟稔地说道。

    “哦!是鬼灯大人啊,您是来取上次订购的药吗?”桃太郎笑道,随后想起了什么,奇怪地说道,“咦,不对啊,还没有到交付的时间,所以鬼灯大人您是来找白泽大人的吗?”

    “嗯。”鬼灯说道,“白泽偷了这位姑娘的东西,我来带她取回自己的东西。”

    桃太郎这才看向鬼灯身旁的女人,一点也不意外会有陌生女性来找自家上司,说是东西被偷了,但肯定是来找白泽麻烦的吧,桃太郎抽着嘴角想。

    他家上司啥都好,就是人太花了,迟早要死在女人身上。

    桃太郎猜想的不错,在未来,他家上司确实死在了一个人身上,只不过不是女人,而是一个男鬼。

    “白泽大人刚刚醉酒了回来,可能现在还在睡觉......”桃太郎不好意思地说道。

    “啊,没事,我会叫醒他的。”鬼灯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桃太郎:......看来白泽大人又要被鬼灯大人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