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失重感传来,眼前被金色的光芒覆盖,等失重感和光芒消失,出现在江华眼前的是——地狱。

    是的,你没看错,真的就是地狱。

    几口烧着开水的大锅里煮着穿白色丧衣,头上带着三角白纸片的人,人们被煮的人被烫的嗷嗷叫,不停地想要爬出来,却被站在高凳上,手里拿着棍子的鬼差无情地打下去。

    江华:......

    她这是被狐之助公报私仇传到地狱来了?

    狐之助:我不是我没有!qaq

    “咦?你怎么在这?”一个头上长角的鬼手里抱着一沓资料,从江华身边经过,待看清江华的模样后,犹豫地停下了脚步,问道。

    江华没有说话,她知道这个人,啊不,是鬼认错人了。但她不打算说出来,她想从这个鬼身上套出些话。

    “是找不到路了吗?”鬼问道,“算了,走吧,我带你去报道。”

    江华跟在这个鬼的身后,一路上经过了很多层地狱,见识了很多种酷刑,最终被带到了一处殿门口。

    “一会进去了第一个路口你往左拐,找到人事部去报道,我要去交资料,所以不能带你去。”鬼说完后就进去了。

    江华看着周围不停进进出出的鬼,想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走进殿内,是一条望不见尽头的走廊,每隔十米,就会有一个路口。

    按着前面那个鬼的指示,江华在第一个路口左拐,在经过了后勤部、记录部、创造部后,终于找到了人事部。

    “......你就去拔舌地狱吧。”

    江华隐隐约约听到什么声音,然后门打开了,走出来一个同样头上长角的鬼,鬼看到江华愣了一下,然后脸迅速红了,结巴地说道,“你......你也是新来的吧。”

    江华没有说话。

    “外面的新人进来。”房间里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

    “你进去吧,不......不用害怕!”鬼红着脸小声说完,就低头害羞地跑开了。

    江华:......

    走进房间,顺带关上了门,江华看了一眼房间里的布局,四周全都放满了书架,书架上也都放满了书,江华估计起码也得有个几千本。

    “坐。”

    江华收回视线,坐到了位置上。

    她的对面坐着的是一个秃的脑壳发亮的中年......鬼,鬼带着一副平光眼镜,看起来很严厉。

    “以前做过什么工作?”

    “......”江华想了一下,发现她还真没打过工。

    秃头鬼双手撑着头,镜片反光,“既然没有工作的经验,那你擅长什么?”

    又是一阵沉默。

    在秃头鬼开口前,江华犹豫着说话了,“......打架?”

    秃头鬼:......

    最后江华被秃头鬼安排去了第四层:孽镜地狱。

    孽镜地狱:在阳世时犯了罪,却通过门路,上下打点瞒天过海,逃过惩罚。但人总有一死,死后将坠入孽镜地狱。

    孽镜地狱的执法官要做的就是用一些手段,使之悔过。

    至于是什么手段,你只需要血腥的要打上马赛克就知道了。

    这样说来,还真挺适合江华的。

    莫名其妙就被秃头鬼嘴里说的前辈带到了孽镜地狱,江华看着杀红眼的‘前辈’,耳里是犯了罪的亡者凄厉的惨叫。

    “前辈......?”江华喊了一声。

    然而这个鬼前辈已经完全沉浸在了惩罚亡者之中,完全听不见她的声音。

    算了。

    江华叹息了一声,准备自己到处走走,说不定能感应到她的刀呢。

    噗——!

    又一个亡者被砸的血液喷溅,江华干脆打开了自己的伞,免得这血溅到了她身上。

    江华就这样到处闲逛着,看到的场景是越来越血腥,江华推测自己可能是在往下走。

    既然孽镜地狱是第四层,那么她现在,可能已经是在第七层了。

    因为她看见的执法官不再是鬼,而是动物。

    看着可爱的小猫手里拿着石头,凶狠地砸着亡者的脸,砸的亡者一脸血,如此凶残,和现世里的宠物猫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咔叽咔叽~咔叽咔叽~”

    江华听到磨刀的声音,望向了声源处。

    一只雪白的兔子正磨着一把比它还高的菜刀,嘴里好像还哼着什么。

    江华走到兔子面前,看着兔子磨刀。

    十五分钟后——

    磨好刀的兔子刚准备把刀放在身旁的刀架上,就看见身旁多出来了一个人。

    “啊呀!”兔子好像被吓到了,发出一声惊呼,虽然声线没什么变化,“抱歉呐,太入神了,没有注意到你,有什么事吗?”

    兔子的声音软糯糯的,像小女孩的声音,甜美柔软。

    “请问你知道这哪里的刀最多吗?”江华问道。

    “哪里的刀最多?”兔子抬头想了想,“拍卖场吧!说起来还有两天拍卖场就开了,你也是运气好,这拍卖场一年只开一次。”

    ......就算错过了,那也只是事情变的麻烦一点。

    “到时候我也会去呢,你要一起去吗?”兔子看向江华,问道。

    “好。”求之不得。

    两天后——

    稍微提一下,估计会有人问这两天江华晚上都是怎么过的,当然是逛着逛着就过去了,是的,江华没有睡觉,与她而言,就算一个月不睡上一觉,身体也不会出问题,顶多就是精神会有些疲惫。

    和江华想的不一样,所谓的拍卖场是在一块巨大的空地上举行的,兔子和江华因为去得早,靠前的位置还没有坐满,于是一人一兔坐在了舞台中央的第三排位置。

    拍卖还没有开始,舞台右边有一个巨大的钟楼,钟楼上有一个屏幕,屏幕上显示的是开始拍卖的倒计时。

    距离拍卖开始,倒计时:00:5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