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屏幕里消失了的江华去哪里了呢,她回到了漆黑的隧道里。

    面色惨白,没有眼珠和眼白的女人站在她的面前,女人正是她和小杰看过的壁画上的‘女主角’。

    “异世的灵魂......你为何在这里?”女人的声音沙哑难听。

    “你是谁?”江华反问道。

    “我......?”女人想了很久,才说道,“我已经想不起来了,时间过去了太长、太长了。”

    “那是什么?”江华看向女人后面的光球,那光球没有江华刚见时的那么明亮,而是黯淡了不少。

    女人僵硬地回头,看了一眼光球,说道,“寄情。”

    “寄情?”江华重复道。

    女人缓慢地走到光球边,像一个迟暮的老人,而事实是,女人确实很奇怪,她的皮肤僵硬泛着青白色,每一个需要用到关节的动作,都会发出嘎吱嘎吱的脆响,就像很久没有用过的机械,你在用它时,它发出的悲鸣声一样。

    女人将手放在光球下方,只见光球越来越小,一条项链落在了女人的手里。

    “我睡了很久、很久。”女人突然说道,“被你们、唤醒。”

    “你、还有你的、同伴,你们一个、与挚爱永远、分离、绝不、可能再见,一个、画地为牢、将自己、禁锢在里面、看不清自己的心。”

    “特别、是你。”女人抬手指着江华,“你的、内心、有一只、无比强大、充满了毁灭的、怪物,你一旦、把它放出、到时候、生灵涂炭、世界毁于一旦。”

    “你、很危险、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人、不对......你、不是人、你是什么?”

    “你的、身体里、有着充沛、旺盛的生命力、但你的内心,却、住着一只可怕的怪物。”

    女人僵硬地走向江华,将手伸到江华面前。

    江华看了一眼女人,抬手放在女人的手下方,手里一沉,是那条项链。

    “我因为、爱、已经、失去的、太多了。”女人僵硬地露出一个笑容,“作为我、送给你项链的报酬,你听、我说一个故事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沙漠王国。

    那里人民生活富足,国家强大。

    有一天,美丽的王后诞下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孩子,是一位小公主。

    国王和王后都非常宠爱她,就连国民们也爱着这位古灵精怪的小公主。

    公主逐渐长大,长成了一位非常美貌的女子,她常常趴在窗户上,看着窗外一望无垠、广阔的沙漠,心里不止一次的萌生出了想要去看看的想法。

    公主从来没有出过王国,她对外界的印象都是靠书本或是别人告诉她的。

    听说,在王国之外,在沙漠之外,有波光粼粼的湖泊,有生长旺盛的植物、有各种各样的动物......

    “好想去看看啊。”

    公主曾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国王听,但国王压根没同意公主的想法,甚至在公主不停撒娇哀求的时候,吼了公主。

    国王很宠公主,从小到大,他从来没凶过公主,但这次他凶了公主。

    公主觉得很委屈,去找了王后,王后抚摸着公主的头,安慰着公主,但却和国王一样,拒绝了公主的哀求。

    生闷气的公主在某一天夜里,决定自己悄悄溜出去。

    因为公主从小都很乖巧听话,所以国王和王后压根没想过公主会自己偷跑,这才让公主成功跑了出去。

    路程上的艰难就不必多说了,公主在旅程中,与一个男子相爱。

    公主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了男子,男子用甜言蜜语哄着公主,‘开导’她没有父母认同的婚姻是不完整的,单纯的公主相信了男子的谎话,同时她本来也想念自己的父母,立马就同意了带男子去见父母。

    公主哪里知道,她带回去的根本就是一个魔鬼。

    父母死了,国家亡了,男子身边有了别人。

    她眼睁睁看着男子和别人亲热,让士兵把她丢了出去。

    沙漠的夜晚是很冷的,更何况,夜晚还会有沙狼出没,那人分明就是要她死。

    公主蹲下身,抱着自己痛哭了起来。

    脑海里不停浮现父母惨死的画面,还有那些平时待她如亲生女儿一样的国民。

    嫩唇早就被公主自己咬破,嘴里充满了铁锈味。

    哭着哭着,公主竟然累的就这样睡着了。

    在梦中,公主来到了一个尸骨之地,放眼望去,都是骸骨,天空是血色的,空气里弥漫着的是浓厚的血腥气,公主虽然害怕,但却还是忍着恐惧,一点一点向前走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公主眼前的骸骨也越来越多,甚至,最后堆成了一座尸山。

    尸山很高,有十米那么高,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句尸骨,有多少的亡魂。

    公主终于忍不住害怕地哭了出来,她踉跄地向后退,脚下一滑,却是被什么东西绊倒了,是一只骷髅手勾住了她的脚。

    就在公主因为害怕而一直挣脱不开骷髅手的时候,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只骨节分明的手。

    公主抬起头,看见了一个妖艳的少年。

    少年有一头金色的像阳光一样的头发,一双宛若宝石一样清澈晶亮的红眸,他对她露出一个笑容,两颗小虎牙露了出来,两个小酒窝给他增添了一分稚嫩。

    像是被诱惑了一样,公主拉住了少年的手。

    “欢迎来到[じごく]注解1,美丽的公主殿下。”少年向前鞠了一躬,右手抚胸左手背后。

    “如果想要复仇的话,就把这本书打开。”礼毕,少年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时,凭空多出了一本书。

    书的封面是黑色的,边框是红色的,封面是一个银白色的逆十字架。

    公主犹豫着接过少年手中的书,然后,梦醒了。

    醒来的公主第一时间发现自己的怀里多了一个什么冰冷的东西,她低头一看,正是梦中她从少年手中接过的书。

    正如公主不知道她带回自己国家的男人是魔鬼一样,公主也不知道她一旦打开这本书,便是万劫不复。

    报仇心切的公主终是打开了这本书。

    女人接下叙说的故事,有一个片段,让江华想起了自己打破的石壁上的壁画。

    等女人缓缓叙说完了这个悲剧故事,江华才说道,“那个公主就是你。”

    女人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她看向江华手中的项链,“那是、我的、指骨、血、心脏做的,有保护自己、的作用,但我想、你用不上的,你也不会需要、但你的那个同伴、会有用的,拿给他吧。”

    轰隆隆——

    空间在震动。

    “就要、塌了。”女人闭上眼睛,一行混浊的血泪流了出来。

    “快走吧。”江华向前准备拉着女人逃跑。

    “不用了、你走吧、我、太累了,终于、可以休息、了。”女人流出的血泪渐渐颜色越来越淡,最后变成了透明色,和普通人流出的眼泪一般。

    女人睁开了眼睛,眼眶里不再是空洞洞的什么也没有,而是一双清澈的碧绿色的眼眸,女人的身上开始发散朦胧的白光,她青白色的皮肤也恢复了白皙。

    女人对江华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她的身体也渐渐变的透明。

    “谢谢你。”声音清脆甜美。

    .

    小杰蹲在河边,看着河水里的倒影。

    女孩有一头绿色的柔顺长发,一双橙红色清澈的大眼睛,柔软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的。肌如白雪,抚摸上去,嫩滑有弹性,好一个清纯秀气的少女。

    如果这不是他就好了。

    变成了这幅样子!他要怎么见人啊!

    小杰苦不堪言,被江华打晕了就算了,人出来也跟他解释了,而且江华还送给了他一条项链,据江华说这项链是遗迹的主人送给他的,江华也叙述了一遍遗迹里发生的事(当然隐瞒了自己身上的一部分),于是这气消的挺快,小杰沉浸在这是遗迹主人送给他的开心中。

    这可是遗迹主人送给他的!而且,这还是一个大消息啊!以往从来没人想过遗迹还有主人的,因为竟然都被成为遗迹了,那主人怎么可能还活着,但现在,真的有活着的遗迹主人!呃......虽然也不能算是活人了,但人家是有意识的啊!

    顺带一提,遗迹已经崩坏了,在遗迹主人消亡的那一刻。

    小杰对这条项链是爱不释手,每时每刻都戴着,然后,悲剧了。

    第二天醒来,小杰条件反射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项链,然后摸了个空,顿时清醒,不相信的又用手在自己脖子周围摸来摸去,不可避免的就摸到了一坨柔软温热的东西。

    沉默过后还是沉默。

    等小杰意识到了那是什么——

    “啊啊啊啊!!!”尖叫声冲破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