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瓦尔纳区最近的猎人们被通知前去支援,瓦尔纳区的人们已经被疏散的差不多了,黑色的怪物也即将抵达。

    “天......这是什么东西?”一个猎人额头冒汗地问道。

    黑色怪物给人的震撼感太强了,不为别的,它实在是太高了,它身上不停掉落的黑色的黏稠液体也给人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这液体具有腐蚀性。

    “怎么回事?才这么点人吗?”另一个大胡子猎人脸色难看地说道。

    “猎人本来就少,更何况瓦尔纳实在是太偏僻了,谁没事会跑到这里来,现在能有......八个猎人,其中还包括我,已经很不错了!”一个身形矮小的男人苍白着一张脸说道。

    “猎人协会派我们来,他们自己人呢?不是叫我们来送死的吧!”一个眼睛很小,看起来贼眉鼠眼的男人阴阳怪调地说道。

    “哼,怕死就不要来。”满身肌肉,右眼上有一道斜挎过的伤疤的强壮男神抱着手冷哼了一声,讽刺道,“想要挣功勋,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你......!”贼眉鼠眼的男人被气的不清,面容都有些扭曲了,他藏在背后的一只手勾了勾手指,一团紫色的光球出现,渐渐变成一只灰色的红颜老鼠。

    站在贼眉鼠眼男人身后的一个从始至终没有开口说话的身形‘瘦弱’的清秀男子抬了抬鼻梁的眼镜,他很清楚地看见男人的小动作,冷静地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这么做,现在有空偷袭,不如想想办法怎么对付这个怪物。”

    “什么......!”自己的小动作被人说了出来,男人瞬间觉得自己很没面子,但在这么多人面前,男人只好阴沉着张脸,收回了‘老鼠’。

    轰——

    地面一阵剧烈地震荡,贼眉鼠眼的男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噗嗤。”有人没憋住笑的声音。

    贼眉鼠眼的男人脸色更加难看了,他看向一旁憋笑的带着帽子,穿着风衣的女人,咬了咬牙,忍住了心里的怒火。

    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等这件事结束了,他一定要这些让他出丑、嘲笑他的人付出代价!

    .

    嘀嘀嘀——

    豆面人点了几下手腕上的手表,投影出一张虚拟光屏。

    光屏上呈现的正是瓦尔纳区的上空情况。

    “哦嚯嚯~还真是吓人。”尼特罗摸着自己的胡子,笑眯眯地说道。

    “会长......”豆面人无奈地喊道,对于这个经常性不负责的猎人协会会长,也是无法了。

    “等一下,你往这里拉近一下。”尼特罗指了指虚拟光屏的左上角。

    “诶......?好的。”豆面人虽然心里疑惑,但也没有问出来,它知道尼特罗不会无缘无故喊它这样做,肯定是有理由的,别看尼特罗看起来特别不靠谱,但却也是世界排的上号的强者。

    豆面人拉近了尼特罗指的地方,下一秒,它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说道,“这些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