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厨房擦灶台的烛台切似有所感应地抬起头望向门口的方向,擦拭的手一顿,“江华大人?”随后丢掉手中的帕子,快步走到审神者面前,“怎么了吗?”

    “我来做些饭菜。”江华说着来意。

    “做饭?”烛台一怔,“您是饿了吗?”

    “不是,”江华摇摇头,“给远征回来的清光和石切丸做犒劳饭。”

    “原来如此,”就说审神者怎么可能会来做饭,说是自己饿了什么的完全不可能,“是加州殿和石切丸殿远征回来了啊,所以说江华大人是想自己亲自下厨慰劳他们吗,像奖励一样。”烛台切笑道。

    “嗯。”

    “需要我帮忙吗?”烛台切还是有点不放心地说道,毕竟他从来没见过审神者做饭,也不知道审神者水平如何,要是审神者意外受伤他罪过可就大了。

    “不用。”江华扫视着厨房,一个角落也没放过,“你去休息吧,我自己来就好。”

    烛台切纠结了几秒,最终只好放弃,走之前还不甘心地问了一句,“那我留下来看着好吗?”

    “不。”审神者一点不犹豫地拒绝了,给予烛台切暴击一伤。

    烛台切三步两回头地走了,江华无奈地笑了一下,她知道烛台切是不放心她,而她本人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做菜,前面说了她失忆了,以前的记忆一片空白,现在记忆的原点便是她与狐之助的初次见面。

    至于她究竟会不会做菜,应该是会的——直觉。

    江华转头看向冰箱,走上前打开冰箱。

    .

    哗啦啦——

    热水遇冷空气液化形成的水雾弥漫,加州清光跳进水池,激起了一片水花,把还没下水的石切丸打了个全湿,水顺着头发落到后颈,又顺着后颈滑进遮住下/体的白布中。

    “哈哈哈!”加州清光指着石切丸大笑起来。

    “......”石切丸无奈地笑了一下,先将一只脚伸进水里,试了一下水温,才进去。

    见石切丸没什么表示,加州清光撇了撇嘴,把半个头埋进了水里,无聊地吐着泡泡。

    “加州殿。”

    嗯?加州清光偏头疑惑地看向石切丸。

    “你是不是喜欢审神者?”

    “噗!”加州清光一惊,张开嘴想说话,结果水一下子涌了进去,呛得加州清光脸色涨红,猛地起身,加州清光捂着嘴咳嗽足足咳了好几分钟才消停。

    “你说什么?”因为刚刚咳的太用力,加州清光的声音很沙哑,他红着眼睛,睫毛挂着水珠,不知道是水汽凝结而成的还是他的眼泪。

    本来石切丸还有所怀疑,现在是完全肯定了,加州清光根本连看他都不看他,眼睛四处看,明显一副心虚的样子。

    “你要知道,我们是绝对不能喜欢上审神者的。”石切丸严肃地说道,平时脸上温和的笑容完全消失。

    加州清光一怔,就连他自己都被自己因为石切丸这番话突然变的膨胀酸涩的心脏吓了一跳,而后大声说道,“你......你在胡说什么?我当然知道了!”天知道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说完后心跳似乎跳的更快了,怦怦怦的,声音大到他听不见任何声音。

    “是吗......你知道就好。”石切丸捧起一滩水,低头往脸上扑去,洗掉脸上沾上的灰尘,泛起波澜的水面恢复了平静,倒映着他的脸和那双平静的眼眸。加州清光这幅欲盖弥彰的举动,更坐实了他的猜测。

    这可不妙啊。

    他们刀剑男士是绝对不允许喜欢上审神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