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哒——

    长谷双手小心地捧着一张白色的纸条,在木质的式台上奔跑着。

    叮铃铃——

    正在不同地方内番的内番、玩耍的玩耍、喝茶的茶......的一众付丧神闻声偏偏抬头看向了钟声传来的地方。

    这是集合铃。

    “咳咳。”等人全部到齐了,长谷部才清了清嗓子,说道,“接下来我会念到六位今天要出战的人。”

    “骨喰、三日月、鹤丸、日本号、药研、今剑。”

    “耶!这次终于有我啦!”今剑听见自己的名字,红色的眼睛一下就亮了。看来他跟审神者说的话审神者是听进去了。

    画面回到前一天——

    “江华大人,今剑也想出战嘛,为什么连着好几天江华大人都不派今剑出战?”今剑不开心地说道,表情特别委屈,好像有人欺负他了一样。

    “今剑为什么想出战?”江华不派今剑出战是有原因的,今剑看起来这么小,就连性格都跟小孩子一般,她如何能放心这么一个小孩子去战斗。

    “诶?”今剑眨了眨眼睛,奇怪地说道,“为什么想出战......?这不是我身为刀剑的本质与职责吗?”

    闻言,江华一愣,她看着小孩子一般的今剑,那双红色的眼眸在主人说出这番话时,有一瞬间变的黏稠与浓烈,宛若血海。

    江华轻叹息了一声,她是真的把今剑当做一个普通孩子来看待了,忘记了今剑的本质。还是因为今剑真的太孩子气了,算起来,今剑明明活了都要一千年了,是本丸里年纪最大的,但却是本丸里最调皮活泼的一个。

    “嗯,我知道了。”江华揉了揉今剑的小脑袋,说道。

    ——于是就有了今天的出战名单里有今剑名字的出现。

    “哈哈哈,有我呢。”三日月老爷子乐呵呵地说道。

    “喔喔!有我的名字啊!”本来一脸蔫蔫的鹤丸一听到这次有他出战,立马就‘活’了过来,金色的眼眸闪烁着光芒。

    “那么念到名字的人,给你们十五分钟去换衣服,十五分钟后,全员准时在这里集合!”

    十五分钟后——

    “一,二,三,四,五......不对啊,还差一个,还有谁没到?”长谷部看着穿好战斗装的五人,总觉得有些不对,一数下来,果真不对,少了一个人。

    “少了三日月吧。”药研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框,说道。

    长谷部:......

    是了,他怎么忘了,要三日月再没有人的帮助下自己穿衣服,一个小时都来不了。

    长谷部扶额,“鹤丸你去看看吧。”为什么要叫鹤丸去,因为比其现场的所有人,鹤丸最合适,他和三日月勉强算是‘熟识’。

    叩叩叩——

    “嗯?”正在和衣服作斗争的三日月听见敲门声,也不管身上没穿好的露出了大片胸膛的衣服,走上前开门。

    “哦豁!”鹤丸被三日月这幅样子吓了一下,随后哈哈笑了两声,说道,“需要帮忙吗?”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三日月说道。嘴角上扬,眼睛弯起,像夜一样深邃的眼眸映着鹤丸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