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樱舒展着自己的枝条,树干结满了樱花,整棵树看起来粉粉的,被一片粉色包围。樱花淡淡的清香浸染了空气,空气中弥漫着樱花的香味。

    江华坐在万年樱树下,将手中的书本放在了地上,无奈地看着面前一桌子的菜——桌子是长谷部现搬来的。

    自从迎新会过后,付丧神们都知道自家的审神者很能吃了。当长谷部问起审神者,为什么以前吃那么少时,审神者是这么回答的,“因为你们给我的就是那么多。”

    觉得自己被审神者谴责的长谷部愧疚地想要切腹自尽,还好被审神者拉住了,自此以后,江华的每一餐,都变的,非常的,夸张。

    江华看着眼前的十几道菜,又看了看面前眼睛发光,一脸期待的长谷部,叹息着将所有饭菜吃完。

    吃完最后一口菜,江华将筷子放在了晚上,对长谷部说道,“以后没有必要给我做这么多吃的,会很辛苦。”

    “不不不!能为江华大人做事,是我长谷部一生的荣誉!”长谷部因为审神者的体谅而觉得整个人都要升华了,他又看向审神者桌上一盘也不剩的饭菜,盘算着这可能还是少了,下次在增加个五六道菜好了。

    江华一眼就看穿了长谷部的打算,开口道,“以后就给我准备正常人食量的饭菜就好了。”

    “这怎么行?我怎么能让江华大人饿着?”长谷部立马否决道。

    “不会的。”江华轻轻说道。

    一阵清风吹过,吹起江华的刘海,露出一片光滑的额头,粉色的花瓣飘飘扬扬落下,恰好有几片花瓣落到了江华的头上,给江华橘红色的头发增添了一些别样的颜色。

    “我不会觉得饿的。”

    “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樱花的香气太浓,长谷部觉得自己的头晕晕的。

    “我也许,不是人类吧。”这是江华第一次对外说出自己的身份。虽然这个身份是她自己的猜测,但可能性极高。

    江华失忆了,她自己知道——她的大脑一片空白,没有以往的记忆。一睁开眼就看见了狐之助,跟着狐之助的指引与本丸签订了契约。可在来到这里之前,她应该是已经死了的。

    为什么要说应该,因为江华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死了。

    要说她死了,可她现在经历的一切都那么真实;要说她没死,她胸腔里的那颗心脏没有跳动过一次,沉寂的仿佛死了一般。

    她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这一切到底是不是都是她的幻想、她为自己编织的梦境。

    她以前是怎样的一个人?有着什么样的经历?与什么人有过联系......?她一概不知道。但她迫切地想要知道。

    每个夜晚,江华总能听见有人在呼喊自己。

    “妈咪。”

    “妈妈。”

    两道青涩稚嫩的童男童女声呼喊着她,声音都呼唤她叫[お母さん]注解1

    她大概是有两个孩子的,可现在,她好像把他们弄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