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逐渐降临,距离晚上七点还有半个小时。

    厨房里——

    烛台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甩了甩酸涩的手腕,“总算是最后一道菜了。”

    长谷部伸了一个懒腰,拉了拉僵硬的手,“我先去看看药研他们,这里就交给你了。”

    “嗯。”烛台切应了一声,转头看向放在桌上的满满一桌菜。

    唉,这么多,多半是吃不完了,真是浪费啊。

    另一边。

    房间的四角挂满了五颜六色的气球,房间中央放着用四个桌子拼凑在一起的‘长桌’,今剑已经迫不及待地戴上了迎新的小帽子,还在嘴边贴了两个胡子,嘴上带着白色的胡子。

    “都弄好了吗?”长谷部看了一圈,问道。

    “嗯。”说着,骨喰挂完霓虹灯的最后一处,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日本号按了按自己的手臂,打了一个哈欠,眼角挂着生理泪珠,“终于做好了啊......”

    “很好,那我去江华大人了。”长谷部满意地点了点头,幻想着江华夸他的场景——

    “长谷部,你真是太棒了!”审神者眼睛里闪着点点亮光,崇拜地说道。

    “哈哈哈,江华大人夸张了,这一切都是我长谷部应该做的!”长谷部得意的鼻子都翘起来了,只差没有仰天大笑了。

    看着长谷部莫名嘿嘿嘿笑起来,布置房间的五个人面面相觑,随后默契地偏过了头。

    .

    叩叩叩——

    江华放下手里的书,起身去开门。

    “江华大人,都准备好了!”长谷部挺着胸,兴奋地说道。

    “辛苦你了。”江华的语气没有什么波澜,很平淡。

    “......怎么了?”见长谷部一直站在她门口,江华疑惑地问道。

    被审神者淡定的反应打击到,长谷部垂着头,头上因为兴奋而一直转圈圈的呆毛也蔫了下来,背景板呈现一片阴郁的黑色。

    江华:......

    “没什么......是我太得寸进尺了......”长谷部垂在两边的手握紧,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清表情。

    江华不知道长谷部为什么突然变的低沉了,她看着长谷部的发旋,想了想,伸手摸了摸。

    长谷部身体一僵,不可置信地抬起了头,愣愣地看着江华,“江华大人......?”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以跟我说,不要憋在心里。”江华看着长谷部,语气虽还是平淡,但眼里却带着一丝安抚的意味。

    “......”长谷部又一次陷入了审神者蔚蓝色的宛若海洋的眼眸中。

    审神者拥有一双很好看的蓝眸,这是本丸里每一个付丧神都心照不宣的。可在这双宛若大海充满了包容的眼眸之中,长谷部曾在里面看见过别的一样东西。

    空洞的、黑暗的、寂静的、一望不见底的——深渊。

    那是在某一天午后,长谷部作为近侍,端着做好的荤素搭配得当的饭菜去给审神者送饭。

    那天,审神者坐在窗前,双手放在腿上,偏头注视着窗外,眼睛没有焦距,显得空洞。

    因为审神者的房间门没关,长谷部也不用敲门,他站在门前,刚准备出声呼唤审神者,审神者就转过头看向了他。

    那双蔚蓝色清澈的眼眸变的深沉,像是被覆上了一层阴影,里面有着什么令人恐惧的东西正在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