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加州清光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只手拦住了。

    石切丸对加州清光安抚地笑了一下,才说道,“现在不是争执有没有检非违使的时候,狐之助,你现在应该做的是把这个问题上报给时之政府。”

    对比孩子气的加州清光,看起来更加稳重的石切丸说的话可信度要高些,狐之助这才勉强信了,“好吧,我这就去把问题上报给上面。”

    狐之助走了,临走时不忘提醒江华,一定不要把自己的真名再告诉其他付丧神了。

    江华没有说话,她只是对着狐之助笑了一下,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进去。

    狐之助对江华的印象挺好的,它喜欢这个灵力强大纯洁的人类(误),只是这个人类不听它的劝,真是操透了它的心。

    “啊路基......”加州清光想说点什么,抱怨什么,毕竟他们这次竟然不科学的遇到了检非违使。

    “不要叫我啊路基了,听起来很奇怪,以后就叫我的名字吧。”江华打断加州清光道,然后再加州清光愣住的表情下,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你知道我的名字的。”

    “可是......”

    “我们是同伴吗?”江华看着加州清光,问道。

    “诶?”加州清光眨了两下眼睛,付丧神和审神者的关系?那不就是主人与仆从吗?可他还是在江华鼓励似的温柔的注视下犹豫地点了点头,应道,“是......”

    “同伴,就是可以为之交出后背和所有信任的人。”江华抬起手将手放在了加州清光的头上。

    “所以我相信你。”

    加州清光看着那双蓝色的好似蔚蓝大海的双眸,包容一切,宽容一切......心脏不禁跳动了一下,不知是不是因为江华靠的太近,加州清光闻到了一股说不出的香味,香味很淡,很轻,却很好闻。

    加州清光不自觉地用大拇指摩擦着他中指的指甲,低下头,唇角上扬,“嗯”了一声。

    何其有幸,能让他遇到这样一位温柔宽容的审神者。

    “姬君......”一旁的石切丸也被这幅温馨的场景感染,想要说些什么,却和加州清光一样,被江华打断。

    “姬君什么的,也不要用这种称呼称呼我了,真的很奇怪。”江华放下放在加州清光头上的手,偏头对石切丸说道。

    “就和清光一样叫我名字吧。”江华将一缕头发瞥到了耳后,“我叫江华。”

    .

    “江华大人!”一声清脆稚嫩的活泼声音由远到近地传来。

    正坐在式台上翻着从万屋买来的书的江华闻声抬起头,看向朝她跑过来的踏着木屐的红眸小孩。

    “诶嘿嘿!”小孩一下扑进江华的怀里,把头埋在江华怀里。

    江华接住炮弹似向她冲来的小孩,露出一个无奈但却宠溺的笑容,“今剑,怎么了?”

    “我想岩融啦,你能不能把岩融召唤来呀。”今剑仰起小脸,红的剔透,像红宝石般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江华,撒娇道。

    岩融是三条派里和今剑关系最好的,也是玩的最好的,岩融很宠今剑这个他们家里唯一的小孩(短刀),几乎对今剑有求必应。今剑喜欢坐在岩融的肩膀上,因为岩融很高,他坐在岩融肩膀上,就能看见一下子变的宽了许多的视野。

    有一段时间今剑沉迷于坐在岩融的肩膀,指使着岩融去这里,去那里,连着半个月都没有自己走路,而岩融也没有拒绝,他纵容着今剑,今剑说去哪,就去哪,这一行为,成功地让家里的老爷爷们看不下去了。

    于是,某一天,家里的老爷爷们聚在一起打算跟岩融深刻谈一谈关于他太惯今剑的问题。

    地点:三日月的房间。

    时间:某天。

    人物:三日月、茶丸、小狐丸、岩融。

    “岩融,你这样可不行,再这样下去,今剑会被你惯坏的。”先说话的是小狐丸。

    “喔......”岩融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把小狐丸的忠告听进去。

    “今剑外表看起来是个小孩子,但是别忘了他是刀。”三日月上阵了,他看着坐在对面的岩融,脸上虽然笑着,但眼里却带着认真和严肃。

    茶丸优哉游哉地喝了一口手里的茶,才接着三日月的话说道,“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总会在某一天被审神者召唤走,到时候被你惯坏的今剑怎么办?”

    “没有人会像你这样去惯他的。”

    茶丸话音刚落,岩融瞳孔放大。

    是啊,他愿意宠着、惯着今剑,可别人就不一定了。他早就知道迟早有一天他们总会被审神者召唤走,可他潜意识里地去忽略,去否定。

    如今茶丸撕开他的这层假象,露出血淋淋的真相,他再也不能欺骗自己了。

    最终,谈话以岩融同意不再惯着今剑为落幕。

    岩融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窗外的夜色,轻轻叹息了一声。天色已经太晚了,他们本来就是趁着天晚,是今剑休息的时候,聚在一起谈话的,他纠结着第二天要怎样拒绝今剑,结果天色刚亮,睡的迷迷糊糊的岩融突然睁开了眼睛,脸色不好。

    今剑被召唤走了。

    .

    时间拉回来。

    “喂!你干什么!”躲在拐角处纠结着要不要去找江华帮他涂指甲油的加州清光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今剑‘抢了’他的机会,对江华提出很失礼的要求,他睁大了眼睛,终于忍不住走了出来,气急败坏地喊道。

    “你怎么能对啊路基......江华大人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加州清光疾步走到江华和今剑面前,面对今剑一副无辜的样子,觉得自己肺都要气炸了。

    短刀怎么了?短刀就能用自己小孩子的体型去博取审神者的宠爱了吗!加州清光内心里的小人疯狂咬着帕子。

    在与江华相处的这些日子里,每一位付丧神虽然最初都被江华直接说出自己名字的举动吓到,但最后也都释然了,再被感动的同时,付丧神们觉得江华这个审神者,真的是太天真了(江华:嗯?),他们不相信狐之助没有跟江华说过将自己真名告予付丧神的结果,但显然江华没有放在心上,啊路基如此温柔善良,自己要是哪一天真的把持不住做出很过分的事情怎么办啊,啊路基如此娇弱。

    知道江华武力值的石切丸和加州清光笑而不语:呵呵。你们有胆就去神隐啊,人家直接手撕你们。

    然后对于付丧神们的称呼,他们因为江华态度的坚定,无奈之下只好勉强答应了直呼审神者其名的要求,但他们却很有底线的坚守,喊名字可以,但至少要加上大人两个字,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动摇的。

    江华见付丧神态度也坚定地如同磐石,只好答应。双方各退一步,海阔天空,于是江华被付丧神们称呼江华大人的称呼就定下了。

    “诶?江华大人还没说话呢,你怎么就说不行了。”今剑鼓着小脸,对自己的话被加州清光一下否决而感到不舒服。

    “你......!”见今剑一副理直气壮地样子,加州清光用手指着今剑,气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好了。”江华打断两人,“我不知道能不能把岩融召唤来,但我们可以试试。”

    “好耶!”今剑一听,眼睛一下就亮了,他抱住江华的腰,还蹭了两下。

    “什么......?这怎么可以!江华大人......”加州清光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说道,然而他话还没说完,江华说话了。

    江华一早就感觉到徘徊在角落的加州清光,只是没有点破,她不知道加州清光这孩子有什么事要找他,但迟迟没有出来,而现在看来......江华看着因为焦急,不小心把藏在身后的手以及手中东西露出的加州清光,了然了。

    加州清光是来找她帮他涂指甲的。

    不过看起来似乎因为害羞,所以才犹豫了很久,没有出来,如今却被今剑给炸出来了。

    “等回来了,我帮你涂指甲油吧。”江华嘴角弯起,眼含笑意和安抚的意味。

    也不知道为什么,江华很喜欢小孩子。

    羡慕短刀拥有小孩子体型的一干太刀们咬碎了帕子。

    长谷部:我也好想要啊路基抱抱啊qwq

    带着今剑和黑着脸的加州清光,江华来到了锻刀室,倒是在路上的时候,遇到了内番被分配去厮马的药研。

    药研穿着白大褂,正给马儿梳着马,然后眼角瞥到了一抹熟悉的白色。

    是穿着白色旗袍的江华。

    “大......江华大人,您要去哪?”药研放下手中的工作,向前走了十几步,走到江华面前,问道。

    “去锻刀室。”

    “嗯?”药研一愣,“是要有新人来了吗?”

    “嗯。”

    和药研打完招呼,一路上便再没遇到几个付丧神了。

    江华的本丸里本来就没几个付丧神,细数下来,也就只有八个。

    分别是长谷部、烛台切、今剑、药研藤四郎、骨喰、加州清光、石切丸和日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