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审神者需要派刀剑男士出阵。”狐之助晃着尾巴说道。

    “那我能跟着去吗。”江华看着还像是个孩子一样的加州清光,不放心地问道。

    虽然她知道加州清光的本体是刀剑,但她目前实在看不出加州清光作为刀剑的冰冷、凶险在哪,她倒觉得加州清光就是个孩子。

    说起孩子,她总觉得心里莫名空了一块,缺失了什么东西。

    “......规定里并没有说审神者不能跟刀剑男士一齐出阵。”

    “那我就和加州清光一起去。”

    “啊?”加州清光瞪着一双圆圆的眼睛看着自家审神者,连忙拒绝道,“这怎么可以!”审神者看起来细胳膊细腿的,更像是坐在闺中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主,让她去上阵杀敌,这不是开玩笑吗!而且他现在的等级太低,保全自己都有些困难,别说还要保护审神者了。

    “我们要去哪个时间?”江华直接无视了加州清光的拒绝,她对狐之助问道。

    “审神者大人,这很危险的,那是战场。”狐之助咬重战场两个字。

    “是啊是啊。”加州清光在一旁附和道。

    “我很强。”江华觉得自己必须说明一下自己的武力值了,这一刀一狐也太看不起她了。

    狐之助&加州清光:你看我信不信。

    最终狐之助和加州清光败在了江华的坚持中,为了保护好这个灵力强大纯洁的审神者,狐之助决定给加州清光刚刚锻的刀上拍一张加速符。

    “我叫石切丸。你有治愈疾病的愿望吗?......诶呀,原来不是参拜者呀。”

    “是大太刀!”狐之助激动地喊道,“虽然机动是硬伤,但是一个可以打三。”它终于可以稍微放点心了。

    石切丸没有像加州清光那样,一上来就问审神者的名字,他用姬君称呼江华。

    一人两刀一狐站在时空转换器前。

    “姬君也要跟着去吗?”石切丸问道。

    “嗯。”江华点了一下头。

    石切丸&加州清光:一会一定要保护好姬君/主人。

    输进狐之助说的时间,只见时空转换器上爆发出一阵耀眼的金色光芒,江华和她的两把刀剑消失了。

    刚一到目的地,石切丸和加州清光两人就默契地把江华围在了中间。

    江华看着把她挡的死死的两人,觉得莫名其妙。难道是想在她面前好好表演一下自己?

    说的也是,现在的小孩子都是这样,在大人面前表现自己,渴望得到大人的夸奖。觉得自己真相了的江华也就任由这两把刀去了。

    一人两刀没走多远,就发现了时间溯行军的踪迹,石切丸皱着眉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他刚想提醒加州清光,就发现加州清光已经冲了出去。

    加州清光握紧手中的本体,向眼前的时间溯行军挥去。

    锃——

    清脆的刀剑只见的碰撞的响声,时间溯行军一双空洞洞的骷髅眼里飘忽着一团青色的火焰,不,不仅是它的眼眶里,它的全身都染着青色的火焰!

    “检非违使?!”加州清光惊呼道。

    可怜的加州清光吓的脸都白了,敢问有谁是第一个地图第一次出阵就遇到检非违使的?这根本就是bug吧?开玩笑呢吧?!加州清风悲愤地想到。

    石切丸在确认时间溯行军‘变成’了检非违使后,表情也不好了,他站到江华前面,呈现一副保护的姿态,正色道,“姬君,不要离我太远。”

    江华若有所思地看着面前高大的背影,她没想错的话,石切丸和加州清光的表现不太对,是因为敌人太强大了吗?可她觉得这些骷髅人很弱啊,弱到她轻轻用力就会碎掉的那种程度。

    以自己的力量为标准的江华觉得加州清光和石切丸太弱了。不过是对待孩子的话,要求还是不能太高了,但这样的程度,还是太弱些了吧。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力量可以毁灭一颗星球的江华如是的想到。

    “啧!”一时不慎被检非违使划伤了脸,加州清光脸立马黑了,怒气一下就升了起来,他眯着眼睛,红色的眼眸燃烧着滔天火焰,举起刀剑,狠狠地朝划伤他脸的罪魁祸首砍去。

    “加州殿,小心!”石切丸大喊。一个检非违使举刀挥向背对着他,露出了满满弱点的加州清光。

    糟了!加州清光听见了石切丸的提醒,可此刻已经来不及了,他根本无力躲开,只能回头眼睁睁看着身后袭击的检非违使手中的刀落在他的身上。

    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加州清光呆呆地看着挡在他面前,两手抓住检非违使头的两侧,然后像是撕纸片一样的把检非违使撕成了两半的审神者,大脑空白。

    把手中的骷髅撕成两半,江华没有多余的动作,也没有犹豫,转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将周围剩下的检非违使通通用手刀砍断的砍断,用脚踢断的踢断,场面好不血腥暴力。

    仅仅花费了三秒就把在场的六个检非违使全灭,江华几步走到一脸震惊的加州清光面前,用手在加州清光眼前挥了挥,问道,“还好吗?”

    “......”我一点都不好,加州清光咽了口唾沫,壮着胆子看向已经四零八碎的检非违使,立马就收回了视线。

    这死的也太惨了,这会不会就是我的下场?要是真这样,那我还不如跳解刀池,还能死的好看点qaq。

    石切丸也被江华的举动吓到了,但比加州清光好的是,他没有把检非违使的遭遇联想到自己身上,而是由衷的觉得他的审神者碉堡了_(:_」∠)_。

    解决完了检非违使,江华和两把刀的身上出现了点点金色的光芒,光芒猛地爆发开来,就好像坐过山车一般,或是从高出坠落的悬空感,视野被金色光芒所覆盖,待光芒散去,他们回到了本丸。

    狐之助正坐在时空穿越器上不停地打转,等看到江华回来后,立马凑上前紧张地问道,“审神者大人,您没有受伤吧?”

    江华摇了摇头,“没事。”

    没!事?!这事可大了!加州清光在心里咆哮。他看着狐之助,崩溃地说道,“你们是不是出bug了,为什么第一次出阵就能遇到检非违使?”

    狐之助一听愣了,它肯定地说道,“这不可能,第一个地图不可能出现检非违使,何况其他能出检非违使的地图,也要你们连续闯入王点十次才会被检非违使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