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华很清楚自己死了,所以当她看见眼前一只能口吐人言的小狐狸时,只当这只小狐狸是亡界的特产,毕竟在她还活着的时候,不管在哪颗星球,都没有狐狸是会说人类语言的。

    “......审神者大人?审神者大人!你听见了吗?”

    江华眨了眨眼睛,她刚刚确实没有听这只小狐狸在说些什么,她走神了。

    “抱歉,能再说一遍吗?”

    狐之助:......

    嗨呀,好气呀!这个审神者都不听我说话的!qaq

    没办法,狐之助只好又重复了一遍。

    “......审神者只需要每天安排刀剑男士出阵、远征,每个月达到政府的最低任务要求就可以了。”狐之助甩着自己的尾巴。

    “在此之前,我能问个问题吗。”江华问道。

    “嗯?可以哦。”狐之助歪着头,它的存在就是为新任审神者解释和解答审神者的疑问以及传达时之政府的话。

    “我还活着吗?”

    “诶?”狐之助摇晃的尾巴停住,“是的,审神者大人还活着哟。”

    真奇怪,这个审神者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问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我还活着......?

    江华垂下眼睛,长而密的睫毛为眼底打下一片阴影,看不清她眼里的情绪。既然活着,那为什么,她的心脏不跳?平静的泛不起一点波澜。

    “审神者大人,我们走吧,该去本丸了。”狐之助起身。

    沿着山间小路,江华停在一扇朱红色的大门前。

    “就是这里了,请审神者推开门。”狐之助说道。

    江华将手放在门上,轻轻推开。

    门里是一片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的院子,院子中央放着一个圆形的通体涂着金漆的机器。

    狐之助走到圆形机器前,“审神者往里面输入一些灵力,就能激活本丸了。”

    江华走到圆形机器旁,本来想问要怎样输入灵力,却再开口前的一瞬间好像明白了,她把手放到机器上,手上发出银色的光芒,光芒融进机器里,与此同时,江华感到心下一沉,她与什么东西建立了联系。

    “呜哇!好厉害!”狐之助震惊地睁大了圆溜溜的眼睛,这任审神者的灵力看样子非常的强大,而且颜色也很耀眼!整座本丸的空间占地约有上千亩了,而且还在扩大!领地大不是坏事,但如果太大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审神者大人快停下来!”

    闻言,江华立马松开了手,疑惑地看着狐之助。

    “审神者大人的灵力非常强大、纯洁,所以兑换下来的土地非常大,但是如果土地太大了,不方便审神者大人管理。”狐之助解释道。

    江华抬头看向自己的周围,与刚进来时的景象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面积不仅扩到了几十倍不止,还多出来了很多房子。

    “好像有些大了。”江华评价道,“我听你说过,全刀帐有79振,加上我,总共80人,即使是80个人,也还是太大了。”

    上千亩能不大吗!

    “......是我前面忽视了这一点。”狐之助沮丧地说道,狐狸尾巴都蔫吧地垂了下来,谁知道这个审神者的灵力这么逆天,它从来没见过灵力这么强大的,不,应该说这个情况是有史以来的第一起,回去必须得跟时之政府汇报一下这个问题。

    “十分抱歉,审神者的这个情况很特殊,相应的措施解决里并没有关于这个的,我只能回去汇报,然后等解决问题的措施下来,请审神者谅解!”狐之助把头低的都能埋进地了。

    江华没有难为狐之助,她蹲下身轻轻摸了摸狐之助的头,“没关系。”

    狐之助抬起头,泪眼汪汪地看着江华,“真的吗?审神者真的是一个好人!”

    “对了,审神者需要选择一把初始刀。”说着,狐之助的面前凭空出现了几把刀。

    江华把所有刀剑都看了一遍,最终选择了第一把,“这个吧。”对她来说,哪把刀剑都是一样的,她并不用刀剑,她的武器是伞。

    “审神者选的是加州清光啊。”狐之助晃着尾巴,“审神者把灵力输进这把刀剑中。”

    江华拿起被狐之助叫做加州清光的刀剑,往里面输入灵力。

    “我,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

    “你就是我的主人吗。”加州清光看着眼前一头橙红色头发梳成辫子,穿着白色镶金边旗袍,拥有一双清澈的蓝眸,全身散发着优雅、温和气质的女人,就像一位出生高贵的公主。

    “你好。”江华颔首。

    “呐呐,主人,你叫什么名字?”

    最最重要的一点,千万不能告诉他们你的真名。狐之助郑重的话在江华耳畔响起。

    不能告诉自己的真名吗。

    “我叫江华。”她说。

    狐之助全身炸毛了,它急的团团转,不可置信地喊道,“审神者你怎么能说出你的真名!”

    加州清光同时一愣,自己的审神者有没有说真名他是知道的,在审神者说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与审神者的联系更加紧密了。

    “没事的。”身为当事人的江华安慰狐之助道。

    “怎么可能没事啊!这下完蛋了!糟糕了!”狐之助转来转去,一咬牙,说道,“没办法了,只有一个法子了,审神者大人,你把这把刀刀解了吧。”

    这都是为了审神者的安全!

    加州清光一听脸色都白了,他紧紧地攥着手,不敢去看审神者。好不容易被召唤出来,就要立马被刀解了吗。

    江华看着被吓的脸都发白了的加州清光,叹了声息,在她看来,这就是一个孩子,她虽然不知道刀解是什么意思,但听这个词就知道了,顾名思义,应该就是把刀剑破坏掉的意思,也就是说,让这个孩子去死。

    “谢谢你的好意。”江华对狐之助道,委婉地拒绝了狐之助的提议。

    “可是......!”

    “没事的。”

    “主人......”加州清光看着江华,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江华对加州清光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安心吧。”

    加州清光恍惚地看着审神者,审神者长的很漂亮,笑起来更漂亮,而且感觉很温柔,温柔的就好像他被六代目加州清光锻出的那一刻,六代目加州清光轻轻抚摸他的感觉。

    江华都把话说的这么决绝了,狐之助也不可能强迫江华去把加州清光刀解了。要说狐之助为什么对于江华把自己的真名告诉刀剑男士这件事反应这么大,也是正常的。

    刀剑男士们对于召唤出自己的审神者天生就怀有好感,而这股好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加深,最终产生一种名为‘爱’的感情,他们会把审神者囚禁起来,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这种行为被称为‘神隐’。正因为这种悲剧发生的太多,时之政府才会禁止审神者告知刀剑男士自己的真名。

    但可惜的是,刀剑男士们都有一副好相貌,即使时之政府再怎么强调不能把自己的真名告诉刀剑男士,但依旧有婶婶把自己的真名说出去。

    “那好吧......接下来,我们去锻刀室。”

    .

    “审神者只需要把材料丢进去就行了,刀匠会帮你锻的。”狐之助说道,“材料除了政府每月发放的外,审神者还可以通过远征、出阵获得,材料的作用除了锻刀外,还有修复受伤的刀剑男士的作用,所以审神者务必留下一些材料以防万一,堵刀要慎重。”

    “现在请审神者自己丢入材料吧。”

    江华看向站在自己身后魂不守舍的加州清光,拍了拍加州清光的肩膀。

    “你来吧。”她说。

    “诶?”回过神,加州清光愣愣地看着审神者,花了好几秒钟才明白审神者的意思,他连忙摆手道,“这怎么可以,我......”

    “我相信你。”

    加州清光看着审神者澄清的蓝眸里映着他的身影,眼里带着鼓励和信任。他嘴角上扬,露出一个神气的笑容,“那当然了,我可是最厉害的!”

    见加州清光恢复了活力,江华也放心了。

    往里面各扔了350的材料,提示时间是3h,不出意外出的不是太刀就是大太刀。

    “很厉害。”江华虽然不知道出来的刀好不好,但孩子都是需要夸一夸的。

    加州清光一听高兴坏了,同时他松了口气,向前一扑,扑进了审神者的怀抱。

    江华没有躲开加州清光的‘袭击’,加州清光抱住她时,手指不自觉地用力,她知道加州清光多多少少还有些恐惧,刚刚狐之助的提议让这孩子感到害怕了吧。毕竟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是要了这孩子的命。

    江华安慰地拍了拍加州清光的后背,渐渐抚平了加州清光心里的后怕。

    “......接下来是出阵。”等两人抱完了,狐之助才接着说道。

    .

    “这是时空转换器,只有审神者的灵力才能启动。”狐之助跳到圆形机器上,这个江华一进来就看见的涂着金漆的圆形机器原来就是时空转换器,“你只需要往里面输入年份就可以了。”

    时空转换器前几年一直用的都是旋转式的,后来因为总有那么一些迷糊的审神者转错,时之政府就换成了输入年份的这种,不得不说这种方法很方便也很简单,出错率大大减少了百分之九十九,至于剩下的百分之一,那都是迷糊的时之政府都无法的审神者,只希望这些审神者本丸里的刀剑男士能看好他们的审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