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哥……”洛念北不死心,抓着男人的锦裘大氅的手愈发紧了:“我今年才十岁,还这么小,你忍心让我在外面流浪吗?”

    洛念北撅着一张小嘴,还眨了眨眼睛,试图挤出两滴眼泪来,可惜他没能成功。ωヤノ亅丶メ....

    无论他摆出怎样可怜的模样,男人依旧无感,声音甚至更冷了两分:“你乃是人族,与本座无亲无故,本座为何要留你在妖族?”

    洛念北是个机灵的小家伙,眼珠子一转,顿时想到对策:“如果无亲无故就不能收留我的话,那你可以因为同情收留我啊!”

    “同情?”男人似不解:“何谓同情?”

    男人的话教洛念北一愣,随即很快反应过来:“呃……就是觉得我可怜,想要心疼心疼我!”

    妖连同情是什么都不懂吗?也是,妖与人不同,人懂的感情,妖未必也懂得。

    物种不同,不能一概而论。

    男人的目光从他脸上轻拂而过,继而回归平视远处:“可本座并未觉得你可怜,也不想要心疼你。”

    “……”洛念北一时竟无语凝噎,反正他是铁了心要留下来,干脆耍起赖:“我不管!反正我就要跟着你!”

    “松开。”随着这两个字的话音落下,一层寒意从男人体内散发出来,锦裘大氅突然变得跟块冰似的冷,冻得洛念北险些就松手了。

    他凭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子坚韧劲儿,咬牙忍耐住寒冷把锦裘大氅抓得更紧,仰头梗着脖子冲男人说:“我不!”

    男人丝毫不将他这么个小屁孩放眼里,不多浪费口舌,直接震开了洛念北。

    到底念在对方还是个孩子,男人震开洛念北所用的内力极小,小到洛念北只是放开了他的锦裘大氅,连连后退几步跌坐在地上。

    因为坐下,洛念北又脏又破的裤腿上移了一一小截,露出一个月牙形状的红色胎记,这一幕被男人看入眼里。

    而后,他终于拿正眼看向洛念北了,眼神中暗含探究。

    十岁……红色的月牙胎记……

    自行思索了一小会儿,男人才徐徐问道:“你可是名叫洛念北?”

    洛念北眨了眨眼眼,眼神天真而又疑惑:“咦?大哥哥,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七年前本座曾见过你,不过当时你还太年幼,现如今已经不记得本座罢了。”

    七年不见,他也认不出洛念北了,若不是方才无意让洛念北露出月牙胎记,他就错过遍寻不着却主动送上门的人了。

    洛念北低头凝眉回想自己是三岁的记忆,却发现确实想不起什么来,不好意思地抬手摸了摸后脑勺,他长长地“哦”了一声。

    气氛忽的变得有些微妙,洛念北正寻思着接下来该说什么一句话来打破这空气中突如其来的安静,男人的声音就从头顶飘下来:“随本座走吧。”

    男人转身,缓步离开。

    “欸?”洛念北一愣:“大哥哥,你答应收留我了?”

    “嗯。”男人脚步不停,轻声应道。

    —

    读者:日了狗,说好的小短篇呢!五章了他妈俩男主才见面!

    乌鸦:emmmm……事实证明我粗、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