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这句话,其实是段青拿来安慰与敷衍身边的这个女人的,因为所谓的这个“进入精神世界的方法”,其实只是转换到他之前曾经进入过的某个位面而已。ωヤノ亅丶メ....

    以他建号重生之后的特殊条件,想要进入那个世界此时也变得非常简单,只不过再简单的进入方式,也是相隔在另一个世界当中的人所无法观测到的。

    “嘿。”

    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变成了漂浮状态的段青将依旧如同晨雾一般的朦胧景象纳入了自己的眼帘,没有任何移动手段的他用尽力气挥舞着自己的手足,半晌之后才在如同徜徉海洋一般的移动里依附在了距离他所在的位置最近的其中一条锁链上——顺着他逐渐延伸开来的清晰视野,无数条大小与粗细不一的锁链随着那些雾气的逐渐散开而出现在这片朦胧的空间之中,它们如同摇曳的天线一样在这片云海一般的景象里来回穿行,然后在斜向着段青此时所面对的前方天空中集束成为无数铁链纵横交错的集合:“所以说你们这么多人过来凑热闹,除了给我找麻烦还有什么用?”

    “算了。”

    目光由那片宛如电线一般纠结在一起的铁链景象中收了回来,段青转而开始抱着自己身旁的那条铁链向前移动:“这是哪位兄弟的命运线,借我稍微用一下应该不介意吧……唔。”

    玩笑的语气终于停在了他沿着铁链逐渐升空的动作当中,与之相伴的还有他向着天空中投递过去的眼神,位于那个方向尽头的其中一条粗大的铁链此时正伴着朦胧光辉的散开而逐渐化成了万千细小的细碎链条,沿着某个中心点的尽头而向着灰白色的天空阴云里缓缓地消散着:“……糟糕。”

    “崩毁消失的速度比以往更快啊。”

    【已确认薇尔莉特·ad·罗兰死亡。】

    【开始清理相关信息。】

    “喂喂,你们就不能稍微休息休息吗?”

    手上的力量多用了几分,依旧披在段青身上的灰色魔法袍随着他发出的这道低喝而开始有了袍袖飞舞的迹象,比铁链小上许多的那抹灰色的身影也随着他咬牙开始发力的意念而沿着这条铁轨开始加速,最后于横贯于灰白色天空之间的铁链回路中来回腾跃着:“别走,别走……你们他x的能不能稍微慢一点啊!”

    “复合魔法——寒冰流星!”

    比那些天空中的铁链细小许多的人影所在的位置忽然闪过了一道冰蓝色的辉光,然后化作一道冰色的流星朝着还在不断褪去存在的铁链末端笔直射了过去,与周围无数铁链的大小完全无法比拟的那道摇曳的流星随后却是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将段青前方的大片空间与正在化作白光消失的铁链染成了深邃的冰蓝:“很好!给我冻住不许走……呃。”

    【警告,警告——】

    【侦测到数据异常。】

    “这下也没有时间继续玩了。”

    脸上瞬间闪过的喜悦下一刻被满面的严肃所取代,依然滞留在远处铁链上空的段青无奈地叹息了一声,紧锁的视线也随着逐渐抬起的头颅而望向了那片冰蓝领域的上空,正在逐渐由灰白色云层中冒出的一个个同样细小的黑点上:“这么多守卫……”

    “看来有必要先清理一下呢。”

    他松开了双手,任由自己的身体缓缓地朝着冰蓝空域所在的方向飘了过去,并握在一起的手掌却是随着意念的推动而逐渐发出了红绿两色的光辉,最终赶在那些细小的黑点放大之前凝聚成为一颗逐渐膨胀的圆形光球:“这是一年一度的圣诞老人赏给你们的礼物,希望你们能够收下。”

    “毁灭之喷射白光!”

    轰!

    熊熊燃烧的光球拖曳着更为迅猛的尾巴而瞬间消失在了段青的面前,下一刻便化作一颗剧烈爆炸的新星瞬间呈现在了那群黑点的正中心,滋滋作响的声音随后伴着那些明亮到令人无法睁眼的烈光的洒落而出现在那片空域的黑点周边,仿佛是因为无法承受这股照射的力量而开始融化一般:“无——法——”

    【无法执行数据检验指令。】

    【检测到病毒出现,开始执行清理隔离任务。】

    “……呼。”

    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呼吸,收起了双手的段青咧嘴扯出了一丝苦笑,因为正在忍受痛苦而渗出汗水的额头也随着某种不稳定状态的出现而呈现出了撕裂与模糊的迹象,就像是投射在这个世界中的影像即将失去电力的供应一样:“好吧,我们的时间不多。”

    “既然已经被系统发现,那就干脆放开手来干吧。”

    凭借自己的意志而摒除了脑海中不断传来的疼痛感觉,他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然后在一段时间的酝酿之后,瞬间移动到了那片湛蓝空域的正中心:“任何改变这个世界的能量波动都会引起系统的警觉,只不过之前都是把被发现的时间点压到了命运重塑的最后,这一次提前了少许,也只不过是给我留下了更短的逃脱时机而已……”

    “话说有虚拟技术协议的保护,你们也不会真的下手吧?”他自言自语一般地低声呢喃着,同时将自己的双手放在了被冻结在原地的那些碎裂铁链的碎片上:“就算你们真的肯下手……”

    “这些宛如生命一般正在消失的人,现在的我也不可能放任不管呢。”

    巨大的嗡鸣声随着某道接触在一起的光芒的亮起而回荡在这片满是铁链的空间之内,与之相伴的还有属于段青的身影与无数碎裂的铁链碎片相互融合在一起的诡异景象,逐渐被光芒吞没的男子似乎已经没有精力理会这种异象的发生,逐渐集中起来的精神随后也被陡然冲刷入脑内的大量记忆所淹没了:“伟大的芙蕾陛下,这是我最后一次向您许下这样的誓言,您与您的子孙如果依然执迷不悟,那么他们将永远失去我的信任……”

    “你不能这么做,我的父亲……不!克洛迪尔!你这是在践踏我们祖先的荣耀!”

    “芙拉,对不起,芙拉,一切都是我的错……”

    “诺曼……诺曼!不!”

    “呃啊啊啊啊!”

    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大叫,段青猛然松开了自己一直紧咬的牙关,强行容纳着这些记忆与感情冲击的他口鼻开始逐渐渗出红色的鲜血,就连呼出的空气似乎也开始随着系统的同化而变成了1与0的数据乱流:“果然……有点困难啊,越是生前实力强大的人,角色里蕴含的信息量就越多……嗯?”

    几缕紫色的长发从自己的视野边缘一闪而过,用力喘息的他眼睛微微放大了少许,然后在嘴角上的鲜血逐渐开始消散成为系统白光的景象中,抬起了自己化为白皙的双手:“原来如此,开始融合了吗?”

    “也罢,数据的弥补不可能完全正确,物理修复的手段也非常有限。”

    周围无数白光环绕的景象中,他的视线在自己愈发不稳定的身躯周围来回巡视着:“但如果是通过融合的话,效果说不定会更为直接一些……哈哈。”

    “没想到我也有这一天呢。”似男似女的合成声音中,他渐渐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既然这也是一种方法……”

    “那就让我暂时借用一下好了。”

    刺眼的光芒终于吞没了这片虚无空间的每一寸角落,将周围的一切转化成为完全无法分辨的白色世界,那朦胧的白色就像是寂静的晨雾一般无穷无尽地弥散在这片天地的左右,最后带来的却是一声足以响彻天空的沉重钟声。仿佛能够涤荡灵魂的这道回响的钟声里,雾气朦胧的世界也随着剧烈动荡的出现而突然分开成为上下两个部分,无数名奔逃在城市中间的帝国城民们惊慌失措的身影也像是陡然展开的画卷一般呈现在了这个分离世界的脚下,此时也像是见到了神明一样地齐齐抬头望着他们的头顶:“天,天哪,快看!”

    “那是什么?是神明吗?”

    “是神明!神明降临到我们的世界了!”

    “神啊,请救救我们!救救这座坦桑城吧!”

    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神明这种东西的么。

    心中不由自主地闪过了这句话,仿佛能够将所有声音全部纳入耳中的段青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他控制着这具漂浮在漫天白光照耀之下的躯体缓缓地向下沉落,最后再一次降临到了这座城市的中心点——中央广场的那座石台所在的正上方:“我目睹了你们的审判,也目睹了你们在这场审判里的所作所为。”

    “我可以容忍你们对于世界的无知与愚昧,但却无法容忍你们用这样的方式漠视自己的缺陷。”

    “人类是勇于在逆境中崛起的顽强物种,你们每次都能在逆境中闪耀出令我惊叹的光辉,但相比之下,你们在顺境里的草率与丑恶……也往往令我厌恶。”

    “就像你们刚才所做的一样。”

    旋动的云层将闪耀着白色光辉的晴空彻底驱散开来,也将那抹闪耀着白光的紫发*彻底展现在了所有人的眼中,双目闪烁着神性光辉那道身躯用平静如水的目光注视着刚刚从之前的爆炸废墟里爬起身来的金发男子,身躯也开始逐渐变得朦胧了起来:“你,芙蕾帝国的王子——”

    “你是无法审判我的。”

    又是一道响彻云空的钟声回荡在天际的景象里,形似大魔法师的紫发身影带着比太阳还要刺目的光辉陡然消失在了原地,足以将整座城市压垮的强大魔法能量随后就像是屹立于天地之间的立柱一般出现在了这座城市的中心,朝着无法看到尽头的遥远天际升腾而去。瞠目结舌地一起望着这座渐渐消失于无形的白色光柱,无数停驻在坦桑城各个角落里的帝国城民们纷纷不由自主地朝着光柱所在的方向跪拜了下来,就连与他们站在一起的的那些自由世界的玩家们,望向这道熟悉光柱的眼神中似乎也有了几分敬畏的意味:“这种光柱……不会是那个吧?”

    “是熔炉啊,塔尼亚有一个,天空之城也有一个,现在坦桑城也有了一个……”

    “有没有还不一定呢,看现在的这个样子,能不能长久地维持下去还是一个问题。”

    “那也不亏,毕竟我们也算是见证了一座新熔炉的诞生……话说这个世界里的熔炉都是这么生成的吗?靠着能够成神的强者临死之前的力量召唤神明降临之类的……”

    “不!她不可能是什么神明!”

    用力地推开了一直护在自己身旁的那几名皇家守卫,爬出废墟的帝国皇子殿下大叫着跑到了那道即将消逝的光柱面前,一边状若疯魔一般地挥舞着自己的手臂,一边朝着已然空无一人的高空中大声喊道:“你们不要被那个人给骗了!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大魔法师,根本不可能成为神明……对,对了!”

    “刚才的那些都是那个女人的障眼法!是她用魔法制造出来的幻象!”他指着光柱消散的城市中心呈现出散射状的废墟迹象,脸上的大笑也变得扭曲了起来:“你休想骗得了我,休想瞒得过帝国最伟大的皇子的眼睛——给我找!她一定是利用这次毁灭的魔法逃跑了,你们现在就给我把她找出来!”

    “究竟是怎么回事?”

    望着那名金发男子癫狂的身影以及他身后一众皇家卫兵急忙允诺离去的景象,站在远方房的方法?请给我解释一下。”

    “抱歉。”淡淡的光辉随后逐渐凝聚在了她的身边,与之相伴的还有段青正在喘息的那张疲惫不已的脸:“虽然你可能都没有看到,但我刚才确实是耗费了大量的精力……”

    “你——”

    “你们两个。”

    沉重的声音随后打断了雪灵幻冰刚刚准备问罪的话,带着属于戈麦斯的重甲身影出现在了这片房舍屋顶的另一端,手里握着帝国长枪的他遥遥地望着段青与雪灵幻冰两个人的身影,目光里也充满了怀疑的意味:“我们的皇家魔法师一直在监视着周围的魔法波动,他们刚刚发现了这里的异常。”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我们该怎么说?”

    向后微微退了一步,雪灵幻冰压着嗓子低声询问着身后的段青:“要不要给你刚才的消失找个借口?”

    “找个毛的借口,现在没精神。”

    回答她的是段青无奈的叹息与率先跳下房顶的动作。

    “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