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这番话并没有获得任何人的支持,他们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陈晓,一些好心的就劝说陈晓放弃这个念头。『『ge.

    灰虫捂着红肿的脸蛋,简直无法置信的看着陈晓,压着声音,面容扭曲,竭嘶底里的低吼道:“你小子想造反,星族会杀了我们的。死啦死啦,我们都跑不掉的。”

    星族对人类的手段从来不会手软,只要人类有任何反抗造反的念头,星族会毫不留情的将所有涉及的人杀死。

    人命,在异族眼里根本连猪狗都不如。

    灰虫接触星族的机会比较多,深知星族人对待人类的态度。

    即使他现在去告密,供出陈晓想造反的事,他们这里的人都得死。

    就是这么不讲理。

    人命如草芥。

    陈晓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

    “那么,大家已经没有后路了。即使供我出去,大家也会死。抱歉,是我害死了大家。”

    陈晓语气轻松地说道:“既然横竖都是死,为何不反抗?我可以保证,带你们安全离开星城。”

    所有人都抬起了脑袋看着陈晓,呆滞木然的眼眸,仿佛有些不一样了。

    灰虫很怕死。

    反而是他第一个站起来对陈晓表态,愿意一起逃离星城。

    他怕死。

    所以为了活下去,他背叛人族,成为星族的走狗,仅仅为了活下去,为了活得更好。

    陈晓其实不喜欢灰虫这样的人,这家伙是个墙头草,很容易反水。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他将人性的自私显露无疑。

    但是,陈晓现在不得不依靠这家伙,这家伙能够爬到“奴隶头目”这个位置,也显示了他的能力手段。

    “为了逃离星城,我们需要准备一些工具。”

    既然灰虫已经表态,其他人也只好跟陈晓一起干了。

    正如灰虫所说,就算他们去告密,供出陈晓,他们这里的人都会死。

    星族人根本不将弱小的人类放在眼里,胆敢反抗的人类,一律杀死是星族人一贯的做法。

    “那我们现在怎么做?要准备什么工具?武器的话,估计很难。星族人对铁器监管很严。”

    灰虫虽然是墙头草,但是决定的事就会想尽办法做好,这种人若是有机会让他发展起来,是一个枭雄。

    他会不择手段的达成目标。

    在生死之间,灰虫毫不犹豫的站在陈晓这边就可以看出。

    “白天照常工作,一切按往常那样,我需要时间准备。”

    陈晓说着,看向前方,因为他们聚集在这里已经吸引了一些星族人的注意。

    灰虫立即恢复那个凶狠的模样,推了推陈晓,粗暴的大吼道:“想吃饭就快干活。走!”

    除了打扫府邸,饲养异兽之外,修建星城是星城里所有奴隶都要参与的苦力工作。

    灰虫带着陈晓他们来到采石场,搬运石材。

    这是苦力工作,全都是依靠人力,连工具都没有。

    对于连饭都吃不饱的人类奴隶来说,这种苦力工作简直要命。

    陈晓还好,其他人就不那么幸运了,有些人体力不支倒地不起,那些奴隶头目直接拿起鞭子抽打。

    他们不能不这么做,现场监管工程的星族人都看着。

    灰虫看了眼表情淡然的陈晓,手中的皮鞭忍不住抖了抖,几乎要被玩哭了。

    若是他不这么做,死的就是他啊……

    陈晓走过去,扶起一个倒地的奴隶,说道:“来,一起搬。”

    石块十分沉重,需要两个人一起抬起来,陈晓一接手,那人就愣住了,一脸惊讶。

    陈晓一个人就可以将石块抬起,几乎不用他出力,他可以借此扶着石块恢复体力。

    灰虫举起的皮鞭只好象征性的抽打一下就收回,然后吐了口口水,装模作样的走开。

    这演技无懈可击,简直可以给他封一个奥斯卡影帝奖。

    中午休息期间,灰虫骂骂咧咧的跑过来,对陈晓一阵谩骂之后,打着眼色,小声说道:“怎么样,采石场有什么可以用得上的?”

    这家伙很聪明,他留意到陈晓在采石场四处走动,对石头摸了又摸看了又看,仿佛在寻找什么东西似的。

    陈晓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虽说如此,这个采石场的石材材质主要是大理石以及石灰岩,即使可以用来制造强碱,但用处不大。

    星族人的体质特殊,每一个个体的实力都十分强大,估计利用强碱毒杀的方式可操作性不大。

    见灰虫脸色有些难看,陈晓便说道:“收集一些这种灰白色石头,我有用。还有你知道哪里有硫磺?”

    “硫磺?什么东西?”灰虫一脸懵逼。

    “一种会散发臭味的黄色矿石。”陈晓说道,“有人叫它臭臭石。”

    “臭臭石?”灰虫依然一脸懵逼。

    陈晓拍了拍脑门,换了种说法:“铁匠铺的废弃料中,估计会含有这种东西。”

    炼铁的时候,会加入石灰石进行脱硫,铁匠铺的废弃料一般都会含有含硫化合物,只要经过简单的反应提纯就可以得到硫磺。

    灰虫恍然大悟,“铁匠铺废弃料我见过,若是要收集的话,估计不难。”

    两人秘密交谈了一会,又继续回到岗位工作。

    直到太阳快要下山,星族才允许奴隶们回去休息。

    至于死在途中的人类,连被掩埋的资格都没有,他们在荒野中的尸体,会成为附近野兽的食物。

    回到住处的茅棚,陈晓开始搭建炉子收集草木灰制造硝石。

    黑火药的原料相对容易收集起来,而且数量足够的话,威力足够巨大。

    要逃离星城,武器是必须的,而黑火药就是最好的选择。

    他们的行动必须小心隐秘,所以每次的动作都不敢太大,都是小量小量的收集起来。

    这样的日子过了有半个月。

    陈晓将配置好的黑火药全都制成炸药包,藏了起来。

    这半个月,陈晓也算摸清了星城的构造和守备力量。

    至于星族人的实力,让陈晓清楚意识人类与异族的差距。

    这是种族上的先天性差距,无论如何都无法弥补差距。

    星族人拥有悠长的寿命,他们掌握着高深的星术和系统的修炼方式,身体素质更比人类强无数倍。

    即使人类中偶尔有天才诞生,凭借努力与天赋变得比常人强大,但这种强大也仅仅相对普通人而言。

    在异族面前,人类强者依然弱小。

    古往今来,一个个敢奋起反抗的英雄,全都败在异族手中就是铁血一般的证据。

    既然个人武力无法与异族抗衡,陈晓不会蠢到认为自己就有实力对抗异族。

    他们是弱者,所以只能以弱者的方式来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