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子棋此话一出,顿时让所有人脸色大变。

    梁国太子道:“我竟然将此人给忘了,这可是我们贺兰州有史以来的第一个潜龙榜第一!”

    “据说那一战之后,有许多的二品宗门和圣人家族,想要邀请他加入,我看这个丁昊十有**已经改投其他门派。”

    新一期的北域风云报出炉之后,丁昊这两个字,可以说彻底的响遍了整个北域!

    莫子棋等人,当初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震惊得目瞪口呆,曾经一度怀疑消息的准确性。

    魏国六皇子感叹道:“二品宗门,那可是北域最强大的势力,比起星云学院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换做是我,绝对想都不用想,就算是背弃先祖,也要加入那些门派……”

    梁国太子闻言,不屑的道:“哼,所以说,你成不了潜龙榜第一。”

    “我虽然没有见过此人,但是却听闻过一些他的事迹,这个丁昊,性格极其自负,绝对不可能轻易加入其他门派。”

    魏国六皇子道:“自从潜龙榜结束之后,此人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出现,照你们所言,这个吴敌难道真的便是丁昊?”

    莫子棋道:“放眼整个北域,能够在如此年纪,击杀生死境强者的年轻一代,除了潜龙榜第一,老夫实在是想不出第二人。”

    “当然,这只是老夫的猜测,正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北域实在是太大了,说不定此人,来自一个不世出的古老家族也说不定。”

    “毕竟自太古时代以来,北域曾经诞生过无数的强者,如今有许多的家族或者门派隐世不出,但是实力却是丝毫不比一些圣人家族弱。”

    楚千帆道:“不管此人是谁,如今星云神宫有赵文渊等人的加入,已经拥有五品宗门的实力。”

    “放眼整个苍龙山脉,除了太清宫以外,已经没有门派是他们的对手!”

    这一次的开派大典,持续了一整天,所有人都对星云神宫展现出来的实力,感到了震惊不已。

    为了准备此次的开派大典,丁昊特意花费了半个月的时间,训练星云神宫的武者。

    他上一世,乃是无生魔宫的魔子,对于训练门下的弟子,以及排兵布阵方面可谓是有一些心得。

    在他的训练下,星云神宫变得越来越像一个整体,战斗力明显比刚开始的时候,提升了许多。

    大典结束之后,众人来到了议事厅。

    此刻大厅内,只剩下了丁昊以及星云学院的几人。

    赵文渊笑道:“好小子,几个月未见,便建立出了一个如此庞大的门派,要不是你飞鸽传书,我还真不知道掌门人是你。”

    丁昊解释道:“想要灭掉万邪教,仅凭几个人的力量绝对不够,所以必须要建立一个可以与万邪教抗衡的门派才行。”

    梵花音闻言,点了点头道:“不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眼下要做的便是隐忍,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万邪教的人血债血偿!”

    赵文渊的目光望向丁昊,补充道:“眼下万邪教的人在四处找你,所以你的身份暂时还不能暴露,一旦被万邪教的人得知,星云神宫的掌门是你,后果不堪设想。”

    “对了,这一次怎么没有见到韩师姐和水师姐?”想到了此处,丁昊立刻问道。

    赵文渊道:“梦璃那丫头,去找她爹了,她一个人在外面很不安全,可惜老夫劝不住她。”

    “临走之前,我给她制作了一枚符印,一旦她遇到危险,老夫会第一时间得知。”

    “至于水丫头,似乎是族里出了一点事,早在上个月,便返回了玄天崖,算起来已经有二十多天未见。”

    两个月前,有消息传出韩天逸出现在了落日岭一带。

    虽然可信度不高,但韩梦璃还是选择了孤身前往,结果搜寻了很久,并未找到韩天逸的下落。

    水灵韵与韩梦璃都是潜龙榜上的武者,实力不俗。

    在丁昊看来,若是遇到了危险,即便是不敌,想要逃走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就在这时,赵文渊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开口道:“对了,这一次来,老夫带了一个好消息给你。”

    丁昊好奇的道:“哦?什么好消息?”

    赵文渊道:“你之前灵秀峰上有一名叫做丁可儿的少女,并没有死,她被花月瞳带去了太平郡国,听说如今修为已经达到了归元期。”

    “如此说来,花师姐也没有死?”

    听到了这一消息,丁昊的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丁可儿不仅仅是丁昊的族人,同时还是他的弟子。

    得知她和花月瞳还活着,对于丁昊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赵文渊点头道:“不错,不仅如此,外门之中也有许多人存活了下来。”

    “这几日,老夫会发布一则公告,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些曾经的星云学院的弟子,便会从四面八方赶来。”

    丁昊封赵文渊为内宫长老,封梵花音为护法,其余的秦天问等人则成为了内宫弟子。

    三日之后,赵文渊暗中发布了一则公告,果然没过多久,便有十几名星云学院当时的幸存者,加入了星云神宫。

    议事大厅。

    李万城道:“启禀掌门,如今燕国上下几乎全部被我们掌控,就连附近的一些小国,也选择了归顺我们。”

    “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便可以正式晋升为四品宗门。”

    说完此话,李万城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的表情。

    丁昊发现了对方的异常,询问道:“怎么,莫非燕国还有势力在与我们作对?”

    李万城点了点头,道:“不错,在燕国与梁国的交界处,有一个古老的家族,我们的人马进攻了几次,但都被他们抵挡了下来。”

    “这个家族的实力不比燕国皇室差,我们的人可以说是损失惨重……”

    由于清剿燕国的反抗势力,乃是李万城的任务。

    因此,李万城原本并不想将这一件事告诉丁昊。

    因为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件极其丢脸的事。

    丁昊问道:“哦?你说的这个家族,叫什么名字?”

    李万城道:“玄天崖,水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