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是什么人?”

    丁昊的出现,顿时在下方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所有人的心中都充满了困惑,没有人知道方胜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李万城的心中不解的道:“奇怪,方胜怎么会听从一个少年的命令?而且看样子,他似乎十分畏惧对方。”

    丁昊的脸上虽然戴着面具,但是在场的武者不难看出,方胜口中的吴大侠,乃是一个年纪不足二十的少年。

    李青璇道:“此人莫非是燕国皇室的皇子?”

    李万城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百花门乃是燕国的第一门派,区区一个皇子,还没有这么大的面子,能够指挥得了方胜。”

    “而且若是燕国的皇室想要召集我们,完全可以下一道旨意,根本不需要借助方胜之手。”

    丁昊站在高台上,俯视下方,语气冰冷的道:“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姓吴名敌,来自中域,今日召集大家在此,乃是有一件要事与大家商讨。”

    沈千秋闻言,厉声道:“小子,我管你是什么人,今日要是不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沈家第一个饶不了你!”

    五龙门的门主,唐卫风道:“不错,你大费周章的将我们聚集在这里,究竟有何目的?”

    原本众人以为有宝物出世,这才从燕国各地赶了过来,结果现在发现被人摆了一道,沈千秋等人自然会有火气。

    丁昊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众人会有此反应,显得毫不在意。

    他双手负在身后,面无表情的道:“本公子行事,何须向你们这群蝼蚁解释?”

    “你说什么?!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

    “就是,别以为你来自中域,就敢在这里口出狂言!”

    丁昊此话一出,下方所有的武者,当即勃然大怒。

    李万城皱眉道:“太狂妄了,这小子难道想与整个燕国为敌不成?”

    “我原本还以为,此人是哪个世家大族的天才少年,但是现在看来,这家伙完全就是一个没有脑子的狂徒。”

    听到了丁昊的这番话,就连李青璇也忍不住摇了摇头。

    在她看来,以丁昊的年纪,修为最多也就在元罡境左右。

    而此刻丁昊面对的,几乎是整个燕国所有的门派,若是真的惹恼了这些各大门派的高层,到时候即便是方胜也保不了他。

    “噗嗤!”

    就在这时,令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视线之内,只见丁昊的手指轻轻一弹,刹那间,一道纯白色的剑气暴涌而出,以一种闪电般的速度,将沈千秋的头颅斩了下来!

    鲜血喷涌,堂堂的沈家家主,万象境大圆满的武道高手,眨眼之间,就这样变成了一个无头尸体!

    “这……这怎么可能?!沈千秋修炼的功法名为混元金钟诀,肉身防御极其的强大,怎么会连一个少年的一招都接不住?!”

    见到了这一幕,李万城整个人目瞪口呆,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即便是以他的修为,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一招之内便将沈千秋杀死,除非修为达到了玄台境以上!

    想到了此处,李万城的后背当即有些发麻。

    “混账,哪里来的小杂种,竟然敢在这里随手杀人,老夫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见到沈千秋死在了丁昊的手中,城北林家的家主林长松,脚尖猛点地面,凌空化作了一道白色的残影,猛的朝着丁昊贯空而去!

    “死!”

    丁昊眼睛都不眨一下,手指轻轻一弹,顷刻之间一道滔天的剑气,瞬间从林长松的胸口,破体而出!

    一剑穿心,林长松的口中“噗”的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当场气绝而亡!

    又是一名万象境大圆满的武者,死在了丁昊的手中。

    林长松的实力比起沈千秋还要强上几分,依旧连丁昊的一招都接不住!

    “不……不可思议,此人看上去连二十岁都不到,实力怎么会如此恐怖?!”

    李青璇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要不是这一切乃是她亲眼所见,打死她都不敢相信。

    对于燕国的这些武者来说,他们眼中的世界,也就只有苍龙山脉这么一点大,像丁昊这样妖孽的天才,他们以前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丁昊弹指之间,杀死了两大高手,就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他看了一眼下方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的众人,淡淡的道:“我刚刚说了,今日找你们过来,乃是有一件要事与你们商议。”

    “若是你们不愿意与我合作,刚刚的那两人便是你们的下场!”

    太霸道了!

    一言不合,便直接出手杀人,这哪里是与众人商议,简直就是*裸的威胁!

    唐卫风脸色苍白,后背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湿透,他望着沈千秋的尸体暗自心惊,刚刚若是他再多说一句,现在死的人,很有可能是他自己!

    这是一个以强者为尊的世界,丁昊展露出来的实力,毫无疑问,已经深深的震慑到了所有人!

    李万城望着高台上的丁昊,语气恭敬的道:“不知阁下今日召集我们来此,究竟所为何事?”

    “若是有用得到我天龙派的地方,阁下只需吩咐一声,我派上下愿效犬马之劳!”

    李万城此话一出,无疑是选择了屈服。

    刹那间,场下的数十个门派纷纷表态,愿意听从丁昊的调遣。

    丁昊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很好,事情是这样的,本公子想在燕国建立一个门派,但是现在门内一个弟子都没有。”

    “所以我想要让你们在场的所有门派,都投入我的门下,不知道你们意下如何?”

    “这……”

    李万城等人闻言,当即脸色大变。

    原本众人以为,丁昊可能是有什么事,需要派遣他们去办。

    这对各大门派来说,算不了什么,最多耗费一点人力和财力而已。

    然而现在看来,他们将事情想得简单了。

    对于有些人来说,另投他派,等于背弃先祖,这简直比杀了他们,还难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