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约之中,只见一名身着白裙的九天仙子在洛凝烟的背后凝聚,手持长剑,发出了一道三丈多长的惊天剑气,顷刻之间与她手中的剑合二为一!

    不得不说,洛凝烟在剑道上的天赋确实很高,这一门“天女剑诀”,她才修炼了几个月,便已经融会贯通。. .

    这门剑法乃是太白剑宗的一位女剑圣所创,威力丝毫不逊色于《太白剑典》。

    “极度冰封!”

    丁昊面无表情,又是一指点出,刹那间,一道恐怖的寒冰之力在他的指尖涌出,瞬间将洛凝烟的剑气冰封!

    漫天的寒霜笼罩整个比武台,使得洛凝烟寸步难行,无论使用什么样的剑招,最终都被丁昊轻松的破解。

    “不……我不可能败在这里!”

    洛凝烟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决绝,凌空一跃,化作了一道白光,想要顺势绕到丁昊的身后!

    结果就在这时,丁昊一指斩出,指尖雷光涌动,发出了一道紫色的剑气,快速的朝着洛凝烟斩去!

    “电光一闪!”

    丁昊这一招剑诀正是“惊雷九式”的第一式。

    “嘭!”

    视线之内,只见丁昊发出的这一道剑气斩在了洛凝烟的护体罡气之上,顿时发出一声惊人的巨响!

    洛凝烟周身的罡气,如同是玻璃一般,出现了一道道裂痕,紧接着轰然破碎!

    没有任何的悬念,洛凝烟的口中“噗”的喷出一口鲜血,右手持剑支撑在地上,显然受了不轻的内伤。

    丁昊看了眼前的绝色少女一眼,淡淡的道:“你在剑道上的天赋不错,不如改投我的门下,我看你们太白剑宗也没什么了不起。”

    “你……”

    洛凝烟闻言,气得脸色通红。

    她出身于北域的一个名门望族,从小天赋过人,九岁便加入了太白剑宗。

    在洛凝烟的眼里,她是出身高贵的天之骄女,更是堂堂的二品宗门太白剑宗年轻一代的佼佼者。

    以她自负的性格,绝对受不了丁昊的言语侮辱。

    “天地幻灭!”

    只见洛凝烟贝齿紧咬,提起手中的长剑,全身瞬间散发出了一股无比恐怖的强大气息。

    很快,她的身体变得逐渐的虚无,如同是一个透明人,一剑刺出,化作了一道夺目的白影,狠狠的朝着丁昊刺去!

    一时间,所有的天地灵气,全部朝着洛凝烟汇聚而去,使得她手中的剑不断的增长,顷刻之间便增长到了十几丈长!

    “不好,洛师姐想要与那小子玉石俱焚!”

    见到了这一幕,台下的一名太白剑宗的弟子,当即大惊失色。

    洛凝烟使用的这一招剑诀,乃是“天女剑法”的最后一式。

    相传,创出这一门剑法的女剑圣,年轻之时乃是一个绝色美人。

    此人与北域一个圣人家族的传人相爱,两人男才女貌,在当时被传为一段佳话。

    可惜,好景不长,那一名圣人家族的传人,始乱终弃,爱上了其他的女子。

    结果太白剑宗的这一位女剑圣,一怒之下便创出了这一招“天地幻灭”,于绝情谷内,与那一名负心汉同归于尽。

    幸运的是,当时太白剑宗的一名长老正好路过此地。

    他见女子天赋极佳,不忍看到对方就这样死去,于是将奄奄一息的女子用丹药救活。

    后来,女子加入了太白剑宗,日夜苦修剑法,皇天不负有心人,最后终成一代剑圣!

    而这一招“天地幻灭”便被她收录在了“天女剑法”之中,在太白剑宗流传了下去。

    这一招剑诀,虽然威力极大,但是使用之时需要燃烧自己的寿元,可谓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洛凝烟的自尊心极强,她绝不允许自己败在一个四品宗门的武者手中,她使出这一招,目的就是想要与丁昊同归于尽!

    “轰隆隆!”

    这一刻,大地轰鸣,就连整个比武台都开始剧烈的颤动起来。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一战吸引。

    “你这是何必?就算是这样,你也不可能战胜我。”

    丁昊摇了摇头,口中发出了一声叹息。

    “风逝无痕!”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只见他提起手中的剑,一剑刺出,天地无声,于虚空之中留下了一道恐怖的纯白色剑痕!

    丁昊的这一剑快得不可思议,甚至连他的剑光都无法看清!

    “嘭!”

    伴随着一道惊人的巨响传出,只见洛凝烟手中的剑,忽然出现了一道裂痕,紧接着从两边缓缓的裂开,断成了两段!

    隐约之中,洛凝烟仿佛看到丁昊的背后,浮现出了一柄白色的巨剑。

    那把剑顶天立地,如同是一根擎天巨柱,竖立在天地之中!

    “你……你已经凝聚出了七成……”

    洛凝烟手中的剑支离破碎,化作了一地的碎片,顷刻之间倒飞了出去!

    她由于燃烧了寿元,此刻脸色变得无比的苍白,但是眼神之中却是充满了惊骇,就好像是见到了鬼一般。

    洛凝烟的语气之中充满了不敢相信,口中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好在她刚刚这一招“天地幻灭”并没有完全施展开来,要不然即便是不死,也会损耗几十年的寿元。

    “一号比武台,胜利方,丁昊。”

    随着裁断宣布了这一场的比赛结果,几名太白剑宗的弟子顿时上台将洛凝烟扶了下去。

    “丁昊,休要得意,这笔账,我太白剑宗迟早会讨回来!”

    “不错,你莫以为我们太白剑宗好欺负,接下来宇文师兄一定会替我们报仇!”

    由于丁昊刚刚出手只是一瞬间的事,所以除了洛凝烟以外,其他人并不知道丁昊的真正实力。

    几名太白剑宗的弟子望着丁昊,气得咬牙切齿,可惜的是,他们并不是丁昊的对手。

    “这不可能……洛师姐竟然败给了一个贺兰州的野小子,难道此人比宇文傲还要厉害?!”

    见到洛凝烟竟然败在了丁昊的手中,万青青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眼珠瞪得浑圆。

    一旁的华服男子道:“此人的实力虽强,但绝非宇文傲的对手。”

    “宇文傲可是太白剑宗的第一天才,拥有潜龙榜前三甲的实力,即便是百里圣也未必能够稳赢宇文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