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可怕了,竟然连赵破军都不是他的对手!”

    “我没有看错吧,北域何时出现了这么妖孽的天才!”

    周围的武者见到赵破军竟然败在了丁昊的手中,无不瞠目结舌,即便是几个来自二品宗门的弟子,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这些人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丁昊拥有着堪比十大超级天才的实力!

    “不可能……老子身上有着圣人的血脉,怎么可能会败在一个下等贱民的手中?!”

    赵破军气得睚眦欲裂,他不顾身上的伤势,再一次化作了一道恐怖的电光,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朝着丁昊扑了过去!

    丁昊理都未理对方,衣袖一挥,口中轻喝一声。

    “跪下!”

    刹那间,一股宏大的巨力就轰的降临在了赵破军的肩头,将他死死的压在了地上,双膝跪地。

    “啊!”

    赵破军发出一声狂吼,身上的真气疯狂涌动,几欲破体而出。

    可是他无论怎么挣扎,也无法挣脱丁昊的掌控!

    “太霸道,太凶残了,竟然让赵家的二公子下跪!这样一来,不仅是赵破军,就连赵家的脸面也是被丢尽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让一个天之骄子当众下跪,这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周围的武者见到这一幕,全部暗暗心惊。

    蓝衣男子皱眉道:“这个赵破军也算是赵家年轻一代有名的天才,怎么如此不堪一击?”

    紫裙少女的目光望向丁昊,若有所思的道:“不是赵破军弱,而是他选错了对手!”

    事实上,赵破军的实力并不弱,若是放到贺兰州,同辈之中,几乎无人是他的对手。

    可惜,他遇到的人是丁昊!

    赵破军的实力虽强,但也就和当初的厉千绝在伯仲之间。

    如今丁昊的不死天书已经突破到了第二层,实力比起一个月前,有了一个巨大的提升。

    区区的一个赵破军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丁昊望着跪在他面前的赵破军,语气冰冷的道:“得罪我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念在你是名门之后,我会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杀人诛心,丁昊素来不是一个喜欢手下留情之人,即便是赵家的嫡系子弟,他也是说杀就杀!

    “丁施主,手下留情。”

    就在丁昊准备击杀赵破军之时,一名身着金色僧袍的光头和尚,忽然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丁昊眼角一缩,望着那一名和尚,问道:“原来是九空大师,怎么,你和此人有交情?”

    九空和尚念了一声佛号道:“丁施主,赵家与我万佛宗世代交好,今日能否卖贫僧一个薄面,饶他一命?”

    丁昊冷笑道:“原本我丁昊杀人,谁来求情都没用,不过今日我心情还算不错,就暂且放他一马,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随着丁昊的话音刚落,刹那间,只见他一掌击出,打出了一个黑色的掌印,“轰”的一声拍在了赵破军的双腿之上!

    赵破军的口中惨叫一声,双腿的腿骨瞬间被丁昊的掌力震得粉碎!

    “太狠了!双腿被打断,就算是有疗伤圣药,没有十天八天也好不了,明日的潜龙榜,赵破军肯定是参加不成了!”

    蓝衣男子见丁昊废掉了赵破军的双腿,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苦笑。

    “姓丁的,你等着,此仇不报,我赵破军誓不为人!”

    赵破军的双腿断裂,被两名赵家的子弟,狼狈的扶了回去,口中叫骂声不断。

    丁昊对此充耳不闻,向九空和尚告辞之后,便准备转身离开此地。

    赵破军虽然是赵家的嫡系子弟,但他的父亲赵长清,只是赵家的一个执事。

    即便是赵破军日后想要找丁昊的麻烦,丁昊也不惧。

    “这位公子,请等一等。”

    就在这时,人群之中,忽然走出了一名身着紫裙的绝色少女。

    她的出现,瞬间引发了一阵骚动。

    “是上官家的上官飞雪,老天,她怎么会在这里!”

    “太美了,不愧是北域的四大美女之首,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人!”

    周围的武者不由自主的让出了一条道路,就像是众星捧月一般,将少女围在了中央。

    丁昊前世虽然是无生魔宫的魔子,见过不少的绝色美女。

    但是像上官飞雪这样,容貌几乎完美无瑕的女子,除了玉倾城以外,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即便是这样,丁昊也仅仅只是感觉到眼前一亮,并没有被对方的容貌所动。

    丁昊问道:“不知道姑娘找我何事?”

    上官飞雪莞尔一笑,道:“我最近在修炼一门雷电系的武技,不知你可否将手中的雷电晶石让给我?我愿意出双倍的价钱将你手中的晶石买下!”

    “什么?双倍的价钱?那岂不是一千万枚灵晶?”

    刚刚也在拍卖会现场的几名武者,听到了上官飞雪的话,顿时大吃一惊。

    一千万枚灵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一个四品宗门一年的开销也就五六百万。

    这么多的灵晶,即便是放到一个二品宗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不过丁昊似乎对金钱一点也不感兴趣,淡淡的道;“不好意思,这枚晶石我不卖。”

    上官飞雪黛眉微微一皱,道:“你不要灵晶也可以,我可以用其他东西和你交换,鬼级武技,王品灵器,甚至是一枚六品的丹药!”

    丁昊闻言,依旧不为所动,再次摇了摇头道:“我说了,这枚晶石我不卖,即便是你出再高的价钱也不行,要是没有其他什么事,我要走了……”

    见到丁昊转身想要离开,站在上官飞雪身旁的蓝衣男子顿时怒道:“你这人也太不识抬举了,别以为你击败了赵破军很了不起!”

    “我上官家乃是北域排名第一的圣人家族,即便是圣王府的百里圣,也不敢和我飞雪姐姐这么说话!”

    丁昊望着蓝衣男子,全身散发出一股冷冽的杀气,道:“赵家也好,上官家也罢,也许在旁人的眼中很了不起,但在我丁昊的眼里,一文不值!”

    “若是你要找死,老子不介意今天再多杀一个!”

    上官飞雪身旁的那一名蓝衣男子,修为只有万象初期,丁昊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吓得他脸色一白,差点瘫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