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边,白云仙宗这次一共派出了六名内宫弟子,其中为首的是一名容貌英武的年轻男子。

    此人姓武名元英,排在白云仙宗内宫的第二十五位,修为同样达到了万象初期。

    武元英道:“不错,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一个魔子不成?你们星云学院的人,若是害怕,就留在此处,武某并不介意。”

    说完此话,一旁的几名白云仙宗的弟子,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魏子寻怒道:“哼,笑话,我看真正害怕的是你们,有本事咱们便来赌一赌,看谁能杀死那个万邪教的魔子!”

    “好,赌就赌,我武元英怕你不成!”

    两方人马,还没有遇到万邪教的武者,便已经火药味十足。

    一旁的九空和尚,见到了这一幕,顿时暗中摇了摇头。

    在他看来,这几人狂妄自大,简直就是一群井底之蛙。

    就在这时,丁昊修为突破,正好看到了魏子寻等人朝着自己的方向赶了过来……

    花月瞳见到了丁昊,立刻上前道:“丁昊,你来得正好,我们准备去剿灭万邪教的武者,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吧。”

    丁昊扫视了一圈众人,淡淡的道:“你们去吧,我另外还有一件事要处理。”

    在场的众人,还不知道魔兵已经出世,所以丁昊想要抢先一步,将那一件魔兵夺下。

    韩梦璃以为丁昊担心众人的实力问题,顿时说道:“我身旁的这一位是魏师兄,排在内门的前三十位,有他在,那个万邪教的魔子,一定不是我们的对手。”

    魏子寻闻言,脸上顿时流露出了一丝高傲的神情。

    只见他斜斜的瞥了丁昊一眼,轻蔑的道:“韩师妹,叫上他干嘛?他一个区区的元罡境武者,能够帮上什么忙?”

    “就是,以他的实力,连内门的前三百名都排不进,去了也是送死!”魏子寻身旁的一名肥胖武者,顿时讥笑道。

    魏子寻曾经在拜师大典上,见过丁昊一面,当时就对丁昊心生嫉妒。

    在他看来,自己无论是天赋,还是家世,都远在丁昊之上,魏子寻实在是想不通,韩天逸为何要收这样一个普通的人为弟子。

    事实上,不仅是魏子寻,内门之中有许多人,对于韩天逸招收丁昊为弟子一事,都是十分的不服气。

    武元英看了丁昊一眼,冷笑道:“你就是丁昊?听说你在埋骨之地,杀死了数十名我宗弟子,原本以为你有多了不起,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就因为丁昊的一句话,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丁昊是因为畏惧万邪教的凶名,所以才不敢前去。

    连同魏子寻在内的那一批武者,心中不禁对丁昊充满了鄙夷,纷纷觉得他根本不配当掌门人的亲传弟子。

    武者除了天赋与修为以外,道心也是格外的重要。

    即便是你的天赋再高,若是遇到一点事便心生畏惧,修行之途也不会走得长远。

    丁昊也不解释,语气冰冷的道:“告辞。”

    面对众人的轻视,丁昊毫不在意,因为他很清楚厉千绝的实力,仅凭这几个人的修为,与厉千绝交手,完全是送死。

    韩梦璃与花月瞳自然知道,丁昊并不是他们口中说的那种人,二人刚想准备帮丁昊说话,却发现丁昊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魏子寻见到丁昊已经离开,冷哼一声,道:“走吧,不要因为此人,耽误了大事。”

    很快,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祭坛的所在地。

    万邪教的武者,见有人闯入,纷纷手持兵器,杀了上来!

    “真阳滔天!”

    魏子寻一掌击出,化作了一头恐怖的火龙,火光焚烧数里,瞬间将十几名武者击毙!

    “怒碎五岳!”

    另外一边,武元英不甘示弱,一剑刺出,化作了一道恐怖的剑光,硬生生的将一名元罡境大圆满的武者,斩成了两段!

    由于此次前来的都是两个宗门里的精英,顷刻之间万邪教的弟子便被杀死了一大半!

    “哈哈,万邪教号称贺兰州第一宗门,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魏子寻全身散发出一股恐怖的火焰气息,望着周围倒下去的邪教弟子,口中顿时得意的大笑起来。

    事实上,此次派到古月镇的,只不过是恶鬼门三大堂口之一的黑虎堂的弟子。

    放到星云学院,几乎与外门的四大分院差不多,根本算不上是万邪教的精锐。

    “是谁说我万邪教不过如此?”

    就在这时,只听一道冷然的声音响起,半空之中,一名长发少年,脚踏虚空,以一种傲视天地之姿,快速的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魏子寻望着那名长发少年,冷笑道:“我若是猜得不错,你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魔子,你来得正好,只要杀了你,我魏子寻的名字便可以威震整个贺兰州!”

    厉千绝闻言,笑道:“一个蛮夷之地出来的武者,竟然也敢在本魔子的面前叫嚣,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找死!”

    魏子寻口中怒喝一声,脚下猛的一踏,大地轰然震动!

    刹那间,整个人化作了一道夺目的火光,凌空一跃,瞬间飞到了几百米的高空之中!

    “真阳铠甲!现!”

    火光涌动,只见魏子寻的身上,浮现出了一件厚厚的火焰战衣。

    那件战衣将魏子寻的头部,胸口,手臂,以及大腿和小腿,全身所有的部位全部覆盖,使得他整个人完全被一层厚厚的红色铠甲层层保护起来!

    “有意思,竟然是铠甲类的武魂,难怪这么有底气。”

    厉千绝的嘴角微微上翘,望着魏子寻身上的那一件火焰铠甲,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铠甲类的武魂,属于器武魂的一种,比自然系的武魂,罕见的多。

    魏子寻正是凭借这一优势,才能在内门之中排在第二十一位。

    可惜的是,他的武魂品级是紫色,若是金色武魂,以他的实力足以排到内门前十。

    “真阳十字斩!”

    空气中的温度骤然上升,魏子寻的口中大喝一声,全身升起一个巨大的火焰十字架,狠狠的朝着厉千绝轰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