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原来是星云学院的弟子,刚好,用你的血气喂养我的玉骨箫!”

    中年男子看到了丁昊身上的武袍,口中顿时发出了一声冷笑。

    只见他抬起了手中的玉箫,刹那间,一道夺目的黑光,如同是一条黑色的小蛇,瞬间从玉箫之上涌出!

    “是玄台境的武道神话!”

    中年男子手中的玉箫乃是一件魔兵,玉箫之上散发出令人窒息的气息,呼吸之间便可以将丁昊化为一堆血肉。

    “等等,我也是万邪教的弟子!”

    丁昊神情自若的邪笑了一声,快速的从怀中取出了一枚黑色的令牌,递到了中年男子的手中。

    中年男子闻言,接过了令牌,仔细的看了一眼,皱眉道:“你叫什么名字?”

    丁昊道:“在下伍少冲,乃是万邪教安插在星云学院的内应。”

    “原来是自己人。”

    中年男子邪魅一笑,放下了手中的玉箫,道:“既然你出现在了这里,想必和我的任务相同,不知你是哪个门的弟子?”

    丁昊一脸谄媚的道:“在下是森罗门的弟子,入教不足一年,还望前辈日后多多提携。”

    丁昊加入星云学院之后,曾经了解过北域的一些门派。

    他知道万邪教有六个门,分别是森罗门,白骨门,恶鬼门,无常门,地府门,以及阎罗门。

    六大分门,弟子众多,即便是门主,也不可能知道每一个弟子的底细。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道:“原来是靳老鬼的弟子,本座乃是白骨门的门主韦不空,放心,这件任务办完之后,你我都会得到无穷的好处!”

    丁昊欣喜的道:“谢过门主大人!”

    “走吧!星云学院和白云仙宗的高层马上就到,咱们得抓紧时间!”

    中年男子带着丁昊,化作了一道黑光,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快速的朝着黑色大山的山顶飞去!

    只见山顶之上,建有一个黑色的宫殿,由于时间太过久远,宫殿之上布满了蜘蛛网,看上去无比的残破,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

    宫殿的大门乃是由一种特殊的材料制成,高达十几丈,上面布满了神秘的符印,充斥着一股古老而沧桑的神秘气息。

    大门的四周,竖立着六根无比庞大的青铜铁柱,如同是六根擎天之柱,分别矗立在六个不同的方位。

    只见其中每一根铁柱之上,都缠绕着一条长达两三丈的青色巨蟒,巨蟒双眼血红,三角形的脑袋之中,正不断的向外吐露着阴森的杀意。

    韦不空手持玉箫,口中念念有词,刹那间,只见六道神秘的黑光,瞬间从六根铜柱之上冲天而出!

    六道黑光如同是六把利剑,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在半空之中汇聚到了一点,瞬间引发了一股强烈的地震,使得整个黑色大山不停的颤动。

    “轰隆隆!”

    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传出,只见韦不空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透明的圆盘,放在了六道黑光的交汇处。

    刹那间,宫殿大门上的神秘符印,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脱落。

    紧接着,韦不空猛的击出了一掌,黑色的掌印撞击在了大门之上,瞬间将宫殿的大门彻底的打开!

    “呼!”

    大门打开之后,一股阴森至极的冷风,顿时朝着丁昊扑面吹来。

    这股冷风之中,蕴含着恐怖至极的威压,几乎如同是神威一般,狂暴,霸道,充满了魔性,仿佛有一尊活着的魔神被关押在这里,令人惊惧,敬畏,臣服!

    丁昊与韦不空进入宫殿之后,一路上,到处都是死人的白骨。

    也不知道在里面绕了多久,只见韦不空忽然将一扇青铜大门推开。

    在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中,一座无比庞大的黑色牢笼瞬间出现在了丁昊的眼前。

    牢笼之中锁着一名身着黑袍的神秘男子。

    只见对方头颅低垂,身上缠满了锁链,密密麻麻,有的扎入大地之中,有的扎在墙壁之内,还有的高高悬起,每一根锁链的尾端都有一个环形锁,锁住他全身上下所有的骨骼。

    毫无疑问,牢中的男子一定是万邪教的高手,而且无论是身份还是实力,都远在韦不空之上。

    对方的身材高大,虽然被困在牢笼之内,但是身上的气息却是无比的恐怖。

    一团团魔火如云,围绕在他的身躯旁,不断的煅烧,男子的口中不时的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

    “肉……新鲜的肉……我仿佛闻到了活人的气味,是什么人闯入了本座的领地?”

    韦不空望着牢笼中的男子,神情激动的道:“风师叔,我是万邪教白骨门的门主韦不空,奉教主之命,特来接师叔重返神教!”

    风无邪语气冰冷的道:“哦?你们是神教的人?这么多年了,你们怎么才来?”

    韦不空道:“风师叔有所不知,这埋骨之地常年有白云仙宗和星云学院的高手守护,我们神教的人很难进入。”

    “再加上我们研制钥匙,花费了不少时日,所以才来的晚了一点。”

    风无邪有些不满的道:“哼,都是一些借口,你们若是真的想救我,怎么会等到今日?”

    仅仅只是一声冷哼,吓得韦不空脸色一变,差一点跪在了地上。

    风无邪冷笑道:“算了,这件事以后再说,既然来了,你们二人还不赶紧打开本座身上的锁链!”

    “遵命!”

    韦不空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巧的钥匙,拨动了几下,很快便将风无邪身上的锁链打开。

    “这是天陨石制成的锁链!”

    丁昊的眼角一缩,当即识别出了铁链的材质。

    天陨石,顾名思义就是天外的陨石,用这种石头制成的锁链,牢固至极,将人锁住,无论对方的修为多高,都无法挣脱!

    没过多久,一百多根锁链被全部打开,刹那间,一股滔天的魔气,瞬间从风无邪的体内涌出!

    “哈哈,一百多年了,本座终于脱困而出……韩天逸,宁玄通,这笔账,是时候和你们算了!”

    风无邪的体内发出了一道真气,将四周的墙壁震得粉碎,口中癫狂的大笑起来。

    真气涌动之间,就连整座大山都产生了一股剧烈的颤动,丁昊用真气护住自己的耳膜,要不是他的体质强大,早就被对方的真气直接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