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天问?”

    丁昊眼角一缩,暗暗的记下了这个名字。

    谷元风似乎还有些不甘心,继续道:“丁昊,你可要想清楚,老夫一共收过九名弟子,其中六人修为已经达到了星极境,成为了一方霸主,剩下的三个,如今在内门排名前十,你应该可以想象,他们有多强!”

    “若是成为老夫的亲传弟子,虽然不会给你更多的修炼资源,但是,你却能够借用老夫的名号,在外门之中得到更多的便利,而且,没有人敢轻易和你交恶。”

    丁昊道:“学生的心意已决,就算将来在星云学院中遇到一些挫折和困难,也绝不会后悔。”

    “好吧!既然你有如此坚定的信念,那老夫就不再劝你了!”

    谷元风心中清楚,天才都是自负的,丁昊能够取得新生第一的位置,身上一定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既然丁昊不想拜他为师,那就说明他不想暴露这些秘密,所以,对于丁昊的回答,他并不感到意外。

    丁昊道:“院长,有一件事,我想请你帮忙。”

    谷元风微微一笑,道:“尽管直说,虽然你没有拜我为师,但是老夫非常的欣赏你,只要是能帮的,老夫都会尽力帮你。”

    “是这样的,学生在第一轮测试中杀了不少其他国家的武者,我虽然不惧怕他们,但是学生担心他们会对我的族人不利,所以我想将他们搬来星云学院居住。”

    丁昊在幽暗森林之中,先后杀死了云溪国的皇子司徒风,还有燕国的皇子石青玄,这两个国家的国力都远超楚国,想要找到丁昊的族人进行报复,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星云学院设有院规,只有内门弟子可以携带家人来学院居住,你这个要求老夫可能没有办法满足你。”

    谷元风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不过,老夫可以将你的族人接到另外一处,那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甚至比星云学院还要安全。”

    “哦?是什么地方?”

    “那是老夫的居所,叫做安龙岭,那里地方很广,而且天地灵气十分的充足,你的族人若是搬到那里,我想就算是燕国的杀手找到了那里,也不敢轻易的闯进去。”

    谷元风乃是只差一步便可迈入生死境的武道神话,地位崇高,即便是燕国的国君见到了他,也要礼让其三分。

    燕国和云溪国的人即便是找到了安龙岭,碍于谷元风的身份,就算是给他们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轻易闯入。

    此外,安龙岭的环境胜过楚国百倍,丁家若是能在那里定居,对于以后家族的发展,无疑有着天大的好处!

    “多谢院长!”

    听到了谷元风的话,丁昊的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神色。

    “不用操心,这件事我会立刻派人去办,此外,我之前答应过你,可以让你去参阅一天九天星辰功,虽然你没有拜老夫为师,但是老夫依旧是想给你这一次机会。”

    谷元风说着从怀中取出了一枚精巧的令牌,递给了丁昊。

    九天星辰功放置于九星塔上,而这一枚令牌,便是进入九星塔的钥匙。

    虽然丁昊已经修炼了不死天书,但是九天星辰功,毕竟是星云大帝创立的天级功法,若是能够从这一门功法中吸取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对于提升修为无疑有着巨大的好处!

    丁昊自然不客气,很痛快的将令牌收下。

    随后,丁昊向谷元风告辞,返回了自己的住所。

    天星学院住宿的地方一共有四处,分别为天字阁,地字阁,玄字阁,以及黄字阁。

    丁昊等人由于排名靠后,所以暂时全部居住在灵气较为稀少的黄字阁。

    丁昊来到了自己的住所,将商天娇和楚中原找了过来。

    这二人追随自己已经有一段时日,如今丁昊成为了外门弟子,继续留他们二人在身边,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

    因此,丁昊解除了他们身上的血契,让他们二人重新获得了自由。

    商天娇和楚中原一脸的欣喜,虽说没有了契约的约束,但是他们二人依旧将丁昊视为自己的主公。

    不仅是他们二人,丁昊夺得新生第一的消息传回了楚国,楚国所有的年轻武者都将丁昊视为心中的榜样!

    “嘭!”

    就在这时,丁昊的房门之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只见一根玉白色的长枪,以一种无比惊人的速度,从半空之中飞来,重重的扎在了丁昊房门的门牌上!

    丁昊的眼神一沉,道:“什么人?”

    一群穿着白色武袍的学员,从房门外走进来,大概有二十多人,将丁昊团团围住。

    既有新生,也有老生。

    其中有好几人丁昊见过,他们的脸上都带着一股冷笑的神色,就像看死人一样,看着丁昊。

    莫凡尘从二十多位学员中走出来,将插在门牌上的长枪拔出,手臂一抖,一团恐怖的真气瞬间在长枪上涌动!

    莫凡尘的眼神中带着一股杀气,冷声的道:“你就是丁昊?”

    丁昊朝着莫凡尘看了一眼,语气冰冷的道:“没错,我就是丁昊。”

    莫凡尘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丁昊虽然不知道眼前的男子是谁,但是对于这些人来此的目的已经猜出了七八分,于是淡淡的道:“你们是燕国的武者?”

    “哈哈,不错,算你聪明,我叫莫凡尘,乃是燕国莫家的少主,丁昊,你在新生测试中杀了我燕国那么多的武者,这笔账,你打算怎么还?”

    莫凡尘的身上杀气大盛,恨不得立刻将丁昊碎尸万段!

    站在莫凡尘的身边,一名叫做郑玄的武者,冷笑道:“哼,丁昊,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件事就算是院长来了也管不了!”

    另一名学员道:“不错,丁昊,你若是有种,就与莫师兄一战,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你敢不敢?”

    丁昊眼神冷冽,道:“怎么个战法?”

    莫凡尘道:“三日之后,我会在学院内设下生死台,你若是有胆子的话,我们在生死台上决一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