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这好像是一枚空间戒指!”

    耳中传来了吞天魔蝠的声音,丁昊将那一枚戒指从骨架上取了下来,仔细的看了一眼,果然是一枚空间戒指。

    空间宝物十分的罕见,虽然本身并不具备任何的战斗力,但是物以稀为贵。

    一件空间宝物,可以储藏很多的物品,制作起来极其复杂,并不是所有的武者都有资格拥有。

    由此可以看出,这一枚戒指的主人,身份一定不一般!

    丁昊取下了戒指之后,又四处搜寻了一圈,这才浮出水面。

    打开了那一枚空间戒指,丁昊在里面发现了一笔巨款,简单的清算了一下,足足有两百万枚灵晶!

    除此以外,丁昊在戒指里还发现了一把锈迹斑斑的古剑和一枚神秘的令牌。

    令牌上刻有天星“二字”,一头张牙舞爪的麒麟,栩栩如生,傲然的盘踞在令牌的上方,充斥了一股无边的霸气!

    “天星?难道此人是外门四大院,天星学院的人?”

    丁昊眉头一皱,没有细想,将东西收好之后,便立刻离开了水潭。

    天色逐渐暗下来,很快又进入了黑夜。

    这是第一轮测试的最后一夜!

    这一夜,幽暗森林中再次响起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有的来自妖兽,有的则是来自武者……

    “今年的新生测试,竟然如此惨烈,我听说燕国的年轻武者至少已经死了三十人。”黑夜中,一名手持长枪的巡查者道。

    “恐怕远远不止三十人……”

    另一位巡查者抱着双手,站在一具尸体的旁边,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

    “反正燕国这一次是损失惨重,也不知到底是惹到了什么人。”

    “走吧!反正是最后一夜,明天测试就结束了!”

    两个巡查者骑着雪鹫,化为两个巨大的影子,飞离了此地。

    第二天,第一轮测试结束。

    广场上,聚集了一千多名年轻武者,其中,很多人的身上都带着伤,脸上露出失落的神情。

    还有一些人,则显得情绪高昂,谈笑风生,显然是完成了第一轮测试的任务,信心满满。

    广场中,众人议论纷纷,大多都是在讨论猎杀妖兽之时的惊险经历,说得绘声绘色。

    “你们听说了没有,燕国的七皇子被人杀死了!”

    “什么?!怎么可能?!此人莫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千真万确,听说此人来自一个下等郡国,实力深不可测,还且杀人如麻,三天的时间,足足杀了几十名燕国武者!”

    “哼,笑话,一个下等郡国的武者,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的实力,我看这一定是有人故意在散播谣言!”

    听到其他武者的议论,一名手拿折扇的白衣武者,口中顿时发出了不屑的笑声。

    “那石青玄号称‘小石圣’,竟然死在了第一轮的测试之中,我看这燕国的武者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另一边,一名紫裙少女,脸上露出了鄙夷之色,语气无比嚣张的道。

    说话的这二人,男的名叫慕容秋,修为灵府中期,乃是天武国年轻一代的第一天才。

    女的名叫夏雨岚,来自中等郡国沙邱国,拥有水系银色武魂,实力强劲。

    这二人均是本次新生选拔的八名种子选手之一,对于这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杀死石青玄的神秘人物,颇为不屑。

    丁昊面无表情,镇定自若的从那些年轻武者的身边走过,将十几颗兽头,交到负责清点兽头数目的学员手中。

    此刻,已经是正午时分,第一轮测试的时间结束。

    广场中的高台上面,王执事捧着一卷兽皮名册,开始宣读本次通过第一轮测试的武者名单。

    “第一轮新生测试,一共两千五百一十六人参加,其中六百三十二名武者完成测试。”

    “下面我宣布,通过测试的新生是,齐国武者,苏淳,木子易,江若寒……”

    王执事宣读完之后,通过第一轮测试的年轻武者留在了广场上,而别的年轻武者则被遣送回各个郡国。

    丁昊击杀了一头四阶妖兽,成绩排在了第九位。

    由于第一轮的成绩,对后面的测试影响并不大,所以具体拿什么名次,对于丁昊来说无关紧要。

    除了丁昊以外,林仙妍,水灵韵,楚中原,商天娇,还有欧阳乘风全部顺利的通过了第一轮的测试。

    王执事继续道:“凡是通过第一轮测试的武者,今晚就留在广场上休息,明天一早,老夫会过来宣布第二轮测试的规则。”

    “今晚,将由学院的长老看守这里,谁若是敢在这里捣乱,将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说完这话,王执事便从高台上面走下,离开了广场。

    对方离开之后,广场西侧的一座阁楼上,忽然出现了两道神秘的身影。

    这二人全部身着金袍,其中一人乃是落日学院的院长凌青阳,而另外一人,则是一名眉眼含笑的老者。

    只见那名老者的身上,绣有一幅玄妙的星辰图案,一股无比强大的威压不时的从体内四散而出!

    “凌老弟,这个丁昊你怎么看?”

    凌青阳语气冰冷的道:“此子天资还不错,就是太狂了一点,有些无法无天,难以管束。”

    “有趣,你年轻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如此,当年因为落云国的一名武者得罪了你,你几乎以一人之力,灭了整个落云国,说起来,这个丁昊倒是和你有几分相像。”

    “哼,和我相比,他还差远了,当年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修为已经到达了灵府后期,位列外门第一!”凌青阳冷哼道。

    “看来你有所不知,我已经派人调查过了,此子十六岁的时候才觉醒出武魂,换做是你,你觉得你能在一年的时间内,冲击到灵府境?”

    “十六岁?”

    凌青阳的眼角一缩,听到了老者的话,心中当即大吃一惊。

    “依老夫看,这个丁昊颇为神秘,这等资质,实在是不像一个来自下等郡国的武者,而且老夫很好奇,凭他灵府期的修为,究竟是如何破解了石青玄身上的天命符。”

    “接下来,老夫倒要好好的观察他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