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中年男子,年纪大概在四十岁左右,剑眉虎目,周身有一层若有若无的强大真气散发而出。

    修为深不可测,如同是一座万丈高山,压得所有人都喘不过气!

    “金袍?难道是外门的院长驾临?!”

    四周的一些武者,见到那名中年男子身上的金袍,脸上顿时布满了震惊。

    众所周知,在星云学院只有院长级别的人物才可以身穿金袍,那是实力和身份的一种象征!

    “好恐怖的实力!”

    丁昊的眼角一缩,虽然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但是直觉告诉他,此人无比的危险!

    无论是叶春秋,还是之前主持新生大会的褚连清,这一世,他遇到的所有人,实力都远远不及眼前的这名中年男子恐怖!

    中年男子眉头一皱,望了一眼被丁昊擒住的石青玄,道:“小辈,放了你手中的人。”

    “凌院长,救我!”

    见到中年男子出现,石青玄如同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丝狂喜。

    丁昊语气冰冷的道:“你是何人?”

    凌青阳淡淡的道:“本座乃是外门四大院,落日学院的院长,你面前的武者是燕国的皇子,你若是杀了他,我们星云学院很难和燕国皇室交代。”

    丁昊试探性的问道:“哦?我若是不放呢?”

    “小辈,不要逼本座出手,念在你有几分天资,本座不想伤了你。”

    “不好意思,人我不会放!”

    丁昊语气坚决,面对眼前的中年男子,心中没有丝毫的畏惧!

    “你说什么?!”

    凌青阳剑眉一竖,很显然,丁昊的回答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一个下等郡国的新生,连外门弟子都还算不上,竟然敢和他这样说话,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第一,此人杀了我楚国的武者,不杀他难以给死去的人一个交代,第二,今日我即便是放了他,他日他还是会找我寻仇,所以我不会给自己自找麻烦……”

    丁昊眼神冷冽,说话间,右手猛然发力,狠狠的朝着石青玄的天灵盖拍去!

    “大胆!”

    凌青阳怒喝一声,刹那间,手掌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猛的扩张了十几倍,化作了一个五指巨山,以一种遮天盖地之势,快速的朝着石青玄抓了过去!

    “噗嗤!”

    伴随着一声令人毛骨耸然的声音传出,凌青阳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只见石青玄的头骨被丁昊击得粉碎,口中发出了一声惨叫,瞬间没有了呼吸!

    作为燕国的七皇子,本次新生选拔的八大种子选手之一,石青玄最终还是死在了丁昊的手中!

    “我的天!他竟然真的杀死了石青玄!”

    “完了,七皇子一死,燕国要变天了!”

    石青玄一死,如同是一道晴天霹雳,周围的武者顿时炸开了锅……

    “你……”

    见到这一幕,凌青阳面色铁青,气得脸部的肌肉微微颤抖。

    堂堂的落日学院院长,面对一个灵府期的小辈,竟然眼睁睁的让对方在他的眼皮底下将人杀死,这件事要是传出去,绝对会让天下的武者笑掉大牙!

    凌青阳强忍住心中的怒气,问道:“小辈,你叫什么名字?”

    丁昊淡淡的道:“在下丁昊。”

    “好,很好,丁昊,本座记住你了!”

    石青玄的一位叔父,与凌青阳乃是八拜之交,若不是因为这层关系,凌青阳刚刚也不会现身阻止丁昊。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丁昊无法无天,竟然当着他的面将石青玄杀死!

    凌青阳一连说了两个“好”字,显然心中的怒气已然到达了极点。

    “希望接下来你会有好的表现……”

    凌青阳口中冷哼一声,说完手掌一挥,石青玄的尸体顿时凭空飞起,落到了对方的手中。

    只见对方眼神阴冷,带着石青玄的尸体,化作了一道青光,以一种恐怖的速度,瞬间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看到凌青阳离开之后,丁昊的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凌青阳毕竟是落日学院的院长,碍于身份,最终并没有对丁昊出手。

    不过丁昊也因为此事,得罪了一位院长级的人物,同时还彻底的与燕国撕破了脸皮,之后的日子势必不会太平。

    随着石青玄一死,剩下的燕国武者群龙无首,见到丁昊如同是见到鬼一般,纷纷四散逃去,消失在幽暗森林之内。

    水灵韵,林仙妍,还有欧阳乘风,所有人都对丁昊的实力,感到了不可思议!

    没有人知道,丁昊的实力为何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提升如此之多!

    楚国的武者连同丁昊在内,最后只剩下了不到五人,林仙妍花费了两个时辰的时间治疗好了伤势之后,马上开始给其他人治疗。

    欧阳乘风经过治疗,虽然伤势复原,但是左手被废,接下来的测试,很难再有好的发挥。

    丁昊从死去的燕国武者的身上,搜出了一些疗伤丹药分给了众人,然后立刻又赶回了水潭。

    “主人,你回来了!”

    见到丁昊归来,守护在水潭之前的商天娇和楚中原立刻上前行礼。

    丁昊问道:“我走后,有没有其他人来过这里?”

    楚中原道:“我们二人一直守在这里,没有其他人来过。”

    之前丁昊走的太急,在吸收了寒晶冰涎之后,他发现在水潭的底部,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所以此刻回到这里,打算下去一探究竟!

    由于寒晶冰涎已经被丁昊全部吸收,此刻水潭里的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寒冷,变得和普通的水一模一样。

    “噗通”一声跳下水之后,丁昊如同是一只人鱼,动作矫健,快速的朝着水潭的底部游去!

    穿过了一些杂草,很快,丁昊便下潜了十几米深,在一块巨大的岩石旁发现了一具无名骨架!

    看尸体的腐烂程度,对方已经死了至少五十年以上。

    这一具骨架的骨骼十分的粗大,硬度远超普通人的想象。

    受到寒晶冰涎的腐蚀,竟然还能保持这么久不损坏,由此可以推断,这一具尸体的主人,生前一定是一名武者,而且修为奇高!

    “这是什么?”

    丁昊眼角一缩,只见在那一具尸体的左手指骨上,带有一枚淡青色的戒指。

    戒指之内,青光流转,不时的向外散发出一股神秘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