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们……”

    丁昊微微的睁开了双眼,看到一男一女两个身影站在自己的面前,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商天娇和楚中原的伤势恢复之后,立刻根据血契的指引找到了这里,见到丁昊的周身布满了厚厚的冰层,二人的脸上顿时布满了疑惑。

    商天娇一脸担忧的道:“主人,你没事吧?”

    丁昊淡淡的道:“没什么,我正在修炼一门武技,现在正处在最紧要的关头,你们二人替我去外面守着,任何人都不得进来打扰!”

    说话间,只见丁昊从怀中取出了一门事先准备好的武技,放到了楚中原的手中。

    “这是一门灵级上品武技,叫做阴阳三分剑阵,你们二人按照上面的记载修炼,即便是遇到灵府期的武者,也可以抵挡一阵!”

    “多谢主人!”

    没有想到丁昊竟然会传给他们一门灵级上品武技,楚中原与商天娇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狂喜。

    有了楚中原和商天娇护法,丁昊的心中总算是安稳了一些。

    视线之内,只见丁昊头顶的白色星辰之内,那一条银白色的小蛇此刻已经蜕去了蛇皮,光滑的身体上,一种淡蓝色的三角形鳞片正在渐渐的生成。

    蛇头之上,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向外凸起了两个巨大的肉角,与此同时,六只锋利无比的爪子,缓缓的从蛇肚子里冒了出来!

    魂环的颜色,一点一点的发生变化,由最初的淡白色,渐渐的变成了青色,再由青色逐渐的变成了深紫。

    眼前的这一幕可以说是无比的神奇,一个崭新的武魂,如同是新生儿一般,正在丁昊的体内快速的孕育……

    “七皇子殿下,人都抓来了!”

    幽暗森林西南方的一个树丛内,一名身着紫衣的年轻男子抓着六名楚国的武者,眼神阴冷的来到了一名皇袍少年的眼前!

    只见对方的体内充斥着一股强大的真气,赫然乃是一名灵府期的高手!

    石青玄望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六名武者,冷笑道:“做得好,问出那小子的下落没有?”

    紫衣男子道:“回禀殿下,我已经询问过了,这里面有一人似乎是丁昊的朋友,咱们只要拿他作为要挟,不怕那丁昊不出来!”

    “很好,将此人拉出来!”

    随着石青玄话音刚落,只见紫衣男子眼神里闪过了一道阴冷,快速的将一名楚国的武者,从那六人之中拉了出来!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抓我?!”

    欧阳乘风全身伤痕累累,无力的被那一名紫衣男子拖到了石青玄的脚下。

    只见他愤怒的跪在地上咆哮着,望着眼前实力强大的燕国武者,眼神之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了一丝深深的绝望。

    “哼,小子,算你倒霉,本皇子找不到丁昊,所以只能拿你开刀,你放心,我不会这么轻易的让你死去,在丁昊出现之前,我会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石青玄残忍的冷笑一声,说着提起手中的一把长剑,“噗嗤”一声斩掉了欧阳乘风的一根手指!

    下一秒,欧阳乘风握着鲜血淋淋的左手,口中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

    “丁昊,你听着,你的朋友现在在本皇子的手上,识相的,速速出来见我,否则的话,每隔半个时辰,我便杀死一名楚国的武者!”

    石青玄运转起体内的真气,将自己的声音放大了数百倍,以一种无比惊人的速度,传播到了幽暗森林的各个角落!

    与此同时,随着他说完之后,只见紫衣男子冷笑一声,手起刀落,残忍的将一名楚国武者的头颅砍了下来!

    “石青玄……我丁昊发誓,等我出去之后,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水潭前,听到了石青玄传来的声音,丁昊眼神冷冽,心中瞬间升起了一股滔天怒火!

    虽然不知道石青玄抓的人是谁,但是丁昊发誓,只要他敢动楚国的武者,那么明年的今天便是他的祭日!

    吞天魔蝠提醒道:“小子,不要冲动,这是敌人的激将法,你现在正处在升级武魂最重要的关头,切不可受到外界的干扰!”

    ……

    半个时辰很快便过去了,紫衣男子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一刀,再次砍下了一名楚国武者的头颅。

    欧阳乘风左手上的五根手指,全部被砍了下来,只剩下了一个血淋淋的手掌。

    石青玄将他用一根绳子吊在树上,任凭燕国的武者抽打虐待。

    剩下的楚国武者,一个个脸色惨白,有胆子小的,吓得尿都流了出来……

    “住手!”

    就在这时,水灵韵身法灵动,化作了一道青光,快速的降临在了一块空地之上。

    见到水灵韵出现,石青玄立刻笑道:“灵韵,你来得正好,我已经将楚国的武者抓住,你猜那丁昊会不会出来救他们?”

    石青玄阴冷一笑,他的这一计,可谓是一石二鸟,用心歹毒。

    如果丁昊现身,毫无疑问,将会立刻陷入他布下的天罗地网,死无葬身之地!

    而反之,如果丁昊不出现,则会被视为无情无义之辈,无论是在水灵韵的面前还是在其他武者的面前,他的名声都会一落千丈,很难再在星云学院混下去。

    水灵韵语气冰冷的道:“这些楚国的武者是无辜的,赶快放了他们!”

    石青玄道:“灵韵,这件事你就不要插手了,丁昊那小子光天化日之下,掳走了我们燕国的武者,这件事,我必须给大家一个交代!”

    “这是我们水家的事,不用你操心,此事我自会回去向父亲解释。”

    水灵韵黛眉微皱,说话间,体内顿时升起了一股强大的威压!

    石青玄口中冷哼一声,语气强硬的道:“哼,你这么维护那个小子,莫非是喜欢他不成?你可别忘了,下个月父皇就会去你们水族下聘礼,到时候整个燕国的武者都将知道,你是我的妻子!”

    “你……”

    水灵韵贝齿紧咬,站在原地,气得香肩微微颤抖,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