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混战在瞬间爆发,每一个人下手都是毫不留情。ω δwww..

    林少寒扫过战场,发现两组的实力还算是比较均衡。

    就只说顶尖势力,和他同在蓝方的有黑魔教、落霞谷和灵欲仙宫,红方则是有道禅山庄、七神殿和猎龙山。

    醉星辰真的很悲催,他跑过来和林少寒聊天,没来得及回到猎龙山弟子那边去,等殿灵老者挥手划了两组,他才后知后觉的发觉自己身上笼罩的光芒与自己的师兄弟不一样。

    “现在你可没地方去了!”林少寒贱贱的开口。

    醉星辰眼中冒火,却又无奈,只恨自己闲着没事来找林少寒干什么。

    轰!

    各色真气在古殿中暴走,半空中一只巨大的虎影凝现,下一刻便俯冲下来,目标直奔林少寒。

    “被轻视的感觉真的不好!”

    林少寒无奈的叹一口气,摇摇头打起精神抬手便是一棍。

    虎影轰然破碎,林少寒转头目光准确的抓住了偷袭他的人。

    让他挺意外的是竟然是一个小姑娘,扎着两个长长的马尾,随着施展攻击还一翘一翘的,俨然就是一个萝莉模样。

    “额,真是是个人就想欺负我啊!”被人偷袭,林少寒自然不可能就这么揭过去,他可是很记仇的,虽然对方是一个小萝莉。

    一招攻击被林少寒轻易破掉,小萝莉眼中微凝,俏唇嘟起再度结印施展攻击,目标竟然还是林少寒。

    古殿之中,袁洋并没有多少信心能在这么多人中脱颖而出,毕竟她只有初劫境三重天境界,还是来自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南境小势力。

    但是殿灵老者宣布了角逐规则之后,袁洋反而是产生了一丝丝信心,团队角逐,她的劣势可以最大化的被隐藏起来。

    只不过在这里的人依旧是大多数比她强,她只好是寻找自己能对付的人,恰好好不收敛气息的林少寒便进入了她的视线。

    一重天!袁洋心中惊喜,原来自己不是最弱的啊。

    看他身上的光芒还是蓝色,那就把他打出去吧,袁洋心想。

    林少寒眼睛眯着,眼底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一个一重天的小姑娘都敢过来捋虎须了,这让林少寒很生气。

    漫天攻击显化的异象中,出现一只黑色的小老鼠,速度飞快,如光一般冲向林少寒。

    嘭!

    一棍,老鼠消散。

    三重天的攻击手段对林少寒来说实在是构不成威胁。

    下一刻,林少寒脚步迈动,身形如电化作残影,袁洋还没有反应过来呢,林少寒便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偷袭这种手段可不光明哦!”林少寒笑着开口,盯着袁洋。

    偷袭?她有吗?袁洋一怔,她只是想把他打出去啊!

    他竟然说自己偷袭,想到这里袁洋心中气气愤,初具规模的胸脯起伏,那她就光明正大的把他打出去,笑话,一个一重天他还需要偷袭吗?

    袁洋满是气愤的出手了,手中出现一柄长剑,还是软剑。

    铛!铛!铛!

    接连刁钻的几剑,林少寒轻易接下,然后他的反击便开始了。

    两棍!

    第一棍,袁洋下意识的格挡,倒飞出去,随即林少寒跟了上去。

    第二棍,袁洋被砸在了地上,小脸涨红。

    “你……”袁洋瞪大眼睛,盯着林少寒说不出话来。

    林少寒笑意吟吟,“再不认输,我可就不留情了!”

    话音落下,袁洋小脸上竟然真的生起几分恐惧,而林少寒则是有了动作,其实他看到袁洋此时这般模样,便明晓了这小姑娘怕是根本没什么心机,之前他所谓的偷袭也只怕是误打误撞罢了。

    “你个大骗子!”谁知,林少寒的攻击她并没有去抵挡,反而是大喊一声眼眶红了。

    “呃!”林少寒停下,自己又做错了什么?骗她什么了?

    “我认输!”袁洋又喊道,像是赌气一般。

    空中,殿灵老者挥手,一道金光降在袁洋身上,宛若是林少寒施展不朽金钟时的样子。

    认输,便退出战场。

    醉星辰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林少寒身后,看了一眼还跌坐在地上眼眶微红的袁洋,愤愤的道一句,“真是禽兽啊!”

    我靠!他做错了什么!

    林少寒心中憋火,甩手一棍,身边恰好有一个身上笼罩着红光的修行者经过。

    “一重天也这么猖狂了!”那修仙者倒是先看了醉星辰一眼。

    醉星辰在苍幽天的时候便已经是丹府境九重天巅峰了,且还是压制着自己的实力,等他回到猎龙山之后便水到渠成的突破了,如今实力,初劫境五重天!

    那修行者显然是对醉星辰比较忌惮,怕他对付林少寒的时候醉星辰在一旁出手。

    “你随意!”醉星辰很有风度的让开身位。

    林少寒心中更是憋火,今天好像不是他的幸运日啊。

    “一重天就是这么猖狂怎么了!”林少寒怼一句,对手只是四重天,哪里是他的对手。

    一棍砸下去,那修行者不屑的撇撇嘴,“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话音落下,林少寒的棍子也同时落下,本来以为轻易便能抵挡的攻击等落下,那修行者脸色瞬时巨变。

    嘭!

    他倒飞出去,林少寒随即追上去,大有几分得势不饶人的气势。

    “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怎么了!”

    他一边打,一边还念念有词。

    嘭!嘭!嘭!嘭!

    那人都快哭了,暗想着这种变态怎么就让他遇上了呢!

    “就是猖狂了,怎么了!”

    “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怎么了!”

    “就是打你,你还手啊!”

    “就是……”

    “我认输!”

    林少寒还没有发泄完,那修行者便气馁了,毕竟谁也没有受虐倾向,被这么毫无还手之力的暴虐,再不认输等啥,还不够丢人的。

    金光落下,笼罩住青年修行者。

    林少寒的长棍也随之落下,砸在金光之上。

    嘭!

    剧烈的反震之力顺着镇天玄幽棍传递到林少寒的身体上,下一刻他倒飞出去。

    “我靠,真怂!”

    “这就认输了!”

    林少寒无奈。

    醉星辰瞪着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一幕。

    简直就是太残暴了,他像是重新认识了林少寒一样。

    怎么入了摘星楼之后变化就这么大了吗?

    怪不得师门中长辈都说,在青荒域中惹谁也不能惹摘星楼弟子,因为他们蛮不讲理!

    真是的不讲理啊!

    蛮不讲理还理直气壮!

    唉!

    醉星辰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