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什么情况?”

    众人一脸八卦,他们的目光,追随着典韦的暧昧目光最终停留在了萧天月与穆九幽身上。. .

    而萧天月见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那一副前辈高人的面孔是装不下去了,急忙解释道:“之前只是戏言,都别当真……”

    穆九幽本来也想解释一番,但见萧天月退缩,她反而改变了注意。

    “戏言?我可不认为这是戏言,我与萧宗主的约定你都忘了?怎么,萧宗主害怕了?”

    穆九幽如此说,萧天月顿时一阵纠结。

    她觉得自己玩大了,这臭小子可是那两个孽徒的男人啊,她怎么能做出与徒弟共侍一夫的事情?

    “害怕?我的世界里面,从来没有害怕两个字,既然九幽妹妹想玩,我就陪你玩玩又何妨。”

    萧天月故作镇定的如此一说,然后就不再多言。

    所有人都知道这两人身份不简单,都是隐世宗门的宗主,陛下一箭双雕,这是想搞事情啊?

    陛下这是真牛逼啊,牛逼的人,果然不能用常理来看待。

    那群被俘虏的隐世宗门的年轻人,虽是被俘虏,但并没有被限制多大的自由,刘协显然也没有太过为难他们,只是将他们晾在了一边,他们也能听到典韦等人的对话。

    天蝎派的少年英才黄建涛看着萧天月一脸的惊艳,随即眼神中一片难以置信的神彩,“那是蓬莱仙境的岛主萧天月?”

    风神宗的天之骄子风利也惊叹道:“好像真的是她,我师父当初带着我拜访蓬莱仙境时,曾经有幸得到过萧宗主的接见!”

    两人的话一出,一片哗然。

    随即又有人道:“另外一大美人,难道是太阳宫宫主穆九幽?”

    “我的天,真的是她!”

    “什么,居然是她们?”

    部分人已经认出了穆九幽与萧天月,顿时震惊得无以复加,只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狂神宗的狂傲天一脸的不可置信,“不可能,她们怎么可能会嫁给一个世俗皇帝?”

    “一定是认错人了!”

    这两人,是他们的宗门宗主都不敢染指的女人,据说从来不对男人假以辞色,虽然暴殄天物,但因此一直是修炼界中年甚至青年一代的女神。

    他们可不相信,这两位近乎于完美的女人,会为了区区世俗皇帝而落入了凡尘。

    别说他们不信,就连刘协也只认为这不过是两个闷骚的女人斗嘴之时的戏言,他才不会信以为真。

    不过,若是真的将萧天月收入后宫,那么自己岂不是师徒通吃了,还有那一位……

    那一位,他想都不敢想,因为是他的皇姐。

    虽然他心中有种感觉,刘婵或许与他并无血缘关系,但也只是他的臆测而已。

    他甚至觉得他们之间会发生些什么,但是有些事情太过于惊世骇俗,他根本就不敢多想。

    刘协瞪了典韦一眼道:“确实只是一时玩笑之言,你这大嘴巴子胡说什么?”

    “这不是戏言,小子,明日你就大摆宴席,我们要与你拜堂成亲!”

    “什么?”刘协震惊的看着穆九幽。

    你们难道已经饥渴到了这样的地步?

    而萧天月却是瞪了她一眼,她知道,这穆九幽就是想拉她下水,但是,此刻她除了内心有些忐忑,对于这事,居然也没有太反对。

    穆九幽距离刘协本来就近,她将脸贴近了刘协,语气暧昧小声道:“小家伙,便宜你了,今日姐姐为了拉她下水可豁出去了,到了洞房的时候,你可别对她心慈手软,到时候,我要看你狠狠的蹂躏她!”

    刘协心中瞬间一荡,与萧天月洞房,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毕竟太不现实,但是谁能想到,美梦竟然有可能会成真?

    萧天月的警告随之而到,她是用的传音术,别人难见端倪。

    “臭小子,我只是陪这女人玩一玩,你可别当真了,拜堂可以,但你要敢碰师父一下,我不但要剁了你,还会让你再也见不到那两个孽徒。还有,到了洞房的时候,我要你好好的替我收拾一下这可恶的女人,狠狠的蹂躏她!”

    刘协不知道这两个女人到底什么关系,但见两人说话的语气,以及对他提出的要求都惊人的一致,关系必定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她们两人阴差阳错的会促成这件可以说不可思议的事情,也是他万万没想到的,就像天上掉了馅饼一样,不过,他不吃亏也就是了,甚至来说,如果真的娶了这两个女人,或许还有莫大的好处。

    穆九幽的要求,他可以满足,至于萧天月嘛,刘协最是受不得威胁,一双眼睛瞥向了萧天月,内心之中,已经有了一些大胆的想法,但他并不会傻乎乎的说出来,闷声才能吃上肉。

    因此,嘴上唯唯诺诺的传音答应了萧天月。

    其他人见穆九幽居然要求尽快完婚,顿时目光中透出了一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微笑。

    果然,这两个女人光棍至今,已经憋疯了。

    都是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两位,也不知道陛下能否招架得住?

    刘协正在思索,一直没有发言的郭女王这时候也羞答答的说道:“皇帝哥哥,要不到时候,你也把我一起娶了吧。”

    刘协顿时头大,郭女王又来凑什么热闹?

    “这不是胡闹吗,你是朕的妹妹!”

    郭女王嘴巴一嘟,“才不是你妹妹,你娶她们都不娶人家,人家不开心了!”

    “好好好,娶,都娶!”

    刘协把心一横,打算统统将她们收入囊中。

    “皇帝哥哥最好了,以后,我要为皇帝哥哥生一堆小孩,男孩肯定都如皇帝哥哥一般英俊,女孩都如我一般漂亮……”

    朕的女王,你能不能矜持一点,这么多人看着呢,刘协一阵头大。

    许多人挤眉弄眼,而萧天月与穆九幽却反而如小姑娘一般娇羞了起来。

    难道,她们也要为这小家伙生孩子?

    想想都有些心慌。

    此时,看守那些被俘的隐世宗门的士兵过来想刘协禀报道:“陛下,那些人想要见你!”

    “给他们说,朕没有时间,等朕有了时间,自然会见他们。”

    “诺!”

    老子岂是想见就能见?

    刘协这时候可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刘协并没有因为女人而忘记正事,他看向了许昌城方向,眼神一凝。

    这一战虽然结束,但是颍川,乃至于长安,虎牢关的大战都还未结束,因此,刘协并没有立马撤兵,而是原地让诸将一起商议。

    刘协如今身在颍川,打算以此处为新的起点。

    如今,正是一个彻底平定颍川的绝佳时机。

    刘协点齐兵马,让人褪了部分被俘联军的衣甲,让士兵们换上,让人伪装成许褚,关羽等人,走在队伍的最前列。

    而他亲自带队,身边猛将跟随,一起杀向了许昌城外的联军大营。

    他欲一鼓作气,彻底的平定颍川。

    推荐一本书,《都市之我是至尊》,老司机常开车,字数虽然少,但看着真带劲,各位可去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