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可证,日月可鉴,朕对师父一片真心……”

    萧天月被刘协这肉麻的话语弄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了,急忙伸出玉手捂住了刘协的嘴,她甚至升起了暴打他的冲动,还好她毕竟很有涵养。

    “得,你别说了,我真的是怕了你了!”

    刘协:“……”

    ……

    刘协已经让人给云阳宗人回信,简单的几个字。

    “老子不去,你特么咬老子?”

    当然,这信在他们的布局未成功之时,是不能送到云阳宗人的手中的。

    然而事实上,刘协也并非真的不去,当夜,刘协与诸位武将已经秘密来到了许昌城附近的一处山脉之中。

    山脉之中,居然有一户人家。看他们的样子,估计是在这地方定居了有些年头了。

    刘协与诸将进入这家人家小院内,发现只有一个老头和一个年轻的村妇,那老头不像是寻常的农夫,倒是像一个养尊处优的富贵人家的老爷。

    而那村妇,也颇有气度,还有几分姿色。

    这让刘协微微意外。

    因为刘协他们重装出现,武将们一个个煞气凛凛,特别是典韦,凶神恶煞,犹如杀神,那眼睛,瞪得像铜铃,直把这家人吓得瑟瑟发抖。

    能在这样的山脉中存活下来,得防备各种异兽,没有一点手段是不可能的。

    因此刘协早就知道这老头有些本事。

    虽然这老头极力隐藏,但瞒不过刘协。

    事实上,刘协对他隐藏实力的行为并不在意,因为论实力,在场的任何一人都可秒杀他。

    老头跪地哀求道:“各位老爷,你们要杀就杀我吧,翠儿还年轻,求你们放过她……”

    刘协看到这一幕,不禁瞪了典韦一眼。

    随后扶老头起来,面带微笑道:“老人家,你不要害怕,我们没有恶意,打扰到了你们实在很抱歉。”

    这一幕把萧天月看得一愣。

    堂堂一代人皇,居然对一个草民这么有礼貌。

    这是真的吗?

    不过,诸位武将却没有任何的意外。

    老头被刘协扶了起来,还是很害怕,刘协道:“放心,我们不会杀你们。”

    老头与那女人本来很畏惧,但刘协的笑容很有感染力,他们渐渐的缓了过来。

    刘协指着那女人问道:“这是你的孙女吗?”

    只不过老头与那女人一阵惊慌,又十分尴尬。

    刘协皱眉不已,莫非这人有什么猫腻?

    “她是我的娘子。”

    刘协微微错愕,随即看着老头暧昧笑了起来,神秘兮兮的说道:“原来如此,老哥可以啊,朕从你身上看到了许多东西……”

    众人都被刘协挑起的神秘气氛感染,做洗耳恭听状。刘协这才接着道:“比如说‘老当益壮’、‘老骥伏枥’、‘老有所为’、‘宝刀未老’、‘老马识途’等等,当是人之楷模。”

    老头被刘协的话语搞得一阵尴尬。

    众人微微一愣,随即爆笑了起来。

    原来陛下是调笑这老头老牛吃嫩草呢。

    老头更是一阵尴尬,而那村妇,也羞红了脸。

    不过,此时边上萧天月不禁对刘协无语了。忍不住嘲讽道:“我看到的怎么和你看到的不一样?”

    刘协诧异问道:“你看到的是什么?”

    “老不正经,为老不尊!”

    刘协咧嘴一笑,这师父还挺幽默。

    这个时候,刘协将那封大汉皇帝亲启的信件递给了随行的典韦,故意将信件的字给老头看到。只见老头脸色微变,看向刘协的眼神瞬间异样。

    之后又瞬间收敛。

    这个过程极短,刘协却看到了他的一切变化。

    显然,老头必定不是普通村夫,女人也不说普通村妇,若是不然,他们应该是窘迫的木讷与茫然吧。

    在这山脉中,他们能识字无外乎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代代相传,另一种可能就是他们都是从山外而来。

    其实,他们为什么在这里,刘协没有多大兴趣知道,只不过此次事关重大,有些事情,还是弄清楚的好,毕竟这些都是一些不定因素。

    “请问老先生尊号是什么?”

    “公子折煞我了,我叫张居正。”

    张居正?刘协眼睛一亮。

    就是不知道此人是否是前世明朝那位张居正?

    张居正此人,褒贬不一,不过,确实是个人才。

    他想了想,淡淡的说了句:“天下之事,不难于立法,而难于法之必行。”

    这句话正是张居正前世的一句经典语录。

    他说出这句话,其他人不知他的用意,没想到,张居正听了之后,却是变了脸色,一脸的难以置信。

    从张居正的反应来看,刘协知道这就是前世明朝那张居正无疑了。

    刘协心中暗自好笑,没想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都能碰到一个还不错的人才。

    不过,此时刘协暂时不会表明身份,让张居正为自己效力。一切在明日过后再说。

    萧天月似乎对这张居正颇有成见,感慨道:“男人啊,果然就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喜新厌旧与善变都是男人的天性,我看这老头年轻时候肯定也是一个风流种,到了现在这年纪,还祸害小女孩,不如一剑剁了!”

    张居正吓得面色煞白。

    刘协忍不住倒是真担心她一剑把这老头给杀了,邪笑反驳道:“据朕所知,在某些事情上,男女半斤八两,男人虽然是膳变的,女人却也喜欢膳变的男人。”

    萧天月撇了撇嘴,懒得听他的歪理。

    “说起喜新厌旧,在朕的老家,男孩小时候喜欢电动玩具,女孩喜欢洋娃娃。长大后,男生喜欢洋娃娃,女生喜欢电动玩具,所以这事不好说啊……”

    萧天月有些疑惑,什么洋娃娃,什么电动玩具?总感觉这小流氓的话别有含义。

    不过刘协也没有解释,说完一个人在那自娱自乐的笑了起来,简直莫名其妙。

    萧天月也懒得理他。

    安抚住张居正一家之后,刘协与诸将开始布置起来,明日面对的将是云阳宗,他们不敢怠慢。

    此处对面的那片瀑布外的空地,将会成为其中一个主战场,明日必定会经历一次大战。

    这次是踩点,可以彻底如何借势布置军阵。

    天时地利人和,都是战斗胜利的因素,缺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