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女人不语,他苦笑道:“小姐姐,你先告诉一下朕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吧,你就算是要朕去死,朕也要死个明明白白啊。”

    女人倒没有想隐瞒他,只是颇为不满的看着他说道:“我乃蓬莱仙岛岛主萧天月,萧洛璃与刘婵正是我的徒儿……”

    刘协一听,恍然大悟。猜来猜去,也猜不准,原来她所谓的孽徒竟然是她们。

    萧天月又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你这小流氓,骗了洛璃这小丫头的身子也就算了,竟然连自己的亲姐姐也不放过。”

    什么鬼?老子冤枉啊!

    朕与皇姐,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吧?

    但是这时候刘协可不能和她争辩,反正她说什么都是对的就是了。不过,知道了这女人是萧洛璃和皇姐的师父,刘协也就没那么担心了。

    刘协准备将无耻进行到底。

    “原来是师父大人,朕仰慕您很久了,每次听到洛璃说起你,朕都心生向往,朕早就想拜访您老人家了,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请受徒儿一拜!”

    打蛇上棍,居然自称是她的徒弟。

    萧天月无语的摇了摇头,都说人不要脸则无敌,她觉得这小流氓皇帝能逆天,这要真是她的孽徒,估计现在怕是连自己这个师父也要被他给……

    想到这里,萧天月圣洁的脸蛋微微泛红。

    挑了挑眼,看着刘协说道:“哦,你就是这么仰慕我这老人家的?是不是还想要进我的身体里面去拜访一下呀?”

    她将老人家咬得很重。显然,她很在意。

    刘协难得老脸一红。

    不过,天月说着如此有**性的流氓话语,他的内心居然没有丝毫的波动,这才是刘协最恐惧的。

    没有什么比对女人失去性趣更恐怖的事情了。

    “啊哈,师父你这是什么话,徒儿哪敢对你不敬,再说你哪里老了,你要是与朕出去,指不定别人说你是朕的妹妹呢,身体鲜嫩着呢。”

    “不敢?还有你不敢做的事情吗?你不都检查过了,鲜嫩着呢,嗯哼?”

    刘协自知失言,急忙道:“徒儿刚才失言了,师父莫怪,天下最美丽的师父师父大人一定不会和徒儿一般见识的对不对。”

    “呦,真会拍马屁,你这皇帝是这样,下面肯定一堆马屁精。小嘴还挺甜,我那两个无知的孽徒,就是被你这么诓骗到手的吧?”

    本来就是拍马屁,刘协随她怎么说,至于他的嘴甜不甜,刚才她不都尝过了吗?

    不过,这个时候他可不敢虐这母老虎的虎须,自然不会胡言乱语惹怒了她。

    “咳咳,师父可能对小徒存在偏见,洛璃与朕是两情相依,生死相许,哪有诓骗她半句,朕对洛璃的爱,苍天可证,日月可鉴。”

    萧天月笃定道:“男人靠得住,豚都能爬树。”

    看着萧天月说这话时候表情,啧,这蓬莱岛主,看样子是被渣男诓骗过啊。

    可惜他没有酒,无法让她说出她的故事。

    不知为何,诸葛浪为她感到庆幸。

    因为,她的身子应该没有被渣男骗走。

    刘协为了让她去除邪术,让自己恢复对女人的性趣。于是又道:“刚才小徒多有冒犯,也是因为师父你太过于美丽,都是小徒喝酒误了事,还请师父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徒儿这一回吧。”

    “男人不都是下半身动物吗?什么美不美,不就是一身皮囊嘛,在你们这些臭男人心中,女人也只是低贱的附庸而已。”

    萧天月好像想起了什么,感慨道。

    这感慨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刘协想到她是有故事的人,也就不奇怪了。

    不过,刘协却不容她一棍子打死所有男人,反驳道,“胡说,那是你没有遇到朕这样的好男人,朕认为男人与女人是平等的,女人也能撑起半边天。”

    “女人也能撑起半边天?你真这么认为?”

    一个皇帝,竟然说出这样惊世骇俗的言论,萧天月顿时对他刮目相看。

    若是这话是其他人说出来,她出来,这就不一样了。

    世俗界皇帝在世人中的影响力,不是隐世宗门可以相提并论的,他的思想,可以影响天下人。

    这是一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她作为一个女人,还是第一次听到一个男人说出这样的话。

    他……真的有些与众不同哩。

    刘协看到她的神情,顿时觉得有戏。

    撒娇道:“师父,你就饶了徒儿吧。”

    说完刘协自己心中都一阵恶寒。

    萧天月淡淡的看着刘协,“想要我饶过你也不是不可以,就看你表现喽。”

    “师父,徒儿一定好好表现。”

    刘协主动去帮她擦之前他喷射上去的血迹。

    “你……”

    萧天月正欲发怒,发现刘协眉宇之间纯净清明,根本没有复杂心思,她才硬生生止住了呵斥,只是身体被一个男人抚摸,终究让她难以适应。

    萧天月如坐针毡,刘协随即又仔细的给她整理身上被他之前弄得凌乱的衣服,直到彻底的将她香艳的躯体包裹起来,她才放松了。

    这个过程很香艳,但刘协是真的心无杂念。

    此时的他,真的比圣人还要圣人。

    什么柳下惠啥的,简直弱爆了。

    毕竟,这么一个充满诱惑的尤物,就算是圣人也可能把持不住,但刘协内心毫无波动。

    “你喜欢不穿衣服?”

    萧天月故作淡定的看着他,事实上,一双媚眼却在投瞄他那处作为男性象征的地方。

    此时的刘协也身无一物,他这才急忙去将衣服捡起来穿上,两人的终于像是正常人一般交谈了。

    萧天月气质微变,恢复如常,不再那么圣洁了,刘协也瞬间感觉自己心思又开始活络了。

    偷看一眼萧天月火辣的娇躯,身体微微一硬对她表示尊敬,他顿时欣喜,知道自己终于恢复了。

    他不敢多看,也不敢再胡思乱想。

    免得再次得罪这位超级高手。

    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

    刘协可不认为堂堂蓬莱仙岛的岛主,这么闲的蛋疼,无聊来找自己玩。

    “师父这次来见徒儿,应该有什么事情吧?”

    这次下山,萧天月的目的其实还真是见见刘协,但其中曲折自然没有那么简单。

    如今,作为蓬莱仙境死对头的云阳宗已经开始插足世俗世界事务,各方宗门也蠢蠢欲动,世俗界的某些势力,已经被隐世宗门把持了。

    天下隐世宗门,竟然有纷纷出世的趋势。

    这一点,刘协不是隐世宗门的人,而且隐世宗门中做事隐秘,他自然没有发觉。

    “我这次来,是为了保护你。”

    “保护朕?”

    “你应该得罪过云阳宗吧?云阳宗已经派宗门高手前来刺杀你,若不是洛璃那孽徒求我,我才懒得管这些世俗的闲事……”

    刘协听了后,微微心惊。

    毕竟,他自认为杀掉云阳宗长老和少宗主做得已经十分隐秘了,还让九尾天狐一族背了黑锅。没想到还是被对方查到了蛛丝马迹怀疑在了自己头上。

    隐世宗门,果然不能小觑。

    他心中也很感动,萧洛璃这小丫头别看有时候无法无天,对自己还是够意思的,居然还会为了自己去求眼前这尊大神来帮忙。

    “洛璃现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