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力上无法征服她,他毅然采取了他最强的手段。

    “哼……”

    这成熟女人何曾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双眸之间尽是难以置信,他怎么敢这样?怎么能这样,他就不怕我一剑砍下他的脑袋吗?

    或许是神经条过于敏感缘故,也或许是刘协的使的是技术活,随之,她的眼眸逐渐蒙上了一层水雾。她似乎也忘了手中的剑,逐渐迷失。

    这种感觉好奇怪啊……

    刘协忍不住吸了一口浊气。

    他的目光居高临下,两座巍峨山脉与盈盈一握的小腰形成鲜明对比,冲击着他的神经。

    似乎那处是炙热的温泉……

    此时,已经不用多说,刘协已经完全无视了颈部那随时要了他小命的长剑,颈部的疼痛也毫无感觉。

    她眼睛里面满是迷雾,小嘴微张,红唇如两瓣艳丽的桃花,充满了无限诱惑,他再也忍不住,张开大嘴,含住了两片朱唇……

    情动的女人,似乎已经彻底迷失。

    但是,却无法与他完成完美的配合。

    刘协很是吃惊,又有些小惊喜,按理说,这么一个成熟丰腴的妇人,应该非常富有经验才是,然而,此刻他才知道,她居然是个菜鸟。

    他那只咸猪手,一个久经沙场的老战士绝不是这样子,她肯定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雏。

    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刘协拿出了看家本事,准备先将其彻底征服。

    至于如何面对,不应该是日后再说吗?

    他已经不满足于隔着衣服了,这无疑与隔靴挠痒一般,解决不了他们最根本的问题,因此,他的一双手彻底的探入了她的衣裳内。

    嘶……太妙了。

    而更大的刺激,让这成熟女人彻底迷失。

    他褪下了她的衣服,那娇躯中的所有美妙风景,再也无法隐藏,彻底的向他绽放。

    刘协不禁在感叹,这个女人,是怎么长成这样的妖精的,这具躯体,无处不美,无处不让人为之迷醉,她,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

    虽然不认识她,刘协可不会有半点后顾之忧,毕竟,这不是刘协前世公交横行的年代,自然也不用担心患上艾滋啥的不治之症。

    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了,他低头,欲满足口舌之欲……

    然而,正在此时,突然发出一声哐当一声,

    她的剑坠落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而正是这声音,陡然让迷失的女人清醒了过来。

    她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的状态,顿时大惊失色。双眸之中的*也在刹那间散去,对已经怔住的刘协射出两道冷厉的光芒。

    啪!

    成熟女人反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刘协的脸上,刘协鼻子猛然喷出鲜血。

    山尖两点小可爱被鲜血点缀,显得十分妖艳。

    刘协见她清醒了,大呼不妙,急忙采取补救措施,一个不好,绝壁要命丧黄泉。

    他语气真诚的道歉:“是我不好,我给你擦擦。”

    他又伸出了手,那双电指再次发动,当然,主要目的还是抹掉被自己喷射在那上面的鼻血。这一幕,实在太香艳了,他鼻子中十分痒痒,差点再喷出一股鼻血。

    “你再动手动脚试试!”

    不能动手动脚?

    “朕是君子,君子一般情况下……”说着,刘协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动口不动手……”

    舔自己鼻血是什么滋味?

    刘协感觉咸咸的,不甚美妙。

    女人已经恢复了冷静,整个人显得圣洁无暇,冷冷的看着刘协,仿佛刘协玩弄的不是她的身体一般。

    这冷冷的目光让刘协悚然一惊,他抬起投来,被她这圣洁的气质感染,竟然再无法升起亵渎她的心思。

    他发现,自己心中斗志昂扬火热激情,眨眼间就消退了下来,消失无踪了。

    这就像极了传说中撸前入魔,撸后如佛,随着身体一震颤抖,一切变得索然无味的感觉。

    他有些惊慌,自己会不会因此对女人没有感觉了?

    连对女人都没有兴趣了,一切就真的索然无味了。

    看着刘协像是斗败了的公鸡一般,这女人突然间觉得他很可爱,心中暗暗好笑。

    刚才你不是挺威风的吗?现在知道怕了?

    这成熟女人就像是救苦救难的菩萨一般,脸上带着圣洁的笑容,她看着刘协道:“色乃刮骨钢刀,我现在治了你的坏毛病,对你好不好呀?”

    好你个乃子啊,像这女人这样的绝世尤物,刘协此刻居然提不去丝毫的兴趣,也不知道她使了什么术法,太特么邪门了。

    刘协故作镇定道:“你可不要吓朕!”

    “你不信吗?”

    女人依然衣衫凌乱,说完,她将衣服扯开,露出了一片片白花花的肉,面带妩媚笑意,开始搔首弄姿,做出各种魅惑的姿势。

    可是,刘协惊恐的发现,自己特么居然没有一点感觉,看她就像看一具红粉骷髅,刘协瞬间就不淡定了。

    女人很满意刘协的反应。

    “哼,小流氓,知道怕了?”

    “这位小姐姐,朕与你无冤无仇,你看朕长的这么可爱英俊,姐姐何必与朕过不去呢。”

    刘协开始使出了他的杀手锏,卖萌。

    他内心很是羞耻,多大人了,还尼玛卖萌,但是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这成熟女人只是戏谑的看着他,他这在以前无往而不利的手段居然失效了。

    “哎,你这小流氓,有什么好的,无耻又好色,也不知道我那两个孽徒看中了你什么?”

    两个孽徒看中了朕?

    刘协微微一愣,他确定以及肯定,自己的女人中根本人是同门师姐妹。

    难道是她的两个徒儿暗恋朕?

    这尼玛也太匪夷所思了吧,就因为你徒儿暗恋老子,所以你就来找朕的麻烦?

    刘协感觉自己很委屈,简直遭受了无妄之灾,他第一次觉得太过于有魅力也是一种罪。

    “朕除了文韬武略无所不精,天文地理无所不懂之外,也只有权势滔天,帅冠天下,器大活好这些优点了,你徒儿看上了朕什么,朕一定改。”

    女人看着他,嘴角微抽。

    很难相信,这么不要脸的人,居然是世俗界的一代皇帝,与传闻中惊才绝艳完全不符啊。

    难道还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那两个孽徒骗我?

    ……

    (一会还有一章,另外,请支持一下我同时更新的新书《天界最强神棍》,有推荐票可投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