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的婚礼,很多人都察觉到,过程很多都是不符合规矩的。

    此次以袁家为主导,甄家也是本地大户,相比于袁家,却犹如小打小闹。

    而且,本来婚礼包括六道程序,纳采:男家遣媒人对女家表示向某女求婚的意愿。问名:女家同意,便将该女之名及生辰告知男家媒人。纳吉:男女两方交换生辰,各自卜得吉兆,俗称“换八字”。纳币:卜吉后,表示婚姻成立,此时就要“订婚”。请期:男家派媒人向女家问明结婚日期。亲迎:新郎在傧相陪伴下到女家迎娶。

    但是,在冀州,袁家就是规矩,谁敢说个不字。

    在袁家的主导下,此次订婚几乎成了强制婚姻,而最后一道亲迎,而袁家也故作姿态没有到甄家去迎亲。当然,他们实际上是担心袁熙在迎亲途中发生什么意外吧。

    但是却让宾客们皆以为袁家太过于霸道。

    在远处的花轿即将进入无极县的袁府的时候,袁熙这才袁家一位管家的招呼下骑上高头大马,在骑兵的护送下,做做迎亲的样子。

    骑兵护送当然不是为了装毕,而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

    刘协看了一眼四周,向一位袁家人问了一下如厕的位置,便向着如厕走去。

    在即将进入如厕之时,他身影陡然一飘,身体化为了残影,向着远处那大红花轿走掠去。

    花轿周围的人似是未觉,着一道残影很少有人察觉,然而,抬轿的人中,有三人却是亲眼目睹一道白影飘进了花轿之中。

    他们神色微动,却未有丝毫的意外,依然目不斜视,面上也没有丝毫波澜。

    如果此刻有人细心观察,就会发现这些人抬的花轿简直没有丝毫的晃动,非常之稳。

    这可不单单是拥有技术那么简单了,单单是对于力道的控制,也非常之惊艳。

    前方,袁熙已经骑着骏马朝着这边过来了,袁熙周围有着骑兵守护着,抬轿的轿夫们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些骑兵,平静的抬着花轿继续前行。

    此刻,八抬大轿之上,甄洛有些担心,又有些期待,手心里面已经密布香汗。

    头上的红盖头微微晃动,突然,她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一人抓住,盖头也被掀开,她正惊愕欲惊呼,一双柔嫩的唇瓣却被人封住。

    她知道是她心目中的那位盖世英雄来了,顿时留下了感动的泪,刘协一并给她舔干净了。

    她沉迷于这吻中,直到花轿停了下来。

    当然是袁熙要求停下来的,虽然这迎亲队伍里面有很多他的人,但是他依然有些不放心。

    “洛儿,为夫这些时日忙于一些事情,多有疏忽,还请你下了花轿,为夫当面向你赔罪!”

    听到袁熙竟然要让新娘半路下花轿,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他。

    新娘上了花轿,是绝对不能在半路下来的,更何况,这还是夫家的无理要求。

    这袁家果真是霸道,这让甄家的脸往哪搁?

    原本许多人还羡慕甄家找了袁家这样的大家族结为亲家,此刻才发现,或许袁家根本未将甄家放在眼里,许多人又开始为甄家大呼不值。

    听到袁熙自称为夫,刘协顿时面色有些不好看了,而甄洛则是羞怒不已,幽怨的看着刘协。

    刘协顿时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笑容,表示他并未介意,再给她一个香吻。

    香吻结束之后,朝她点了点头,并对他传音道:“暂时委屈洛儿了,按着他说的做就行了,当然太过分的要求,洛儿可不能答应他。”

    甄洛以为是他再说话,有些惊慌,有些担心刘协被发现。

    而刘协轻轻的用手指按住了她柔嫩的嘴唇。

    “放心,他们发现不了朕。”

    刘协当然知道袁熙根本不是想道歉,而是担心甄洛是否被掉包,或是有一些其他顾虑。

    甄洛自然是对刘协千依百顺的,重新披上了红盖头,轻轻撩开了红色的帘子。

    一个老婆子立马来到了花轿前,扶住了甄洛。

    “洛儿,是为夫对不起你,你好像瘦了些,为夫迫不及待了,现在就想看看你,你掀开盖头好吗。”

    全场哗然,这袁熙是疯了吗?

    新娘的盖头,当然是在洞房的时候,由夫君亲自揭开,现在,袁熙居然要求甄洛当面揭开。

    不过,所有人都期待起来,据说甄家五小姐是一位冠绝天下的大美人啊,今日有幸一见,以后出去也可以四处吹嘘一下了。

    “袁公子,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甄洛自然是不会答应的,她觉得她最美的的时刻,应该让她真正的夫君看,怎么能抛头露面?

    声音是甄洛的声音,如此美妙的声音,他怎么可能分不清。

    不单单是袁熙,在场的所有人听到这天籁一般的声音,心中都在猜测这声音的主人如何之美妙。

    但是听到甄洛叫他袁公子而不是夫君,袁熙面色微微一变。

    他本觉得不必揭盖头了,但是甄洛如此忤逆他,让他勃然大怒,虽然脸上立马恢复了温文尔雅的笑容,心中却铁了心要让她掀开盖头。

    “为夫只是想立马看看你。”

    袁熙朝着那扶住甄洛的婆子使了使眼色。

    刘协当然不知道这袁熙发什么疯了,他哪里知道,此刻的袁熙,一是为了振夫纲,而则是想在众多人面前展露他的娇妻是多么美貌。

    此刻,刘协已经快忍不住动手了,若不是想到后面的计划,他几乎要。

    那婆子陡然掀开了甄洛的盖头,顿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那美艳无双的新娘子。

    他们何曾见过这么美丽的女人,她是那么明艳动人,如天仙下凡,美艳不可方物。

    任凭他们之前如何想象如何美好,也不及她真实的美貌万一。

    整个现场,顿时一片安静,他们心中此时唯一的想法就是,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人儿。

    甄洛短暂茫然,却听到了耳边的安慰。

    “洛儿别慌。”刘协一句话顿时让她镇定下来。

    “可以了吗?”甄洛问道。

    袁熙也一阵迷失,想到这就是他的新娘,他心中就兴奋不已,眼光火热的看这甄洛点头。

    那婆子将红盖头重新给甄洛披上。

    重回花轿,刘协将她拥在了怀中。

    突然,外面的路边突然一阵喧闹,似乎有大批人马杀来,围绕在袁熙身边的骑兵顿时紧张的护住袁熙,而所有的轿夫,也瞬间将花轿围在了中央。

    只是,所有人都在戒备那些杀来的人的时候,刘协已经抱着轿中的美人离开了。

    而轿中,却来了一位身形与甄洛相似的新娘子。

    这一切,在那些杀来的人,以及轿夫们的掩护之下,自然是无人察觉。

    那些杀来的人来势汹汹,而那带头的人却在即将到来道袁熙面前的时候,却大吼了一声:“草,怎么有骑兵?情报有误,风紧扯呼!”

    在场的人,哪怕是路边观众,原本吓破了胆,此刻却面面相觑,原来是虚惊一场。

    只是这些人还真是奇怪。

    “看看花轿!”

    看到花轿中新娘子安安静静的坐着,所有人松了一口气,婚礼继续进行。

    花轿抬进了袁府,而刘协此刻却已经出现在了袁熙的新房之中,此刻他拥着甄洛,将她横抱着,轻轻放在了喜床上。

    他的身上,也穿上了一身大红新郎袍子。

    今日,他要当新郎,新娘是他的洛儿。